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一对》(顾霆深沈远宜)免费在线结局

天生一对

时间:作者:竹子不哭

甜宠新书《天生一对》来袭,主角(顾霆深沈远宜)免费在线结局。总裁豪门小说天生一对是大家喜爱的作者竹子不哭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深夜秘密不行,我必须坚持住,不能睡着。手里一直藏的牙签现在有了用武之地,我用牙签使劲扎自己大腿——嘶!痛的倒吸一口凉气,立刻清醒很多。夜更深了,只...

甜宠新书《天生一对》来袭,主角(顾霆深沈远宜)免费在线结局。总裁豪门小说天生一对是大家喜爱的作者竹子不哭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十二章:深夜秘密

不行,我必须坚持住,不能睡着。

手里一直藏的牙签现在有了用武之地,我用牙签使劲扎自己大腿——嘶!痛的倒吸一口凉气,立刻清醒很多。

夜更深了,只要困意袭来,我就用牙签扎自己,用痛感赶跑睡意。

终于,顾霆深鼾声不见了,我听见床又轻微的响了两下,接下来就是细微的开门声,门打开又关上,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呼吸声。

我心跳的砰砰快从胸腔里蹦出来了,像是发现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一样,顾霆深果然有问题,但我心欢喜!

我悄悄从地铺上爬起来,赤足跟上去,路过碎玻璃的时候,透过月光照进来的微弱亮光看见地上的碎玻璃都被拢在一处,堆在桌子下。

但地板上有已经干涸的血迹,看来他确实受伤了。

我心一紧,如果顾霆深不是为了拢这堆碎玻璃是不是就不会受伤?

而他自己防备着不往玻璃上踩也一定没事,那么他这么做的理由只有一个原因:怕我早起踩到误伤!

心里暖暖的。

但不耽误我继续跟上去看他到底想去哪?

我不敢跟的太紧,怕被发现打草惊蛇。

走出房门后我靠在墙上听动静,大门口有监控,他就算出去应该也不会走大门。

但不走大门就没有门了啊不对,还有个小门。

杂物间后面有个不起眼的小门,只不过那个门是封死的,而且门前还堆了不少杂物,应该出不去!

刚想到这就听见杂物间门响,这十几天我经常出入杂物间,所以对那个门很熟悉。

别的门都是实木的,唯独杂物间的门和大门是不锈钢的那种。

开门的动静就和别的门不一样

我突然想起有一次我觉得是大门响,结果追出去看却没有人,会不会就是杂物间的门响?然后我追错了地方。

应该是了,结果人没追到我却打草惊蛇,从那天开始顾霆深就越来越隐蔽,让我几次都察觉,却从来没有抓到过他的把柄。

不过从后门出去?

别墅后面并没有路啊,后面有一米多宽的水泥台。

水泥台上有半米高的铁栏杆,然后就是笔直的一堵石头墙通到下面,石墙大约高十米,下面杂草重生,还有一条亮晶晶的河。

平时那个地方并不会有人走动,但如果顾霆深从那出去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前面大门口有监控,后面那么荒凉又没有路,显然没有安监控的必要性。

杂物间里面传来挪动物品的声音,响了几下就没有了。

我又静静的等了一会儿,直到确定再没有声音这才下楼梯,打开杂物间的门,借着昏暗的壁灯能看见里面的小门前的杂物果然被搬开了。

我打开小门出去,就见一条绳子绑在栏杆上,另一头顺到石墙下面,但下面已经没有顾霆深的影子。

这男人真聪明,顺着绳子爬墙走的。

我在水泥台上发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凑近看,原来是顾霆深白天穿的衣服。这是脱了放在这,等回来再换上吗?

我没犹豫从栏杆上解下绳子,然后抱起衣服回去!

是时候摊牌了,我看他回来还怎么装?

第十三章:摊牌

我回到房间先给桌子下面的碎玻璃片打扫干净,然后抱着顾霆深的衣服坐在他床上等着他回来,等着等着困意袭来,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阳光有些刺眼,我翻个身躲避阳光,却一下子从床上跌落下来!

