都市修仙五千年无弹窗广告-江陵都市修仙五千年在线完整版

都市修仙五千年

时间:作者:杨云

想找都市修仙五千年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江陵都市修仙五千年在线免费全本,作者杨云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重生归来5千年了,他都没能觉醒记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别人重生都是怼天怼地,他就是个老不死。世代追随的家奴氏族都成了首富,可他还在默默地寻找觉醒记忆的方法。...

都市修仙五千年是作者杨云执笔的一部社会都市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4章:劳斯莱斯车队,首富护驾

流氓,啊!莫幽兰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惊得直叫。

挣扎中,莫幽兰在江陵胸口留下一大片口红印。

江陵放开她,见到那副慌张失措的样子,不禁想笑。

这么拙劣的手段,还想威胁他?

这下就变成你非礼我了,只要我一叫,你就百口莫辩了。看着胸口上布满了的口红印,江陵不由地笑了。

你!无耻!

莫幽兰惊慌愤怒之下,不由地看了看江陵裸露着的上半身。

天呐,他的身材这么好?肌肉隐而不发,造型并不夸张但是充满了力量感,感觉他只要一抬手,那些肌肉就会暴起。

最让莫幽兰感到吃惊的是,江陵的身上布满了伤痕。

但是紧接着,当她看到江陵胸口一大片的口红印时,顿时是又慌张又羞赧。

还不走?我要叫了啊。江陵淡定地看着她。

一个大男人喊非礼,真不嫌害臊。莫幽兰脸色变换。

可恶,这个臭流氓。

被他这么一弄,等会同学们过来的话,百口莫辩的人就成我了!

莫幽兰越想越气,恼怒地瞪了江陵一眼后就慌忙跑走了。

年轻。看着她跑开,江陵淡定地穿上衣服。

谁?刚才谁在尖叫的?这时候,王辉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他就在附近打篮球,莫幽兰被江陵按在胸口时尖叫了一声,正好被他听到了。

我去,这是谁干的,太疯狂,太狂热了。王辉看到江陵胸口的口红印,惊呆了。

满胸口都是口红印啊,能想象出当时战况之激烈呀!

江陵抬头看了看跑到远处的莫幽兰,没出声。

王辉转身顺着江陵的眼神看去,当时就愣住了,好性感的背影!江陵这个臭小子真有福气!

可是不对啊,我怎么看着有点像莫幽兰呢?王辉越看越觉得像莫幽兰,好奇之下就冲着那性感的背影追了过去。

追上去一看,草,还真是莫幽兰。

一想到江陵胸口的口红印,王辉脑子瞬间就乱了,拉住莫幽兰,大声质问她为什么要亲江陵。

我,我没有,你别胡说。莫幽兰神色慌张,心虚得不行。

话还没说完,莫幽兰就心虚地跑开了。

这两个人肯定有事!江陵,我一定要你好看!王辉目送莫幽兰离开,气得直咬牙。

他实在想不通,江陵这个转校生才来第一天,是怎么跟莫幽兰勾搭上的。

而江陵吓跑莫幽兰后,在操场边找到了学校的保洁阿姨,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青铜碎片问她:阿姨,你有没有在学校里见到过这样的东西?

他在课间休息时已经初步勘察过整个学校了,没有任何发现,只能找保洁阿姨问问看。

青铜碎片是唐代时,他在一处古墓里找到的,当时这块碎片帮他觉醒了一丝记忆,他猜测这所学校可能是建在墓地之上的,这才拿出青铜碎片询问。

没见过。她看了看青铜碎片,冲江陵摇头。

唉,那东西可真不好找。

江陵无奈摇头,看来一时半会是别想找到了,慢慢找吧。

体育课之后,莫幽兰就换回了普通的穿着。

吃过两次亏后,她似乎学聪明了,一直到放晚学没有再找过江陵。江陵倒也乐得清闲,匆匆收拾好东西就准备离校。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他等会有件重要的事要做。

