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威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梦生

时间:作者:扫风

梦生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扫风原创小说梦生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梦生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梦生免费阅读:盘古开天辟地,以五色石炼太上五灵宝,相传,如果能齐集五灵宝于一身,则能激发先天混沌灵根,羽化成神。生于楚国江东娄邑万丈潭边的梦生,因其母在梦中生他而得名。一日,楚威王巡视娄邑,途经万丈潭,梦生自威王处得太上五灵宝之一玄天珠。后误食五行仙果,激发五行杂灵根,得以进入惠灵门修炼。后收灵兽、战妖魔、探险境,几经坎坷,一路走来,齐集太上五灵宝,激发先天混沌灵根,羽化成神。...

梦生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威王失珠

  公元前333年,楚威王乘秦国无暇对楚用兵之际,利用越国内部不稳定的机会,派大臣昭滑率军攻越。楚军首先攻占原吴国统治的地区,尔后,继续向越进攻,占领越国全部领土,杀越王无疆,灭越,改越地为江东郡。

  一日,楚威王在大臣昭滑的陪同下,素装来到刚并入楚国的娄邑。娄邑因娄江而得名,吴王曾在这里豢鹿狩猎,故又名鹿城。城西北处有一座高170余丈的玉峰山,因此地平畴百里,然一峰独秀,满山苍翠,乃娄邑胜景之一。听说当年吴王在玉峰山中豢有七色鹿,因战乱隐入山中,时有有缘人得以瞻顾,自此百病不侵,长命百岁。故威王此行,意在七色鹿也。

  楚威王,芈姓,原名熊商,楚宣王之子,继承了宣王救赵伐魏与开拓巴蜀的格局,是战国时代楚国继楚悼王以後使楚国国势发展最强的君王,他一生以恢复庄王时代的霸业为志业,力图使楚国冠绝诸国之首。打败越王无疆,尽取吴地后,在长江边石头山(今清凉山)上建立金陵邑。此时的楚国,达到了在战国时期的顶峰,列战国七强之首,其版图,西起大巴山、巫山、武陵山,东至大海,南起五岭,北至汝、颖、沂、泗,囊括了长江中下游以及支流众多的淮河流域,后人曾评说:“楚,天下之强国也;王,天下之贤王也。地方五千余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十年。此霸王之资也。”但是,在此盛世之时,楚威王清晰地看到所处局势的严峻,他和苏秦说:“寡人之国西与秦接境,秦有举巴蜀并汉中之心。秦,虎狼之国,不可亲也。而韩、魏迫于秦患,不可与深谋,与深谋恐反人以入于秦,故谋未发而国已危矣。寡人自料,以楚当秦,不见胜也;内与群臣谋,不足恃也。寡人卧不安席,食不甘味,心摇摇然如县旌而无所终薄。”而更令人担忧的是,威王的身体每况愈下,国之强盛,必得国王之强大,故,为了能确保战国七强,威王除了每日服用穹窿派提供的丹药外,在昭滑的提议下,希望在娄邑玉峰山得到七色鹿的瞻顾,保得威王长命百岁。

  一行人途经万丈潭,忽然,天空乌云翻涌,电闪雷鸣,潭中水浪喷涌,闪电不断地击在浪尖上,而那水浪却是不怕,将那道道闪电吞噬。然而,却苦了楚威王一干人儿,虽然是血汗宝马,也都是匍匐在地不敢向前。

  众人下马急向潭边小村走去,却见村民齐集村口,跪向那深潭祈求。昭滑拉过一村民相问,始知原委。

  相传,此地原是一片水乡平原,土地肥沃,男耕女织,一派生机。

  忽一日,天空突然撕开一道大大的裂缝,从裂缝中钻出一头巨大的龙首鱼尾怪物。只见怪物脚踩乌云,张着大嘴,吞吐着蜡烛般的火把,在天空中逃窜。正在此时,一股威压笼罩整个空间,一声厉喝从众人的中心响起:“大胆逆子,竟敢盗吞圣火,定斩不饶!”言罢,一道剑光横贯长空,向着怪物一挥,怪物随接身首分离,那剑又快速插向怪物头颅。随着两声巨响,一分为两的怪物堕向那片水乡平原。头颅着地后,不停地挣扎,发出滔天震响,大地裂了,房屋塌了,随着怪物头颅的不断挣扎,绿油油的田野上出现了一个方圆数里,深达万丈的深潭,后人把此潭称为“万丈潭”。