啊——

床有点高,摔下来还挺疼。

睁开眼,眼前却是一张牟然放大的脸——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从地上坐起来,甚至都顾不上揉揉摔的酸痛的屁股,急忙离顾霆深远了点,然后满是警惕的看着他:你,你想干嘛?

他一身阿玛尼黑西装,目光锐利,闪着危险的寒光,有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锋芒。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想干嘛?

顾霆深上前一步,鹰隼般的眸子盯着我的眼睛,嘴角上扬带着一丝戏谑:行啊你,演戏的水平挺高的嘛,你这么能耐怎么不去拍戏呢?真是可惜了你这么好的演技,拍戏去奥斯卡都得颁奖你一座小金人!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挺平和,尽管是嘲讽但好像没有生气,没生气就好办了,万一顾霆深要杀我灭口我就惨了,根本不是对手。

这么荒凉的地方,只怕被灭口后随便找个地方埋了,连给我报仇的人都没有

电光火石间,我想了好多好多。

哟,现在知道害怕了?

顾霆深往我怀里看了一眼,我才发现还抱着他的衣服呢,这是准备等他回来摊牌用的,但现在我准备好的词一句都没用上。

我俩的角色好像是反过来了,顾霆深目光灼灼等着我解释,而我却慌张的只想逃!

我将衣服往他怀里一塞:还给你。说完就要溜

哪去啊?

顾霆深长臂一捞,我就被拦回来,他给我堵在床角,我无路可逃!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真傻还是装傻吗,现在满意了?

我应该回答满意还是不满意?

于是我点点头:嗯。

嗯?

顾霆深嘴角扯过一丝意味深长:嗯就是满意喽?既然满意那现在我俩就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要活一起活,我要是倒霉了也一定会带着你,你也好不了。这话带着明显的威胁,但也传递另一个信息:他愿意让我和他共享秘密!

我又应了声:嗯。

可不就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嘛,再说我现在已经够倒霉了,再倒霉还能差到哪去?

想明白这点,我艰难的吞咽下口水,组织下语言道:我跟你早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你放心我这么做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都好好的。

顾霆深没说话,还是盯着我的眼睛,目光如炬,锐利的目光仿若能看进我心里。

我迎上他的目光,坦荡对视。

像顾霆深这样经过重大变故的人,尤其还是被最亲近的人背叛过,对人的信任已经接近为零,若不是我这段时间的表现尚好,估计我刚才在睡梦中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顾霆深刚开个头,楼下突然传来咚咚咚很大力的砸门声。

奇怪,今天并不是送给养的日子,会是谁到这来?

我看向顾霆深,他目光中闪过一丝狠厉,对我道:下去开门,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只保护好自己就行了,千万不要管我。

为什么?

回头再跟你解释,按我说的做。

好。

我答应着下楼开门,心里忐忑不安,直觉这次来人一定来者不善,十有八九会和顾霆深半夜出去有关!

第十四章:不速之客

开门,开门,里面的人都死了吗?外面人声吵杂,貌似来的人不少。

来了来了。

我打开里面的反锁,大门刚欠开一点缝隙,门突然——砰!被外面的人撞开,紧接着进来不少穿着黑色西服,保镖模样的人,这些人进来立刻四处散开,到处翻找起来。

还有几个人直接往楼上冲

不好,顾霆深在楼上呢。

我急切大喊:喂,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没有人回答我,这些人四处翻找,大概要找什么东西,抽屉,柜子全部被打开,里面的东西都被扔出来,扔的满地都是。

干净,整洁的房间须臾就像被打劫过一样,乱的几乎都下不去脚。

顾霆深也被人从楼上带下来,他下来的时候身上穿的是昨天的那身衣服,皱巴巴,也不知道怎么弄的脏兮兮的。 

几个人牢牢架住他双臂,他双手反剪在身后呈现的姿势很不舒适。

啊——

啊——

顾霆深发出野兽般的嚎叫,面部满是惊恐,他使劲挣扎着,但怎么也挣不脱那些人的桎梏!