刚到楼下,一辆崭新的宝蓝色宝马风驰电掣般从远处开过来,稳稳地停在他面前。

哇,是宝马,这车很贵的吧,估计我一辈子都买不起啊。

好漂亮的颜色。

顷刻间,附近的学生全都看直了眼,交头接耳地议论着。

紧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宝马车门打开,走出来一个气宇轩昂的青年,是王辉。

他注意到围观人群脸上的羡慕,得意一笑,然后径直走到江陵面前。

我这车怎么样?最新款加运动套件的,落地35万。

江陵从头到尾都没有看那辆车一眼,目视远方回道:挺不错。

哼,这家伙肯定被吓得不轻。

王辉得意地盯着江陵,心里乐开了花。

体育课上,得知江陵和莫幽兰暧昧不清,他气得不行,下定决心要干掉江陵这个情敌。

为此,王辉特意查过江陵的背景,发现江陵就是一个普通的穷小子,于是就想出这一招,展示一下他的财力,好让江陵知难而退。

想到这,王辉眉毛一横,白了江陵一眼:这就不错了?你啊就是没见过世面,我爸说了,这车只是给我高中代代步的,等上大学直接给我换一辆保时捷卡宴。

我辉哥这车真是气派,女同学的魂都快要被勾走了。

转校生,你肯定没坐过这么好的车吧,要不等会让我辉哥带你出去兜一圈?

几个男的站在王辉身边,一脸鄙夷地看着江陵。

他们是王辉小团体里的,早就商量好了怎么羞辱江陵。

走呗,上车,我带你兜一圈去。王辉戏谑道。

他们几人说得天花乱坠,江陵始终都没有搭理他们,目光一直盯着校门外。

怎么还没来?是堵车了吗?

江陵刚想完,校门外放学的人群中就传出了阵阵哗然声。

天呐,是劳斯莱斯,校门口停了一个劳斯莱斯车队!

卧槽,我没看错吧,那居然真的是劳斯莱斯,就在我们学校门外。

快去看看!

议论声传了过来,被王辉他们听到了。

劳斯莱斯?王辉呼吸都凝滞了一瞬间,这车他只在梦里想过,是真正的权贵才开得起的。

跟那车相比,他的宝马算个屁。

在王辉震惊发愣时,江陵冲他歉意一笑:不好意思,以后有机会再坐你的车兜风,我有事,先走了。

随后,江陵就一路走出校门,坐进劳斯莱斯里走了。

李大奔,我的眼睛好像有点花,那个江陵是不是进了劳斯莱斯里?王辉呆呆地目送车队开走。

辉哥,你没看错,他不光进了劳斯莱斯,而且还是坐的车队头车。

他们一群人的脸色都僵住了。

这一幕也被教学楼下的莫幽兰看在眼里,不由地紧锁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此时的车里,江陵冲身边的老人苦笑:你怎么弄出这么大的阵仗,这下我可成了学校的焦点人物。

老爷,我刚去处理事情耽误了点时间,再换车的话怕时间赶不及,就直接来接您了。

嗯。江陵轻轻点头,就没再说话了。

今天是她的祭日,每年的今天,他都会去祭奠,风雨无阻。

半小时后,车队停在市中心一家商场后面的空地上。

这个区域,10公里内寸土寸金,不是大型综合商场就是医院公园,可就在商场后面,紧挨着一片偌大的荒地。

多年以来,财力再大的地产商都拿不下这块地,一直闲置至今。荒地上矗立着一块墓碑,碑文空无一字,是被岁月磨平的。

一下车,俞鸿昌就吩咐人拿祭奠的东西。

老爷,这是我的孙子,叫俞亮。老人拉过来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恭敬地对江陵说道。

江陵看了看面相青涩的俞亮,内心有些感慨。

每一代的家奴都是这么传承的,老一代去世,后代继续侍奉他。

还不叫老爷?俞鸿昌瞪了孙子一眼。

爷爷,那是古时候的叫法了,而且,而且他跟我年纪差不多,我叫他老爷不合适吧。

俞亮一直很纳闷,为什么他那高高在上的爷爷非要尊称一个年轻人老爷。

没事,江陵语气平淡,就叫我叔叔吧,他现在还不知道我的事,别难为他。

细说起来,这个小家伙刚出生那会,江陵还抱过他,逗他玩过。

这次就饶过你,还不叫人?老人无奈,他这个孙子生性顽劣,要不是他儿子多年前因病去世,他才不会让俞亮侍奉老爷。

俞亮看了看江陵,没敢违抗,郁闷地喊了声叔叔。

他虽然性格顽皮,但是做事却不含糊,很快就帮江陵摆好了祭奠的东西。

叔叔,这是白玫瑰,花语是思念。俞亮递给江陵一束花。

思念么?江陵捧着白玫瑰,静静地站在墓碑前。

老人自觉地把所有人都叫走,站在远处警戒,给江陵留下单独的空间。

你过得还好吗?

