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后才懂爱浓》(龙泽焕苏沫)免费在线结局

痴情后才懂爱浓

时间:作者:龙泽焕

甜宠新书《痴情后才懂爱浓》来袭,主角(龙泽焕苏沫)免费在线结局。总裁豪门小说痴情后才懂爱浓是大家喜爱的作者龙泽焕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 新闻发布会苏沫被迫停下,凝视被他抓住的手,再抬起头看向他。谁让你走的?龙泽焕语气淡漠的说,眼底闪过一丝促狭。我还在上班,必须要回去,你放开我!苏沫动了动手腕,却被...

甜宠新书《痴情后才懂爱浓》来袭,主角(龙泽焕苏沫)免费在线结局。总裁豪门小说痴情后才懂爱浓是大家喜爱的作者龙泽焕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12章 新闻发布会

苏沫被迫停下,凝视被他抓住的手,再抬起头看向他。

谁让你走的?龙泽焕语气淡漠的说,眼底闪过一丝促狭。

我还在上班,必须要回去,你放开我!苏沫动了动手腕,却被他越捏越紧,手腕泛起丝丝痛意。

我可以给你五分钟的假,把话说清楚。龙泽焕眸色深沉,黑眸内的光芒让人不敢反驳。

苏沫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不再挣扎,疑惑的问:你要我说什么?

你是从哪里知道我已经结婚的事?龙泽焕率先问,此事知道的人很少,一般不可能被人察觉。

公司里的人都在说,网上也拔出了你的资料,不信你看。苏沫打开手机,看到网页上的照片时就后悔了。

被偷拍的事不是也被他知道了,自己为什么生气,他不也猜测到了?

龙泽焕注视着手机里的照片,硬挺的五官顿时冷冽两分,眸色也随之加深。

要是总裁你有新闻发布会什么的,希望你能澄清这件事,我不想被人误以为是小三。苏沫硬着头皮说。

小三?龙泽焕轻嗤一声,将手机扔给她,正好一会儿将有一次新闻发布会。

苏沫大吃一惊,自己说什么就来什么,他真的会解释清楚吗?

龙泽焕并未离开,反而是凝视着她精致的小脸,问:你好奇你的丈夫是谁吗?

苏沫心里一个咯噔,无比诧异的看着他。

从第一次见面,龙泽焕仿佛知晓自己的一切,连那个不存在的老公也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要说好奇最开始有一点,现在嘛,已经不重要了。苏沫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记住你说的话。龙泽焕丢下一句,转身离开了阳台。

一阵风吹来,将他的衣摆吹起,然而身型却坚韧如松,背脊挺拔有力,霸气十足。

苏沫撇了撇嘴,将不相干的思绪抛开,再次回到自己的办公区域。

同事的目光还是一如既往的透着打量,甚至有几个曾经中立的人,如今也站在赵婷婷身边,目光轻蔑。

‘小三’这个名字是身为女人最大的忌讳,将能毁掉一个人的身份,希望龙泽焕过会儿能将事情说清楚。

一个上午很快过去,中午去食堂吃饭时,再次被赵婷婷冷嘲热讽几句,惹来无数人的侧目。

苏沫对她的做法感到非常不满,可谓是卑鄙至极。

放下餐盘,端起饮料的时候,赵婷婷如同苍蝇一样再次出现在面前,嘲笑:我要是你,就挖个坑将自己埋了!

苏沫已经忍了一个上午的时间,看着她小人得志的模样,再也忍受不了,顺手将手中的饮料泼了过去。

赵婷婷的脸上顿时一片橙色的橙汁,整个人也僵在原地,愤怒的指着苏沫:你你竟敢泼我!

你要是再口出狂言,下次泼的就不是饮料,而是硫酸。苏沫恶狠狠地威胁。

你你嚣张个什么劲儿,真以为总裁将你放在心上吗?你不过是路边的一朵野花,不小心入了总裁的眼里而已。赵婷婷愤怒地说道。

四周的同事纷纷停下脚步,眼底满是八卦的兴奋劲儿,谁也没有上来劝解。

你不要胡说八道,也不要在公司里乱宣传,我和总裁清清白白。你污蔑我就算了,还污蔑总裁的为人,不想在公司里待下去了吗?苏沫皱着眉头,不满的呵斥。

赵婷婷早已看不惯苏沫,不仅长得漂亮,还特别的有能力,偶尔竟然有几分大小姐的派头。

和她一样只是一个普通员工而已,凭什么苏沫要露出那种高高在上,优雅的举动?