  怪物虽死,但自此,每隔十年,总会出现刚才乌云罩天,潭水喷涌的现象。村民们便会摆上猪羊牺牲,祈保平安。

  “此乃螭吻,龙之第九子也!据传是其盗吞烛龙之玄天烛而亡,竟被斩于此。”楚威王说。

  “娄邑小地方竟有此等事呀,听说其尾堕于离此二十余里的北方?”昭滑问。

  “是的,其首因有宝剑镇压故只搅得一个深潭,而北方城隍那地方受害却甚,竟被其尾搅得七十二个深潭呢。”楚威王接着说。

  说话间,晴天一空,阳光普照,潭水又恢复平静。

  威王忙着昭滑安抚村民。却见一村妇手执槿条在鞭打一十岁左右孩童。

  威王趋步上前喝住:“你这村女怎么毒打孩童?”

  “是我孩子,管你什么事?”村妇恶狠狠的说。

  楚威王素施仁政,深得民心,那村妇有眼无珠,竟认不得。

  早有边上卫兵拉开村妇,威王来到小孩面前,却见小孩鞭痕累累,血流满面。

  经查方知,小孩名梦生,因其母在梦中生他而得名。其母梦中生他,又在梦中血崩而亡,其父怪其梦中夺母,故对他甚不待见。后纳妾,又生一男孩,其父又在一次进山打猎中丧身,如此梦生受尽欺凌,常常是饥不果腹,有时饿得实在不行,偷吃一把,常被其后母抓住毒打。刚才毒打他的村妇,即其后母蔡氏也。

  威王唏嘘不停,蹲下为梦生擦拭,因饥饿过度,梦生一个趔跄扑倒在威王怀里,鲜血满脸的小脸紧紧地贴在了威王的帽子上。梦生突然觉得额上一热,就不省人事。

  威王一惊,忙抱住梦生,感觉帽子刚被重力拉过似的,取下帽子发现镶嵌在帽上的得自赤水畔的那颗玄珠不见了。忙着众人施救梦生、寻找玄珠。

  梦生悠悠醒来,满目迷茫,众人也惊为怪异,但作为珠宝万千的威王,在听说玄珠找不到时,并不在意,倒是见梦生惊恐莫名,大起怜惜之心,忙叫昭滑取过银两,叫来蔡氏,吩咐其好生抚养,不然定加责罚。

  那蔡氏见得银两,自是满脸堆笑,满口应承,领着梦生回家。而梦生却是把楚威王牢牢地记在了心头。

  再说楚威王在众人簇拥下,来到娄邑郡城玉峰山下,观顾了吴王豢鹿狩猎之地,至于想遇见七色鹿,那可得要有莫大的机缘的,但看到纯朴的吴越民风威王甚是欣慰。

 

第二章梦生斩蛇

  跟着蔡氏回到家,可能是银子使然吧,梦生吃了顿饱饭。饭后,梦生就拿起草篮和镰刀去打猪草了。

  和往常一样,梦生来到村西的私塾。那私塾是由村上蔡姓和严姓两个大家族合办的,请了一位老先生,专门教授两大家庭的子弟。梦生从八岁起经常来旁听,先是偷听,被老先生及两大家庭的子弟不知驱逐过多少次。那蔡家的蔡冒和严家的严进更是可恶,常常恶语谩骂,拳脚相加,可怜梦生,年幼体弱,经常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后来还是老先生看不过,又看到梦生聪明好学,就约定梦生每天打扫课堂,以此换得旁听。

  梦生来到私塾,老先生已经开讲了。今天老先生传授的是《豳风?鸱鸮》,只听老先生抑扬顿挫、摇头晃脑地呤诵着:“鸱鸮鸱鸮,既取我子,无毁我室。恩斯勤斯,鬻子之闵斯。

  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今女下民,或敢侮予?

  予手拮据,予所捋荼。予所蓄租,予口卒瘏,曰予未有室家。

  予羽谯谯,予尾翛翛,予室翘翘。风雨所漂摇,予维音哓哓!”