时间过得可真快,我都快记不清你长什么样了。

江陵把花放在碑前,轻轻地摩挲墓碑。

5000多年以来,他只动过一次情,可是他没能保护好对方,那一次的意外带走了她。

江陵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古老泛黄的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女人,只是面部已经模糊了。

远处的俞鸿昌默默地看着,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跟随老爷来祭奠过,连他都不知道墓碑是什么时候立的。

只有他那个神秘的老爷才知道吧。

也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了引擎的咆哮声,紧接着便疾驰过来3辆跑车,从车里下来6个神情肃穆的人,每个人都杀气腾腾,一看就不是普通角色。

那些家伙简直目中无人,敢派人来动我。俞鸿昌看到那6个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正在祭奠的江陵也察觉到了动静,轻声道:怎么回事。

老爷,他们是冲我来的,我之前那件事没处理干净,这才惹来了麻烦。

处理一下吧,我不想被打扰。江陵并不在意那些事,眼里只有身前的墓碑。

老人恭敬地点头,然后冲保镖使了个眼色。

保镖们纷纷冲过去:立马给我停下,不然我们要动手了。

砰地一声,对面的6个人突然爆发,冷着脸冲进人群,如猛虎入羊群,个个都能以一敌十,浑身充满了爆发力,只要被他们一拳打到,不是吐血就是当场昏死过去。

不到1分钟,一大群保镖就被解决了,而那6个杀手却毫发未损。

那几个人都是练过身体的,寻常的刀都伤不了他们。俞亮脸色大变。

他可是亲眼看着那6人出手的,保镖们持刀砍在那些人身上居然都只能留下红印。

而且那几个人的出手速度极快,保镖都没来得及拔枪就被解决了。

是后天期的高手,能做到刀砍不破皮的话,至少也是后天中期,请动这种层次的高手价格可不菲。那些人为了要我的命,可真舍得。

老人面沉如水,但是并不慌张。

还剩下三个。6个杀手径直走过去。

只是对付普通人而已,让他们6个一起行动简直是对他们的侮辱。

爷爷,你们快走,我会一点拳脚功夫,帮你们垫后。

俞亮慌张地护着爷爷退到墓碑前。

而6个杀手也到了墓碑前,一脸的淡漠,全程都没有把他们几个放在眼里,杀他们三个如捏死蝼蚁般平淡轻松。

你们两个先走,俞亮紧张得浑身冒汗,声音都在颤抖,这可是6个后天期,我虽然会点拳脚,可都不入流啊,只能拼命搏一搏了!

喂,你们怎么还不走?

俞亮一转身,脸都急得涨红了。

老人和江陵不慌不忙,仿佛没有看到那6个杀手似的。

老爷,是我没用,要麻烦你了。老人冲着江陵叹了口气,一脸惭愧。

别废话了,一起上路吧!6大杀手冷哼一声,带着残忍的笑容冲杀过去。

滚。

江陵背负双手,神色清冷。

第5章:秒杀6大高手

6个杀手听到江陵的话,互相看了看,眼中全都爆发出杀意:好大的口气。

他们仔细观察过江陵,发现江陵的身材并不健壮,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对他们构不成半点威胁。

轰地一声,6人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强悍的力量在浑身肌肉中游走,把衣服鼓荡得猎猎作响。

动手!

一声暴喝,6大高手化为一道道残影,飞速扑过去。

俞亮瞳孔收缩,脸色瞬间苍白下来。

差距太大了!他的视线都跟不上杀手的身影,更别说是挡住他们了,太天真了,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

我给过机会了。

江陵的声音还在空中回荡,人却蓦然消失,瞬间出现在一个杀手面前。

好快!杀手本能地要抬手出拳,可是速度太慢了,还没碰到江陵就被江陵一指头点在额头上,身体顿时僵在原地。

紧接着,残影掠动,风声呼啸,江陵的身影接连从剩余5人身前掠过,眨眼间就回到了墓碑前,伸手擦了擦墓碑上的灰尘。

整个过程不到3秒钟,江陵仿佛没有从墓碑前离开过似的。

那是!俞亮惊讶地看着江陵,发现他的右手食指像烙铁般红得发紫。

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初了。

我该不会是看花眼了吧?俞亮揉了揉眼睛,结果耳边传来一阵噗通倒地的声音。

是那些杀手!

6个杀手全都怒瞪双眼,无声无息间倒地没有了呼吸。

发生了什么?

俞亮过去一看,惊得目瞪口呆。

6个人全都死了,每个人的额头都有个一指粗细的窟窿,贯穿了整个脑袋,而且窟窿里焦黑一片,高温已经把脑组织烧焦了。

直到死,这些杀手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惨叫。

卧槽!我的,我的天!俞亮的眼珠子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拼命捂着嘴,都抑制不住地尖叫起来。

这是那个同龄叔叔干的?用虐杀这个词,恐怕都没法形容这场碾压式的屠戮吧!

