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时节又逢君全文免费阅读-落花时节又逢君无弹窗

落花时节又逢君

时间:作者:半夜扇风

《落花时节又逢君》免费阅读全文,落花时节又逢君颜落落穆易霆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落花时节又逢君无弹窗在线阅读,小说《落花时节又逢君》全文简介:颜落落悲惨人生的开始就是遇见了穆易霆开始……...

落花时节又逢君颜落落穆易霆是小说主角,《落花时节又逢君》免费阅读全文。

颜落落眉眼间尽是讥诮的笑意,还以为你智商和你穿衣服的品味一样能稍稍高一点,不成想也是个缺心眼的。

颜落落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勉强撑着精神给身边的男人解惑。

知道你的名字又怎么了?你那支票都随便仍,上面的银行预留签章那么清晰,我又不是瞎子!

想怀你的孩子也很难?你不会以为吃了药就万事大吉了吧?

穆易霆在听到这一句之后双眼微微眯起,但是却只换来颜落落更为挑衅地嘲笑。

虽然我没怎么吃过避孕药这东西,但是基本的常识也还是懂的。

在药效没起作用之前用另一种药强行破坏它的药性,使避孕的效果减弱,这样你弄出来的那玩意要是足够活跃大概也能怀上。

......

或者在药物刚抵达胃部,我下车走、你开车滚,然后我把手指头往嗓子眼扣扣,保证那药片能完好无损地吐出来,这回彻底没药物影响,你弄出来的那玩意在你身体没报废的情况下大概也能成功。

......

再或者我用点技巧把药直接压在舌根里然后佯装把水吞进去,你能屈尊降贵地用手指拉出我的舌头检查?反正我的身体健康的很,经期也无比规律,只要你没废到不行估计真能造出个小宝宝来。

......

穆易霆眉心突突地跳,面对这个对着出轨男友和小三闺蜜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却对着自己巧舌如簧的女人,有一种想伸手掐死她的冲动。

有多久没有人敢直接顶撞忤逆他了?

这种能够引起他情绪波动的事情,从昨晚到现在,一直由面前这个妖女在主导,令人滞闷无比。

还不等穆易霆有所行动,脸颊上就传来了冷冰冰的触感。

一只微凉的小手放肆地拍了拍他的脸颊,而那只手的主人在他的面前拽得如高傲的女王。

放心,我和你说这些无非就是想告诉你,要不要怀孕这件事情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能够主导,而今天我的心情刚好还不错,愿意成全你目前的想法!

颜落落收回拍打着穆易霆脸颊的手,对于刚才这个男人钳制他下巴的行为十分不满,自然也要亲自报复回去。

打脸这种事情对于她而言还不算太难,尽管她今天第一次做。

手掌并没有收回身侧而是顺势摊到了穆易霆的面前,颜落落的视线从男人的身上移开,再次转头看向了车窗外,好像之前自己做的不过是一件对她而言无关紧要的事。

快点把药拿来,趁我现在还有心情吃。

颜落落是没有看到,或者她本能地选择了无视,因为她在收手的瞬间就感觉到了男人周身气场的变化,她现在表现得再淡定,其实心里也有点动荡不安了。

穆易霆看着摊在他面前的手,那双白皙细嫩的小手此刻在他的眼中和一只鸡爪子没有什么分别,而这双鸡爪子刚才竟然敢在他的脸上放肆。

呵。

穆易霆怒极反笑,伸手将夹层中的避孕药掏了出来放进了颜落落的手掌。

你最好乖乖地吞了它,不然受罪的就是你自己。

以为他惧怕她怀上?极怒之后的穆易霆反而变得冷静。

他不是个能够被对方掌控情绪的人,尽管面前的这个女人现在似乎有点自己找死的意思,但是要不要配合她,权力依然掌控在他的手中。

男人从车头的挡风玻璃下方的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打火机在指节娴熟的动作下点燃,随后驾驶室里充斥淡淡的烟草味使得颜落落的头更疼了。

你要是在刚才能对你的男朋友和闺蜜有现在这样牙尖嘴利,也就不会落败得只能逃走了。

颜落落以为,在自己表现出对面前男人的不屑与轻慢之后,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男人至少会知道她真没兴趣给他生孩子,不至于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