  梦生发现今天头脑特别好使,以往要反复吟唱才能记住的东西,今天只听老先生吟诵一遍就记住了,对诗文所述产生了共鸣,随之也轻叩案板吟唱起来。

  始终一片迷茫的蔡冒和严进,见梦生渐入佳境的样子,恶念顿生,两人抬起梦生坐的桌板往外掀翻,嘴里叫着:“小杂种,本大爷都没听出个所以然,你懂个屁!”

  梦生从地上爬起,对蔡、严不屑一顾。

  蔡冒见状,上前一拳,梦生半边脸顿时肿起。

  梦生恶向胆边生,握拳回击,但毕竟面对人高马大的蔡冒,小拳根本碰不到人家。

  “敢回手?老子不打扁你才怪。”蔡冒大叫。

  老先生见状,赶忙上前,才让梦生免遭了一顿毒打。

  晚上睡在柴房的木板上,梦生对着天花板黯然发呆,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迷糊中,梦见自己站在一尺见方的地方,四周混沌黑暗,突然,有一个声音在说:“这是属于你的,要好好开发哦。”

  梦生一下惊醒,看看四周依然是黑黑的天,黑黑的地,黑黑的房子,一片迷然。

  第二天在蔡氏的谩骂声中早早起了床,发现昨天被蔡冒打肿的脸好了,连身上的累累伤痕也消失了。梦生甚感惊奇,但就被随后的喂猪、喂羊、喂兔给淡忘了。

  喂养结束,梦生喝了碗薄粥汤就又去打猪草了。

  日复一日,梦生一早起床喂猪喂羊,然后提篮打草,中途到私塾旁听,所不同的是,梦生感觉现在浑身是劲,从不感到累,有时身上被树条拉破了,过一会就恢复如初。更奇怪的是,每天晚上做梦,而梦境老是自己站在尺余方圆的地方,面对四周混沌黑暗,那个声音老是在提醒,而且感觉越来越急燥。

  这一日,梦生听完私塾老先生授课,来到万丈潭北岸。因为临近端午节,蔡氏叫他去潭边摘些芦叶包粽子。而万丈潭北岸是一片茂密的芦苇荡,端午节包粽子时,村民们都在那儿摘取粽叶(芦叶)。

  芦苇一簇簇,一片片,成林成海,繁茂、蓬勃的生长,气势磅礴,风过处,万物依然苍翠,偶尔会惊起一只水鸟,鸣叫着,飞向芦苇深处……

  梦生不禁想起老先生前天讲的《诗经﹒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正思索间,突然从芦苇深处传来一声:“喵—”的惨叫声,惊得芦丛中群鸟齐飞。

  梦生将摘下的芦叶放入篮中,望向芦苇深处,可如此广大茂密的芦苇荡,村民们都不敢往深处去,据说多年前,有村民到深处用铳打水鸟,结果没有走出来,后来人们结队进去,只发现折断的长铳和一堆白骨。

  梦生惊恐地向里张望着,又一声惨叫从里面传出来,那叫声直叩梦生心神,带着呼唤和求救,牵引着梦生往里走去。一刻钟后,只看见前面芦杆“刷刷”地响,混和着“呼呼”的撕叫声和“喵喵”的惨叫声。梦生趋步向前,看到方圆十数丈的芦苇倒成一片,中间,一条两丈多长的青蛇正在吞噬一只浑身青色的状若猫的小东西。那青色的小猫使劲挣扎,发出阵阵嘶鸣,看到梦生进入,两眼充满了祈盼。

  梦生最见不得欺强凌弱,想到自己常被蔡冒等人欺负,怜悯之心油然而生,他紧握镰刀,用劲向蛇身扎去。那蛇吃痛,张嘴放开小青猫,掉头向梦生扑来。梦生见斗大的蛇头向他扑来,惊得掉头就逃,慌忙中,镰刀带着芦苇,拉了几下没拉掉,他也顾不得了,弃镰就逃。那蛇见梦生坏它好事,昂着头,吐着猩红的信子,发出“呼呼”的怪声全力追赶。

  梦生不敢向后看,浅一脚深一脚地一心向前逃窜,手上、腿上被芦叶刮得鲜血直流,直跑得筋疲力尽,一下坐到在地,慌张地向后看去,却见后面空空如也。“终于逃掉了!”梦生想“不会是它追不上我,又去吃那小猫了吧?”