那可是6个后天期的高手,身体坚硬如铁,然而他们最坚硬的眉心骨居然被同龄叔叔一指头戳穿了!

俞鸿昌站在一边,暗自叹气,看来这次老爷确实生气了,一般他不会展现出这么恐怖的实力。

找人处理完现场,老人恭敬地站在江陵身后:老爷,我们该走了,等会警察就要来了。

嗯。江陵最后看了眼墓碑就上车离开了。

十多分钟后,汽车停在了一栋奢华的别墅庭院里。

每次祭奠过后,俞鸿昌怕江陵沉浸在悲伤中,都会亲手给他做一桌他最爱吃的菜,这么多年来已经行成了一种习惯。

富丽堂皇的别墅大厅中,江陵坐在主宾位,满头白发的俞鸿昌则是笑眯眯地坐在左首位。

老爷,试试看,我很久没有亲自下厨了,希望不会太难吃。

我相信你的手艺。江陵笑着夹了口菜。

还没吞进肚里,老人旁边坐着的俞亮突然哗地走到他身边,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俞亮坚定地叫道。

经过祭拜时那事,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神秘的叔叔是个绝顶高手。

胡闹!老人板着脸低喝,别整天没大没小地,赶紧起来,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爷爷!你别阻止我。俞亮嗔怒地大叫。

江陵看着俞亮那认真劲,不禁笑了:有空的话,我可以教教你。

这孩子确实不错,出事的时候还知道保护长辈,勇气可嘉。

俞亮顿时惊喜地跳了起来:真的吗?谢谢叔叔!

行了,你先下去吧,我们有事要单独聊聊。

老人无奈地支走孙儿,然后凝重地看向江陵:老爷,接下来一段时间我要去处理点事,可能暂时没法侍奉你了,你要有事的话可以找俞亮。

江陵沉默片刻,他知道小俞要去处理的事跟那些杀手有关,不由地出声提醒:

雇点高手随身跟着吧,你现在是首富了,眼红你的人会很多。

...

江陵和俞鸿昌吃饭的时候,莫幽兰正在家里发愁。

就在刚刚,公司内部结束了第一次股东大会,虽然她以7成的支持率保住了公司继承人的位置,可这也只是暂时的。

莫千山,你够狠的,软硬皆施,杀不了我就去拉拢股东弹劾我。

莫幽兰气得牙痒痒,她要是再不拿出点行动,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被莫千山得逞。

公司内部已经有3成人支持他了,时间一长,支持他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莫幽兰越想越烦躁,随口向下人问了句:查到首富俞鸿昌的行踪没有?

小姐,查到了,就在市区的一处别墅里。

莫幽兰眉头一挑,终于查到了么。

俞鸿昌身为首富,在全国各地拥有无数住宅,行踪飘忽不定,她让人查了很久都没有查到,今晚终于有消息了。

俞鸿昌跟奶奶有交情,我只要能得到他的支持,哪怕只是口头承诺,公司里那些股东就不敢乱来了。

一想到奶奶,她的脑子里就浮现出了江陵。

可恶,那块玉佩是奶奶留给我的唯一一件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

披上外套,莫幽兰匆忙出门,往俞鸿昌的别墅赶去...

半小时后,别墅大厅里,江陵和俞鸿昌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俞鸿昌正要叫人过来撤走餐盘,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不行,你不能进去。

我有急事找俞老先生,让我进去,我们是认识的。

吵了没几句,大门就被强行推开了,冲进来一个英气高挑的女的,她后面则是跟着一群慌张的保安。

俞总,我们实在拦不住。保安队长苦着脸冲俞鸿昌解释。

莫幽兰一个小姑娘,他们这些大老爷们也下不去狠手。

俞鸿昌看了莫幽兰一眼,冲保安们挥手:下去吧,我认识她。

她怎么来了?

江陵也看到了莫幽兰,面色怪异,这也太巧了。

等到保安们退出去关上大门,莫幽兰先是给俞鸿昌道歉,说她不该这么莽撞,然后就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俞老先生,你和我奶奶有交情,请你帮帮我。我什么都不要你的,只需要你一个口头承诺,公开支持我就足够了。

莫幽兰恳求地低下头,姿态放得很低。

她很清楚,面前这位可是首富,权势滔天,她的姿态放得再卑微都没有关系。

俞鸿昌没有立即开口,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就在这时,莫幽兰余光一瞥,猛地愣住了。

俞鸿昌旁边,坐在上首位的那个人,好像有点眼熟。

莫幽兰注意到江陵的时候,江陵也若有所感。

既然是找你的,那我就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江陵怕等会被莫幽兰认出来,就轻声跟老人打了个招呼,准备先离开。

这声音!