听到苏沫威胁的话,冷笑一声:总裁会为了你跟我们解释吗?你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啊。要我说,你跟在总裁身边,也是倒贴上去的而已,不要以为自己会被总裁看重。

说来说去,你也只能酸一酸我而已,要是给你这个机会,你会放弃吗?苏沫嗤笑一声。

你不要把我当成你那么不要脸!我就算是找一个男朋友,也不会找有妇之夫。赵婷婷昂着头,义正言辞道。

苏沫正要反驳时,食堂内的电视机切换到最新的本地新闻上面,电视里赫然出现总裁的身影。

公关部的后勤人员开始说:今天总裁是第一次在国内媒体上露面,阵仗很大呢。

瞧瞧那些电视台记者的花痴样儿,真是可笑的很。

总裁坐在那里,真是帅呆了!我也要努力,争取做他身边的秘书。

许多人不再理会苏沫和赵婷婷的争执,纷纷将目光放在电视机上面。

苏沫也把视线放了上去,他说的果然没错,真的有新闻发布会。

看后面的背景墙,似乎是介绍新公司的成立和未来的投资方向。

实际上,以他的身份,这种新闻发布会完全不需要他亲自出马,找一位值得信赖的代理人就能得到不同的反响。

龙腾集团那可是全球性的大集团,世界五百强前十,拥有的资本足以建造一个国家。

按理说,他要来国内创造一片天地,只需要派一个能力强的人,也能立足。

为什么要亲自到来呢?

新闻发布会的准备仪式完毕,记者的闪光灯开始此起彼伏的闪烁。

坐在龙泽焕身边的助理赵源秉站起身,各位,龙腾集团新闻发布会现在开始,请按照顺序发言。

一位男性记者站起身,眼神透着几分羡慕和尊重,问道:请问,龙腾集团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进军国内呢?

国内如今在发展阶段,对于龙腾集团来说,是不可多得的机遇。龙泽焕淡漠的回答。

记者想问的自然更多,可龙泽焕只说了这么点,他也不敢再多问。

接下来几家新闻媒体的采访内容都大同小异,直到一位年轻的女孩站起身来,瞧着龙泽焕英俊的面容,脸色微红。

她声音微微颤抖的问:今天有一则劲爆的新闻,是关于总裁先生您的,我想

第13章 她是我老婆

今天有则新闻是关于总裁您的,我想求证一件事,请问总裁先生已经结婚了吗?

年轻女孩说完,其他记者纷纷注视着她,没有羡慕,只有佩服她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稍加打听都会知道,龙泽焕此人不好相处,大部分的采访都要经过属下的点拨。

若是问一些让他不满意的问题,往后这家媒体别想再出现新闻发布会,得到的消息也会相对滞后。

他们当然也想问了,可是好不容易第一次采访龙泽焕,不敢越界,怕得罪了这尊大佛。

女记者发现气氛有点诡异,先前的八卦心理也跟着消退,神色尴尬的看着四周,垂眸不敢再看龙泽焕。

龙泽焕望向镜头,不知道那个傻女人有没有在电视机前,有没有看到这一则新闻。

的确,我已经结婚了。龙泽焕斩钉截铁的回答,面色也没有异色。

女孩都已经做好了被驱赶出去的准备,哪里知道龙泽焕竟然回答了她的问题,兴奋的抬起头。

可是,得到这个结果后,笑容还没有到达眼底,便呈现出失落。

好不容易见到如此有魅力、英俊成熟、帅气多金的男人,竟然已经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真的好可惜啊。

其他记者见状,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顺着话题发问:请问龙先生知道最新的新闻吗?关于您的新闻。

我知道。龙泽焕目光尖锐,拢了拢衣袖,至于是谁家的狗仔队拍的照片,我会调查清楚。侵犯我的隐私,我会用正当手段维护我的利益。

记者们尴尬的笑了笑,他们一方面是记者,另外一方面也和狗仔差不多。

听闻昨夜与龙先生待在一起的是新公司的员工,请问这样做,你有想过对得起你的妻子吗?

电视机前的苏沫看到这一幕,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担心起龙泽焕的回答。

这个人看似随意的说话,实际上整个场面都掌控在他的手中,连舆论的方向也被他掌控着。

你等着瞧吧,从今天开始,你将成为全国最‘有名’的女人。啊,不对,应该是最有名的‘小三。’赵婷婷看到这里,对着苏沫冷笑一声,眼底的冷意也变得更浓。

闭上你的嘴,没人当你是哑巴!苏沫低喝一声,抱着手臂不再理会她。

嘁赵婷婷不屑了一眼,继续看向电视机的实况直播。

留在食堂内的员工专注的盯着电视,谈及此事的时候才回头看了苏沫一眼。

苏沫紧紧地握着拳头,很想知道接下来龙泽焕会怎么回答。

同时,包里的手机也跟着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到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秀眉微挑,走到人少的地方,放在耳边:找我什么事?