  想到刚才的惊险,梦生的心还在“砰砰”直跳,可想到小青猫那充满期盼的目光,梦生又于心不忍。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梦生还是向来路悄悄地掩过去。只见不远处,又是一片芦苇遍地狼籍,那长蛇横卧在地一动不动,地上鲜血满地。“那长蛇不会死了吧?”梦生用石子远远地掷去。见那蛇并没动静,梦生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来到近前,梦生不竟放声大笑起来:“俺的宝贝镰刀呀,谢谢啦!”

  原来梦生见蛇追来,慌乱中镰刀被芦杆嵌住了,正好刀尖向上,而那蛇压着刀尖勇往直前,刀尖自颌下刺入至尾而出,将蛇腹剖成两半,死得不能再死了。

  梦生手摸额头,发现三尖老上的,“额骨头高呀!”

 

第三章五色仙果

  “咦,小青猫呢?”梦生突然想起险被大青蛇吞吃掉的小东西。自己为了它虽说没把命搭上,但也被芦苇刮得到处血淋淋的。梦生四处寻找起来。

  “在这儿呢。”梦生发现小青猫正在斗大的蛇头上撕咬着。

  “小东西,在干嘛呢?”梦生对着小青猫说。

  小青猫看了梦生一眼,仍然撕咬着蛇头,两只前爪使劲拔拉着。“喵!”欢快的叫声中,嘴巴叼出了一颗金黄色的鸽蛋大小的圆球,看到梦生站在边上,它用两只前爪捧着送向梦生手中。

  看着血淋淋的金黄色鸽蛋,梦生哪敢接手,也不管它能否听懂,摇着手说:“我不要,你自己请用吧。”

  小青猫感激地看了梦生一眼,然后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一张小脸人性化地眯笑着,一会,就把那鸽蛋吃了,还意余未尽地不断舔着两只前爪。然后一下蹦入梦生的怀里。梦生被撞得跌坐在地上,顾不得双手还血淋淋的下意识地抱紧了它。突然,小青猫全身青光直闪,一股老朋友久别重逢的感觉在梦生心中涌现,梦生好象觉得在心神中和小青猫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一直孤独一人的梦生,想到以后有小青猫作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呀。可不知人家愿不愿意跟我呢?

  梦生试探着问:“你愿意跟着我吗?”

  小青猫点了点头,并欢快地叫着“喵!”

  “你全身青色,我就叫你小青吧。”梦生说。

  小青猫紧紧地偎依在梦生怀里,连声轻叫着,仿佛在说:“好!好!好!”

  梦生高兴地想道,以后有小青伴我打猪草、伴我玩,自己再也不孤独了。

  “小青,咱们回家罗。”梦生开心极了,捡起镰刀,呼着小青就要往外走。当看到横躺在地上的长蛇时,梦生想起父亲以前猎到一条比这小得多的蛇,曾卖了3两银子,一家人吃了一个月的饱饭呢。那这条蛇至少可以卖5两银子的吧。可是这么大的蛇我拿得动吗?梦生对着长蛇发呆。

  “这里的芦苇怎么都倒下啦?”正在此时,外面有人向这走来。

  梦生向外一看,是村东的李大伯爷俩。

  “李大伯好!虎子哥好!”梦生亲切地打招呼。

  “是梦生呀。啊!这蛇是你打死的吗?”李大伯惊呼。

  “呵呵,李大伯,是它撞到我的镰刀上自己剖腹自杀啦。”梦生开心地说。

  “小东西,”李大伯说,“额骨头高呀,不然你小命难保呢。”

  “李大伯,这蛇我拿不动,你拿去吧。”梦生拉着李大伯衣袖说。

  “那怎么成?这卖掉至少有5两银子呢。是你打的,李大伯帮你拿回家吧。”

  “那这样吧,李大伯,你拿去卖了,大家一半,你把钱给我小娘就行了。”