莫幽兰耳朵很好,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连忙抬头看向江陵,两人的目光对视了一眼。

江陵,怎么会是他!

她刚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俞鸿昌身旁还坐着一个人,但是距离远也没敢细看,打死她都没想到那个人会是江陵。

那家伙居然和首富俞鸿昌认识,而且还能被亲自款待,坐的是上首位!

对了,放学的时候江陵是坐劳斯莱斯车队走的,肯定是俞鸿昌亲自带车队去把他接走的。

天呐,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莫幽兰惊得眼皮直跳,越想越震惊。

江陵并不知道简单的一个对视会让莫幽兰产生这么多想法,拿起餐布擦擦嘴就要走。

生意场上的事,他从来不管,至于答应过老妇人的事,他只要保障莫幽兰的安全就行了,其他的不在考虑范围内。

我送你回去吧。老人起身恭敬道。

不用了,你还有客人要招待。江陵和莫幽兰擦肩而过,冲她微微一笑就走出了别墅。

天呐,这个白痴,首富要亲自送他居然都拒绝,疯了吧!

莫幽兰都要抓狂了,眼皮在抽搐。有心想跟江陵攀话但是怕给俞鸿昌留下不好的印象,愣是给忍回去了。

离开别墅,江陵就自己坐公交回到了老旧的小区。

其实俞鸿昌打理的那些产业全都是江陵的,他在这一代能成为首富,江陵暗中帮了不少忙。

但是活了5000多年,江陵对这些身外之物并不看重,一心只想觉醒记忆,住在哪倒是无所谓。

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玉佩进行感应。

这是个需要沉心静气的过程,只有彻底投入进去感应,和玉佩产生共鸣,才有可能借助这种共鸣解封记忆。

咚咚咚。

感应了2个多小时后,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将他惊醒。

开门一看,是个小女孩,穿着白色的猫咪长筒袜,梳着马尾辫,看样子只有10来岁。

江陵认识她,她就住在隔壁,就是那对刚搬来的母女。

看到江陵,她有些难为情,怯生生地问了句:我能进去待一会吗?

嗯。

江陵之前跟她说过几次话,也算是认识了。

女孩叫徐俏,是个初中生,过得并不好,经常会被妈妈打骂。

进门后,她好奇地到处乱看:我妈妈不让我跟你说话,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妈,说我来过你这里。

江陵点点头,给她倒了杯水:你妈不在家?

一提到妈妈,她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她每次打完针后,都会打我,我害怕,就跑出来了。

打针?江陵眉头一挑。

以他15年的缉毒经验来看,她妈妈肯定是个瘾君子,毒这种东西每次注射完都会神志不清,性情大变,而且性的冲动还会暴增。

这孩子太可怜了。

江陵内心感慨。

就在这时,大门被疯狂地撞响,门外传来女人的叫喊声:喂,开门,快开门,我女儿是不是在这里,给我开门!

啊,是我妈,徐俏赶紧躲起来,还不忘了叮嘱江陵,千万别说我在这里。

江陵一打开门,一个打扮时尚暴露的少妇就冲了进来。

她穿了一件紧身的连体包臀裙,衣领拉得很低,烫着个栗色的波浪卷,化着浓妆,长得倒是挺有韵味的。

徐俏是不是在你这?她一进来就到处翻找。

瞳孔放大,神情萎靡,精神却无比亢奋,面部轻微抽搐,手脚发抖,看来是刚注射完。

江陵只看了她一眼,心中就了然。

眼看着她就要走到徐俏藏身的地方了,江陵赶紧一把将她拽回来。

别找了,她没来过,要找去其他地方。

你力气可真大,她顺势抱住江陵,目光迷离,你的身体好结实。

松手。江陵微微蹙眉。

我怎么感觉这么热啊。她非但没松手,反而抱着江陵倒在床上,狂热地脱江陵的衣服,嘴里还在喘着香风。

江陵知道她是注射之后欲望大增,正要把她推开。

这时候,一直躲着的徐俏悄悄地露出脑袋,抿着嘴对江陵可怜兮兮说道:你帮帮我妈妈吧,不然她会去大街上随便找个男的回来的。

▲《都市修仙五千年》完整版已有~

与《都市修仙五千年》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