昨天跟在龙泽焕身边的女人,是不是你?苏冉不满的声音传来,语调也变得很是激动。

她也看到了这一则新闻,仔细看那张照片时,发现被龙泽焕搂在怀里的女人竟然有点像是苏沫。

本来只是在怀疑,此刻看到电视里的直播场面,不免再次怀疑,忍不住给苏沫打来电话确认。

你问我这个做什么?是不是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吗?苏沫没好气的说,简直受够了她们质问的语气。

我告诉你苏沫,你不过是我家养的一条狗而已,别真把自己当成大小姐。龙泽焕是什么男人,也是你能够肖想的?最好不要是你,如果真被我发现是你的话,我一定将你的丑事抖出来。苏冉恶狠狠地说道。

看来你对这位龙先生有多余的想法。真巧,我就在他的公司上班,俗话说的好,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的机会似乎比你多啊。苏沫冷笑一声,目光下意识的看向电视,刚好镜头对准了龙泽焕那张英挺的五官。

那双黑眸深邃无比,专注的仿佛在注视着自己。本来对他很生气,在对上他视野的刹那,仿佛渗透了灵魂。

苏沫,不要忘了,你已经结婚了!苏冉愤怒的低吼一声。

妈妈不是说要给我介绍柳家的少爷认识吗?你们不是要为我重新选择丈夫吗?与其交给你们支配,我为什么不可以自己选择?

想起这件事,苏沫心里就有一肚子的气,他们拿她当什么了,总是处处作对!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你要是敢给我乱来,别说是残废的柳家少爷,下次给你找一个智障!苏冉威胁道。

苏沫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是望向远处的电视,此刻记者正在询问:请问那位小姐跟龙先生是什么关系?

龙泽焕黑眸微沉,瞄向那位说话的记者,沉默片刻后道:那是我老婆!

什么!

不仅仅是记者,就连此刻食堂内的员工们,也无比惊愕的望向苏沫。

苏沫也是一脸惊讶的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电视机里的龙泽焕。

他这是在搞什么!

不是说让他解释吗?

他这是什么解释?

简直就是越描越黑啊!

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他的老婆,有没有搞错!

苏沫!!!电话里传来苏冉愤怒的咆哮声,苏沫无心理会,瞪着眼睛看着电视机里的龙泽焕。

赵婷婷面色惊讶的看着他,其他同事也是如此。

什么小三?

总裁竟然说苏沫是他的老婆!

有没有搞错?苏沫怎么可能是他的老婆!

总裁先生,这可不是在开玩笑,那位小姐真是你的老婆吗?一位记者不愿相信,却又激动的询问。

龙泽焕眸色微沉,一股无形的威压传来,扫视一圈,我龙泽焕有开玩笑的时候吗?她是我的合法妻子,往后若是再有人重伤她,我会追究其法律责任。

还有记者想询问,助理赵源秉站起身打断:今天的会议时间已到,最新的消息将会通过我们公司网站、微信公众号等方式发布。若想了解最新资讯,请添加我公司的微信公众号,谢谢各位的参与,再见。

节目就此告一段落,食堂里的每一个人,同一时间将视线放在苏沫的身上。

第14章 你真的是我老公?

苏沫举起双手,眨着眼睛,一脸无辜: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赵婷婷面容扭曲的瞪着她,冷哼一声,甩手离开。

我、我也有事,先走一步。苏沫想也没想,快速逃离此地。

龙泽焕的话还在耳边——她是我老婆!

她什么时候变成他老婆了!肯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直到来到龙泽焕的办公室门口,才渐渐地冷静下来。

门口的秘书杨澜还没有得知此事,看她的眼神也一如既往的客套,招呼:苏小姐,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正常情况下,她是没有资格来找龙泽焕的,毕竟她只是一枚小职员而已。

苏沫张了张嘴,看了一眼总裁办公室,干笑着问:总裁回来了吗?