  “这孩子真懂事。也好,我就拿去卖了吧。”李大伯扛起长蛇,虎子抬着蛇尾向外走去。

  梦生将小青放入草篮中,轻松地哼着私塾老先生教的《诗经﹒桃夭》向芦苇荡外走去。没走多远,小青突然从篮中跳了下来,咬着梦生的裤子不让走。梦生想,会不会小青要带我去哪儿吃好东东啦。

  于是就跟着小青一路走去,半晌后,来到一处一人高的蒿草丛中。只见草丛中央有一块五色石头,石头上长着一株一尺多高的植物,植物上结出了五颗五色樱桃般的果实,阵阵幽香扑鼻而来。

  “小青带我来真的有好吃的东东呀!”梦生开心地想道。中午只喝了半碗薄粥汤的他,肚子早就饿得“咕咕”直叫呢,看到这诱人的果子,闻着这清清的幽香,梦生一下跳到石头上,五颗果子还没尝出什么味道就已经全部下肚了,只感到肚子中有五股热流在全身中一闪而没,接着就是放出了五个香屁。对,是香屁哦,还有点儿那果子的香味呢。

  梦生抹抹嘴巴,“真香啊”,不知说的是果子香还他放的屁香呢。

  “要是能把这棵小树搬回家就好了。”小孩子也开始贪婪了。

  可是,刚说完,那小树连同五色石头都不见了,梦生恰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小青也拟人化地眨吧着眼睛,看向梦生。

  “你看我干嘛呀,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梦生对着小青说,“反正也吃到了。回家啦!”

  回到家,梦生想将小青偷偷地藏在自己睡的柴房里,可还是被异母生的小弟弟看到了,非要让梦生给他玩。梦生没法,只能将小青给他,可小青却不干呢,对其一阵撕咬、大叫,吓得他“哇哇”大哭,梦生自然少不得又被蔡氏谩骂,用扫把追着打。

  梦生抱着小青往外逃窜,没想到一下撞到了李大伯怀里。

  李大伯已把那长蛇卖了,得银6两,看到蔡氏又在追打梦生,就打消了把银两给蔡氏的打算,拉着梦生往外走。来到无人处,李大伯掏出3两银子交给梦生,“孩子,这银两你拿好,饿了就自己买些吃的。慢慢长大了,要长个心眼哦。”

  梦生激动地抱住李大伯说:“大伯,我想离开这里,你帮我想想办法吧。”

  “唉!”李大伯唉着气想道,“尤其这样时时挨骂挨打挨饿,还不如去外面试试吧。”

  “梦生,再过十天就是五月十五,是玉峰山惠灵门开山门收徒之日,如果资质行,就可以在那修行了。我也想把虎子送去试试,你也一起去吧。”

  “好呀,谢谢李大伯。”梦生高兴地说。

  “再熬十天,我一定要进入惠灵门修行。”梦生睡在床上,暗暗地想道。虽然今天连端午粽子都没吃到,但五颗果子让他不觉得饥饿。迷迷糊糊中,梦生又来到了他的梦境。可今天的梦境与以往不同,原来只有盈尺方圆的地方现在变成了一丈方圆了,更奇的是中央有一块五色石头,石头上长着一棵尺余的小树苗,上面又开始结果子,只是还没有熟,颜色都是青青的。难道那石头和小树跑到我的梦里来啦?梦生感觉非常惊奇。接下来几天,梦生发现那五颗果子在慢慢成熟,到第八天,已经完全成熟,依然是五颗五色樱桃般的果实,幽香阵阵扑鼻。梦生摘下一颗放入嘴里想细细地品尝,结果入口即化,只感到全身一热就没了。不管了,反正吃了能填饱肚子,他连着把剩下的都投入了嘴里。只是这次没有连放香屁,而是全身大汗淋沥,燥热难忍。梦生一下从梦中醒来,发现全身一片潮湿,用手一摸,身上一层油腻臭不可闻,原以为梦中的东西都是假的,看来好像是真的呀,难道自己真的又吃了五颗果子啦。梦生起床到井边将全身黝黑的油腻清洗干净,回到柴房,看到小青依然双爪抱头睡得死死的,这死猫自从带回来后,怎么就知道睡,回想梦中的情境,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看来只有到惠灵门修行后想办法找出答案了。