我想冲上去解救他,刚迈出一步就被几个人拦住前进不了半步,我想喊那些人松开他,有什么话放开人再说,但这时候顾霆深看了我一眼,轻微摇摇头。

于是已经到嘴边的话被我硬生生又咽下去,临时改成:你们不能闯进别人家里乱翻东西,这里是顾家,顾家人不会看着你们随意撒野坐视不理的。

啪啪啪。

我身后传来几下掌声,一道娇媚的女声响起:看来你还是挺聪明的嘛,还知道拿顾家当挡箭牌,只是可惜啊,打错了盘算。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来到我面前,脸蛋明艳精致,很让人惊艳。一身火红的紧身短裙包裹住女人的身体,勾勒出凸凹有致的身材。

你是谁?我问道。

DS,我也是顾家的人,施丹晴。她毫不掩饰对我的鄙夷,上上下下打量我。

这时候顾霆深已经被那些人带到我们面前,他痴痴傻傻的对着施丹晴笑,嘴里却没什么好话:嘿嘿,狐狸精,嘿嘿,坏女人

带走。

施丹晴挥挥手,于是顾霆深被他们带出去了。

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忍不住问道:你们要带他去哪?

哟,心疼了?

她迈着聘婷的步子走进客厅,马上有人给沙发收拾干净请她坐下。

施丹晴斜藐了我一眼:你也坐吧,别杵着了。这话让她说的,仿若她是主人,我才是客人。

我俩在沙发上相对而坐,施丹晴摆弄着自己精心保养过的指甲,漫不经心道:你在这的日子不太好过吧?

还行。

还行?呵呵,你还真是好说话,嫁给一个痴傻的男人,过着没有出头的日子居然感觉还行?是你的真心话吗?

嗯,不行也没有办法,这就是我的命。我大概能猜到她单独留下我,是想和我说什么事了。

顾霆深现在在她手里,我还不知道她想对他怎么样,但如果我有用的话,也许他的安全系数也能高一些。

施丹晴从皮包里拿出一张金卡扔在茶几上,对我道:这张卡里有一百万,只需要你替我做一点小事,钱就归你了。

而且事成后,我会派人送你到国外留学,继续深造,怎么样?  

你想让我做什么事?

我问完还没等她回答,那些楼上楼下四处搜查的人回来了,恭敬的站在她面前,微微摇头。

行了,你们都出去吧,在外面等我。

施丹晴仿若早就知道结果一般,挥挥手让那些人出去。

客厅只剩下我俩,施丹晴才道:我想知道顾霆深这些天有没有反常的举动?尤其是昨天晚上,他都干了什么?

我心漏跳一拍,昨天晚上顾霆深都干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晚上出去了。

不过他出去的事情我不会告诉这个女人的,打死都不会说。

反常的举动?让我想想。

我用手挠脑袋,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想了好一会儿,认真对施丹晴道:顾霆深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整天都面对墙壁站着,算不算反常?

你耍我?

施丹晴眼睛危险的眯起,突然伸手一把卡住我喉咙:沈远宜,我警告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招,你最好相信如果你现在死了,绝对不会有半个人发现,所以你替他隐瞒,值得吗?

她力气并不是很大,但眼神中却满满都是杀意,我一点都不怀疑她会真的杀了我,当然她不会自己动手。

没有,没有,我不敢,我说的都是实话啊我害怕的发抖,急的都快哭出来了,拼命摆手否认,就是不敢挣扎。

良久,脖子上的手松开,她貌似对我的表现满意。

你确定他晚上没出去?

出去?

我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我确定,他不可能出的去,我来的时候管家就叮嘱我,如果让他出去乱跑我就会被送回沈家所以我每天都盯的很严,他根本跑不出去。

施丹晴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大概是相信了我的话,然后从包里拿出一部电话丢给我:里面联系人上有我的号码,发现什么问题就用这部电话联系我。

她站起身,聘聘婷婷的走了。

施丹晴走后没一会儿,顾霆深就被人送回来,他们对他很粗鲁,人被推进大门就不管了。

我刚要上前扶,却迎上他制止的目光,于是硬生生站住。

顾霆深从地上爬起来,我才发现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像是被人打了。

顾霆深又是一记阻止的目光,让我把想说的话只能硬生生咽下去。

饿——

熟悉的套路,这次听着我却有点心酸。

我控制住自己感情,尽量不带一点情愫道:好,我去做饭,你想吃什么?

吃饱,不痛,呜呜呜,坏人,都是坏人。顾霆深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四处转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