但是现在颜落落才意识到自己想错了,这男人不仅禽兽不如,还是个眼睛刁钻到极致的阴险小人。

紧绷的神经差点因为穆易霆的刺激而崩断,极力转移视线的颜落落还是被气得胸口不断地起伏。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折腾了几个来回,颜落落才将自己差点愤怒撕喊的欲望压下去。

再转头看向穆易霆时,颜落落只瞪着纯净的大眼睛,满是愤懑地将穆易霆手中的药丸抄到了自己的手中。

没有去碰和药丸一起递到自己面前的水,颜落落直接将药片塞到了嘴里,当着穆易霆的面吞进了肚子,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颜落落的动作果断、利落,坦然到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相信她是在伪装,简直就是用没有一丝一毫犹豫的动作在彰显着她完全没兴趣利用心机去换取一个孩子。

压抑下舌尖苦涩的药味,颜落落将药吞下去之后,才彻底把手搭到了车门上,仿佛连再回头看一眼穆易霆的兴致都没有了。

药我吃了,算是感谢你刚才在我需要时的出手帮忙。

穆易霆听得懂,颜落落是指之前在卫生间他没有推开她,以一个保护的姿态站在了那里。

虽然他什么也没做,但是大概也满足了一个女人对自尊心的维护。

穆易霆眉心拧得更紧,总觉得这面前这女人的姿态并不是只想简单地感谢他。

果然。

麻烦以后你最好别再缠着我,真要是有那种孽缘再碰见,就当个陌生人好了,我没功夫和你这个大人物打招呼,相信你也没兴趣和我表示你的友好。

颜落落说完,直接拉开车门下车,转身向着一旁的公交车站走去。

该说的谢谢她会说,该吃的药她也不会拖泥带水,只是让她对着一个占尽她便宜还自负地以为让她吃事后药都是对她的恩赐的男人摆好脸色,那她宁可去再求求张浩尘别把她给甩了。

反正做的都是恶心事,谁也别嫌弃谁!

当然,颜落落已经成功用行动表示了她不会做那样恶心的决定,更不会让自己屈服男人身上释放出来的迫人的压力。

车子里终于只剩下一个人,穆易霆视线锁紧那抹纤丽的背影,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颜落落的脚像踩在棉花上,头也疼得厉害,但是她却走得很稳,至少在明明知道坐在车子里的男人正注视她的时候,她要让自己看起来是义无反顾的。

无心和所谓的大人物纠缠,昨晚的事情也确实是一个错误!

她没有彻底崩溃无非就是因为身后这个男人不是王盖,阴差阳错没有让李哲得逞使她心里稍稍舒服了一点,仅此而已。

努力使自己的记忆停留在昨晚和今早在到达单位前的这个时间段,努力使自己不去想卫生间里撞见的一幕幕,努力忽略掉所有的事情,哪怕无法将自己放空,只去想穆易霆那张看起来还不错却依然令她讨厌的脸。

终于,汽车的引擎声从身后响起,颜落落的脚步不自觉地放慢,但是没有停顿。

等到穆易霆开着车子快速从颜落落的身边疾驰而过,颜落落才放任自己停下脚步,使憋在眼眶中许久的泪水从眼睛里面流了下来。

在没有人注视着自己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她心痛得无以加复。

自己喜欢多年的张浩尘,她从豆蔻年华开始就崇拜的人,竟然会和自己最好的闺蜜在一起,她一直倾尽所有去维护的友情和爱情,原来不过是一场笑话。

她一直期待着大学毕业,期待着和张浩成构建一个美满家庭的幻想,在从昨晚到现在的十几个小时里,轰然倒塌。

心好疼,头也好疼,颜落落的视线变得模糊,脚下越来越轻,最终抵不过身上的燥热,摊倒在了路边。

耳边传来隐约的呼唤,颜落落听不清,感觉到身体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颜落落本能地想推拒。