 

第四章灵根测试

  五月十五,梦生一大早起床,抱着睡得死沉沉的小青来到芦苇荡。那死猫自那天回来,就一直死睡没醒过,该不会是吃了长蛇的“鸽蛋”撑坏了吧。今天要和虎子去参加惠灵门招新了,总不能抱着只“死猫”不放吧。

  梦生找到了那蒿草丛,将小青放在五色石离开后留下的小洞穴中,上面又盖上一层蒿草。怕小青醒来饿着,梦生又去潭边抓了些小鱼小虾什么的,放在洞穴边。

  “还是让它回到自己生活的地方,以后有机会再来找它吧。”梦生想道。然后向李大伯家而去。

  “梦生来啦,虎子,我们走吧。”李大伯带着两个孩子向村外走去。

  今年惠灵门招新测试设在梅官庄。梅官庄是一个梅姓宦官的庄园,因其祖上曾出过一个结丹期老祖,和惠灵门始祖又有些渊源,故惠灵门在娄邑招新基本都设在梅官庄。大约半天的路程,三人来到梅官庄,见庄内人头簇簇不下千人,都是娄邑郡内前来应试的孩童。梦生看到那蔡冒和严进也在人群中,两人朝着梦生呲牙咧嘴,一副嘲弄的嘴脸。原来,两大家族族长早就通过关系和惠灵门长老私下交易过了,只要保得两人测试通过,两大家族将向那长老提供一定数量的灵石。所以,蔡冒和严进把测试根本不当一回事。而一般孩童要想进入,却是要经过严格的鳞选。当然,这些,梦生是不得而知的。

  过得半晌,从内堂走出两个人,一副道骨仙风的样子,其中一个年纪稍小的高声道:“本人清明,和本门虚木长老负责本次招新。现在我宣布测试规则:凡年龄在15以下的孩童均可参加入门灵根测试。所谓灵根,即每个人的身体里面所蕴藏的一种特殊的属性,这些属性有通过天然生成的,有通过某种特殊状况激发的,然后通过修炼,不断开发出来。这些属性,一般有金,木,水,火,土五种,称之为五行属性,也叫做灵根。如果一个人,他内体水属性占主要地位,那么他就是水灵根,如果是木属性占主要地位,那么他就是木灵根。凡灵根符合要求者,方可成为本派弟子。下面由虚木长老为大家测试。”

  虚木长老拿出一个圆球,置于案上,便说:“不是世人都可修仙,也要看你是否有仙缘,排队挨个上前,将手覆盖灵球,灵球根据金,木,水,火,土五行,自会发光,便知你是否有修行之灵根。符合条件的站右边,反之站左边。现在开始——”

  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年上前将手放在灵球上,许久并无什么动静。“不符合条件,站左边。下一个。”虚木手一挥说。

  一个身着细碎花裙的小女孩上前,不一会儿,一波淡淡的蓝光从灵球中发出,将整颗灵球笼罩住,闪烁出如梦似幻的光彩,十分迷人。

  “不错,梅官庄毕竟出过修仙前辈的,姑娘,你是单属性极品水灵根。站右边。”

  啊!单属性极品水灵根,人们始知,灵根并不是越多越好的。

  上千人的队伍在慢慢向前,左边的人越来越多,站在右边的只有五个,其中蔡冒和严进竟然也在其中。他们什么时候通过测试的?梦生疑惑地看着两人。而两人一副姿高气扬的样子。

  队伍在缓缓蠕动着,眼看着排在自己前面的人一个个减少。梦生有些忐忑,环顾四周,看到虎子上前测试。

  “土木火三灵根,勉强通过。”随着虚木的喊声,虎子喜不自胜,冲着梦生直挥手。

  终于轮到梦生上了,梦生伸出右手,放在灵球上,突然,金、青、蓝、红、黄五色之光在灵球上骤然亮起,五色之光交相辉映。

  “啊!混沌灵根!”虚木惊得站了起来。他知道此灵根乃天地聚灵之体,修炼功法,吸收灵气的速度是常人的数倍,而且此灵根不可夺舍,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只出现过一次,那人便是盘古。正思念间,突然灵球又恢复如常,只见梦生使劲按球,再也没有丝毫光亮,梦生满脸沮丧,看来又得回到那柴房,又得遭受蔡氏的欺辱了。

  “不对呀,如果真是混沌灵根,五色之光将长盛不衰,最后会相互交融浑为一体,可怎么一会就灭了。不会是吃了什么仙草激发的五行灵根吧?”虚木思索着。

  “小子,你是不是吃了什么果子吧?”