现在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开新闻发布会。苏小姐有重要的事情吗?杨澜疑惑的问。

没没事苏沫摇了摇头,转身走向电梯。

刚刚走到电梯门口,相隔不远的总裁专用电梯打开。龙泽焕和他的助理赵源秉一同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她时,龙泽焕浓眉微挑,赵源秉则是露出一抹客套的微笑。

赵源秉朝她微微颔首,径自走入自己的办公室,独留苏沫和龙泽焕两个人。

苏沫看到龙泽焕的第一时间,就想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经过赵源秉这么了然的视线一看,她显得更尴尬。

总裁先生,你说要帮我解决问题,这就是你的解决方式吗?苏沫咬着牙,声音也是从牙缝里漏出来的。

对!龙泽焕点头。

你苏沫忍不住瞪了他一眼,痛苦哀嚎:你这是要害死我的节奏啊。

难道,你一点儿也不好奇自己的老公是谁吗?龙泽焕淡淡的扫她一眼,不再多言,从她身边走过。

苏沫诧异的看着她的背影,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自己那位神秘的老公,真的是他?

仔细回想,从第一次和他见面开始,就变得不再正常,他总是若有若无的调戏自己。

这种恶劣的手段不可能用在像自己这么透明人的身上,他肯定是有所企图的。

说起自己那位神秘的老公,苏沫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公司里不能待着,必须要先避一避风头。

苏沫从龙泽焕的专用电梯下去,打了车回到自己住的凤凰小筑公寓。

大学毕业进入公司后,她就一直住在这里,一室一厅的房间,足够她一个人生活。

偶尔好友会来串串门,窝在一起也足够用,所以也没有更换的打算。

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放在里面,包括大学里的一些东西。

房间算不得大,所以客厅里专门开辟出一个地方放置书籍和纪念品。

回到家里就开始翻箱倒柜的寻找,找了一会儿,电话也跟着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看到是苏冉的,苏沫想也没想的挂断了电话,现在不想跟她多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苏冉的短信传来——妈妈让你晚上必须回来,有重要的事跟你交代!

苏沫深吸一口气,吐出心中的郁气。

当初最开始本来准备让苏冉交给那个神秘的男人,但听到对方是残疾后,才让她嫁出去。

现在得知对方是龙腾集团的总裁龙泽焕,不知道她们母女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摇了摇头,继续翻箱倒柜的找被自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的结婚证。

当时同意登记过后,一个月后结婚证寄到她手上。

由于当时心底极度不平衡,根本没有看内容,也没有看人名,随手也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

三年过去了,始终没有见到那个男人,偶尔在想要不要找到资料去申请离婚。

一直都在拖延着,没有想到神秘男人竟然出现了,还是龙腾集团的总裁。

苏沫始终没有找到结婚证,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放在耳边不耐烦的低吼一声:我有事,别来打扰我。

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下楼。龙泽焕冰冷的话语透过话筒传来,不容置喙。

听着那熟悉又陌生的话语,苏沫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是谁打来的电话。

犹豫了半响,最终放弃寻找结婚证,粗略收拾一番,下了楼看到一辆保时捷跑车。

上车!龙泽焕眸色深沉的看她一眼,没有丝毫温度。

苏沫也有很多话想问他,没有犹豫坐上车。

龙泽焕踩下油门,车子飚了出去。

看着他专注的侧脸,苏沫张了张嘴,问道:你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的都是真的?

给你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还没有得到结论?龙泽焕偏头扫了她一眼,目光冰冷。

苏沫惭愧的垂下头,弱弱地说:结婚证不知道去哪里了,也不知道结婚对象到底是谁。

呵龙泽焕轻嗤一声,连被谁买的都不知道?这三年来你都做了些什么?

买?

卖?

苏沫下意识的握着拳头,不甘的咬着下唇,对于不相干的人,我为什么要放在心上?

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一个能够买卖的‘东西’而已吗?

若是她有的选择,谁会这么作践自己。

不相干的人?龙泽焕忽然踩下刹车,偏头凝视她,那是你的老公,也叫不相干的人?

苏沫抿着唇,抱怨道:老公?呵,那叫什么老公?没有感情,没有了解,甚至连对方是高是矮,是胖是丑都不知道。你认为我会对这个身份抱有期待吗?

龙泽焕深深地凝视她,瞧着她的脸色略显苍白,眼神里带着浓浓的不甘,偏执的不愿看她。

气氛沉默。

苏沫吸了一口气,干笑着说:或许你搞错了也不一定,我的那位老公是一个残疾,而你却是正常人。

龙泽焕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扳过她的身体,强迫她望着自己,你认为我会傻到搞错我的女人?

你的意思是:我真的是你的老婆?你真的是我的老公?苏沫瞪着眼睛,仿若置身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