可是当脸颊上的泪水被绵软的布料吸干,颜落落突然抓住了那双为她拭泪的手,将那能将她眼泪吸干的绢布死死地蒙在眼睛上。

封钰看着哭晕在自己怀抱里的小人儿,诧异又心疼,本是看见路边的有人摔倒他过来帮忙,不成想看到的却是记忆中熟悉的一张小脸。

颜落落,他还在找她,她却自己撞进了他的怀里。

少爷,这位小姐好像在发烧。

娇俏的小姑娘伸手探了探颜落落的额头,将自家少爷明显能感知到的事实又给重复了一遍。

季语见过太多对着他家少爷投怀送抱的女人,可是对于面前这个肯下狠手把自己烧到晕倒这个地步的女孩是最佩服的。

那张比她美丽数百倍精致小脸上此刻已经变得通红,嘴唇也干裂中带着苍白,将少爷的手帕堵在脸上不断地胡言乱语,就是想让人怀疑她装病都不能。

封钰直接拦腰将颜落落抱了起来,向着自己停在路边的车子走去。

季语也一刻不敢耽搁,忙把车门打开让自家少爷拥紧美人赶紧坐了进去,自己则快速地冲向了驾驶室坐好。

去医院。

是。

季语对于自家少爷让她一个女人当司机十分的不满,她才二十岁,就被分配干这种苦力,心塞!

那个少爷,刚才从这边开车离开的是表少爷吧?你怀里这个不会是被表少爷欺负过的女人吧?

季语说得犹犹豫豫,其实她想直接说,表少爷玩过的女人少爷你这么抱着不合适。

封钰抱着颜落落的手微微收紧,开你的车,快点!

是!

颜落落浑浑噩噩,高烧之下,脑海里还萦绕着张浩尘和杨若珊的两张脸。

她不知道的是,命运的轨迹已经从此刻开始转变。

......

颜落落是在一阵消毒水中味道中醒过来的,入眼的景象她十分的熟悉,这分明就是她每天都要来的医院。

头很疼,身上的肌肉也酸痛无比,恍惚的记忆一点点涌上脑海,颜落落迷蒙的神智也在慢慢回归。

原来她之前昏倒了,好像是被人送进了医院里。

看了一眼病房中的摆设,颜落落正好奇是谁将得了小感冒的她送进医院的加护病房,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位满头花白头发年近七十的老医生带着一个护士从门外走了进来,见颜落落紧张地想从床上坐起来下地,连忙出声制止。

颜小姐,你现在身体不好,还是再休息一会儿吧。

颜落落面对着医生总是很紧张,这还是在医院里第一次听见医生对着她说关怀的话,以前每一次不是在和她探讨母亲的病情就是在商量缴费的事情。

她并不好奇医生会知道她的名字,因为自己的身份证一直随身携带,住进医院被送来的人查看证件是毫无疑问的。

谢谢您医生爷爷,我没事的,给您添麻烦了,我就是小感冒,一会儿我就会离开。

颜落落感激医生爷爷收她入院,帝都的病房有多紧张她十分清楚,更感激面前的长者在她醒来后还会关心她。

哪知颜落落的脚还没有碰到地面,年长的医生就直接训斥了她。

胡说!小穆,快去把她给我按到床上躺好!

是,穆教授!

颜落落,......

还不等颜落落反应过来,身子就被叫小穆的护士死死地按在了病床上,手劲太大,按得她肩膀上的骨头都疼,颜落落十分怀疑这个护士是不是和她有仇。

医生爷爷,我真的没事,就是小感冒没注意发烧了,吃点药就好了,我想先回......家。

什么小感冒?现在女孩子就是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了!你本身就营养不良,还胡乱吃避孕药,过敏了还敢在外面吹冷风,不发烧才怪!

就是!小穆护士在旁帮腔。

颜落落的脸噌地就红了,听见避孕药三个字让她无地自容。

她还以为自己真的只是小感冒,毕竟从公司里面出来的时候她头疼肌肉也疼,不成想最后竟是药物过敏才会晕倒。

医生见颜落落尴尬也没有继续再多训斥她,但还是不忘告诫。

不是什么药都能够乱吃的,再说你男朋友看起来还不错,一表人才的,要是真的怀了,完全可以将孩子生下来,我看他也不像是不负责任的人。

颜落落,......

▲《落花时节又逢君》试读结束~

与《落花时节又逢君》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