  “回长老,小生曾吃过长于五色石上的五颗五色果子。”梦生可不敢将在梦中又吃的五颗讲出来,他怕被问得自己也说不清。

  “啊,原来你是吃过五行仙果呀。五行仙果第一次吃了能激发灵根,但不是每个人遇到都可吃得的,假如是单灵根的话,吃了反而会变成五行杂灵根了;第二吃了能洗髓伐毛,令人脱胎换骨。而此果最多只能吃两次,再多却是毫无功效了,但可入药炼制丹药。那仙树还在吗?”

  “长老,我吃了仙果后,那石头和仙树竟消失了。”

  “恩,这也是你的机缘呀,我再问你,你吃过后,是不是感到体内有五股真气流动,然后连放五个香屁?”虚木的问话引得笑声一片。

  梦生羞涩地轻声答是。

  “哈哈,香屁,我说是臭屁小子吧。”蔡冒和严进起哄大笑。

  虚木长老厉声喝住,和梦生说:“你本无灵根,后吃得五行仙果激发了灵根,虽然微弱,是五行杂灵根,但也可修得仙法,当然,还得看你的毅力和悟性!去右边吧。”然后,又继续测试。

  最后,站在右边的只有九人,而梦生一个村的就有虎子、蔡冒、严进等四人。

  清明亮了亮嗓子宣布:“经测试符合条件的有九人,此九人自今日起即为我惠灵门弟子。明天回本派进行入派大典。现在大家都散了吧。”

  两位仙长由梅官庄庄主迎入内堂,九个通过测试的孩子自有人安排食宿不提。

 

第五章进入师门

  次日,除了梦生,八个孩子都和家人挥泪告别,因为今日一别不知猴年马月才能相聚。蔡冒、严进少不得兜里装满了黄金、白银,可不知修炼者视财物如粪土。

  李大伯把虎子和梦生拉到一边,反复叮嘱道:“进入门中,必得刻苦修炼,一定要出人头地。而且两人要相互帮衬,要心存善念,不可作恶。”

  虎子含着泪连声应承。

  “梦生,我回去就和你小娘讲一下,出去了最好。”李大伯和梦生说。

  “李大伯,这3两银子你交给我小娘,你和她说,我和她只有黄泉相见。”梦生说。

  李大伯知道梦生说的是气话,摇摇头,叹了口气说:“好自为之吧。”

  此时,清明大声说;“家人请回,新入门的弟子马上上飞船。”说着,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支梭子,迎风一扬化为十多丈长的飞船。九个孩子随着清明相继进入船舱。

  “起!”梭子腾空而起,向着玉峰山飞去。

  半日后,来到玉峰山东麓,停在一片乱石岗前。

  “这是迷石林,穿过迷石林就是我们惠灵门了。紧跟着我走,不然你到死都走不去的。”虚木长老说着向前走去,而清明则殿后。

  半晌,一座大山挡住了去路,只见虚木双手结印,向前按去,一阵水波扩散后,面前出现一条通道,大家跟着虚木鱼贯而入。

  突然,景色一变,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是满目风光旖旎,苍松翠竹,郁郁葱葱,远处座座山峰巍然屹立,气势雄伟,山峰上琼楼玉宇,连入云际,正是“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山田云晴朗,云共山高下”。

  “师兄,回来啦!今年招了几人呀?”此时,从山门处走出一个六十左右,穿着邋遢老头。

  “今年大胜往年啊,有九个。虚云师弟,你先带他们去领取门派物品,然后去大殿,等我凛告掌门后安排入门大典。”虚木长老将九个孩子交给虚云后,就御剑向主峰而去。

  在虚云的带领下来到库房,领取了代表惠灵门的服饰,一个小型储物袋以及两本小册子,一本是入门须知,一本是惠灵门的基础功法《惠灵诀》,据说是门派始祖所创,但是只有1-3层修炼法诀。大家更换了服饰,在虚云的教导下,学会了使用储物袋,将物品都收入袋中,然后前往门派大殿行去。

  虚云虽然看上去衣冠不正,可却是个和善的老头,非常善言,一路喋喋不休,向新入门弟子介绍门派历史及修仙常识。

  梦生始知,只有具有灵根才能进行修仙,而凡人中万人不过一二具有灵根者,这次娄邑千人中能有九人实属少见。

  修仙一般分为凝气、筑基、结丹、元婴、虚空等几个时期,至于虚空以后是什么,虚云也说不清。每个时期又分为初、中、高三个阶段,每个阶段又分三层,如初期为1-3层。

  梦生又知道,自己加入的惠灵门和穹窿派、灵隐寺在吴越时期是三足鼎立的三大修仙门派,均是昆仑宫凌宵殿的分支。三大门派表面上同气连枝,一团和气,暗地里却较着劲儿都想压制对方,成为老大。每十年一次的门派新人大比,都是精锐尽出,希望争得前三,从而前往凌宵殿习得上层秘籍,为本派争光。可是近几年来,惠灵门日渐式微,原因是玉峰山的天地灵气总比不得处于深山大川的穹窿派和灵隐寺来得浓厚,故而每年招新总是小猫三只四只,今年能招到九人,乃是天大的喜事。门派内均有结丹期老祖坐镇,像虚木、虚云等虚字辈都是门中筑基期前辈。

  在虚云的唠叨中,众人来到了门派大殿。大殿正中是门派始祖青云子塑像,据说在1000年前已经飞升仙界,下面整齐地排放着七个座椅。正在大家观望之际,一阵威压覆盖整个大殿,随后听到:“掌门到——”

  众人眼前一花,看到刚才还是空无一人的座椅上,已坐着七个道骨岸然的前辈。中间一人更是相貌庄严,仙骨凌风。

  此时虚云上前报告:“凛掌门,新招弟子已带到,可以进行入门典礼。”

  “好,九名弟子既入我惠灵门,”掌门威严地说,“就得遵我门规,潜心修炼,光大我门。下面由礼仪长老虚清主持。”

  “遵掌门玉旨!”七人中一名看上去只有30多岁的女子站起,“九名新入门弟子听令,叩拜始祖——一叩首,二叩首,再叩首。礼毕!跪拜掌门,跪——,起!请执法长老虚林宣读本门门规。”

  执法长老宣读半天才将49条门规宣读完毕,无非是“须勤奋好学,精益求精,不得好吃懒做,固步自封;不得衣衫不整;须尊师重道,入孝出悌,不得同门相残,忤逆不孝;须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不得恃强凌弱,滥杀无辜;不得杀孽过重。”等等,众人听得昏昏然,云里雾里的。

  “下面由各位长老在新入门弟子中挑选徒弟。”掌门宣布。

  “梅子和我同属性,我要了。”虚清抢先说,自九人进入大殿,虚清早就看出这小姑娘是单属性水灵根,资质最好,所以急着把那个穿着细碎花裙的女孩子挑走了。梅子行师徒礼后,乖巧地站在虚清身后。

  “蔡冒、严进跟我吧。”而虚木居然要了这两个,梦生不解。

  虎子被虚林挑走了。

  最后唯独梦生站在中间,没人要他。梦生满脸伤感。这是怎么啦?在家受蔡氏欺侮,在村里受蔡、严欺凌,好不容易进入修仙门派了,却没人要他。想着想着,眼泪忍不住往下掉。

  虎子满脸焦急,而蔡冒、严进则满脸讥讽。

  “虚云,你的药园不是没人看管吗?”掌门和虚云说,“你就把这孩子领去吧,你可专心冲击三层瓶颈。”

  梦生急忙走到虚云面前下跪,行师徒之礼。

  “我就知道没人要的菜就是我的。”虚云一脸无奈地接受了梦生的拜师之礼。想想自己在虚字辈中修为最低,只有筑基三层,连长老都不是,也是落得看管药园的份,还能祈求什么好资质的徒弟呢。

梦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梦生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梦生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