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人走茶凉》(慕尧煊沐念初)免费在线结局

梦醒时人走茶凉

时间:作者:紫兰

甜宠新书《梦醒时人走茶凉》来袭,主角(慕尧煊沐念初)免费在线结局。婚恋生活小说梦醒时人走茶凉是大家喜爱的作者紫兰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 中暑过了半晌,房间内传出低沉而清冷的声音,进。沐念初捏了捏门把手,手心浸满了汗,一狠心推开了门。慕尧煊半边身子隐在昏暗中,看不真切表情,但沐念初清楚地感觉到,在她...

甜宠新书《梦醒时人走茶凉》来袭,主角(慕尧煊沐念初)免费在线结局。婚恋生活小说梦醒时人走茶凉是大家喜爱的作者紫兰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十二章 中暑

过了半晌,房间内传出低沉而清冷的声音,进。

沐念初捏了捏门把手,手心浸满了汗,一狠心推开了门。

慕尧煊半边身子隐在昏暗中,看不真切表情,但沐念初清楚地感觉到,在她进来的一瞬间,慕尧煊的脸色骤然黑了下去,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你来干什么!毫不客气的问话,似乎她不该出现在这里。

俗话说得好,退一步海阔天空,既然来了,她也没打算再吵一架,然后不欢而散,那样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沐念初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唇,心思转了一圈,抬起素白的脸,双颊在昏黄的灯光下,晕上柔和的光,墨黑的大眼里朦胧水光氤氲,灵动至极。

尧煊,晚上我侍候你沐浴吧,昨天我听见你训斥佣人了,是不是她们伺候的不周到?

沐念初眸中含着浅浅的笑意,语气软糯,似有撒娇的意味,说话间往慕尧煊身侧磨蹭了几步。

反正她有时候脸皮厚,被骂了也不痛不痒,而且沐念初吃准了,她这一套对慕尧煊有时候很管用。

慕尧煊没有接话,薄唇若有若无勾起,侧脸俊朗,修挺的鼻梁,如同流光剪影的画,身子坐的笔直,整个人如同青松般坚毅而不可撼动,双眸沉静似水,眸光似穿透厚重云层,直直地盯着沐念初。

沐念初蓦然感觉到一阵压力,硬着头皮继续说:那天的事情我知道是我不对,你生气是应该的,但你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污蔑我。

哦?这又是你演的哪一出戏?下一步又准备实施什么计划?慕尧煊靠在椅背上,从烟盒里摸出一支烟点燃,淡蓝色的火苗映照下,眼神冷漠。

沐念初压下心里的翻涌,难受,她都已经服软低头了,没想到慕尧煊还是这么不依不饶。

我没演戏,慕大少,你觉得就凭我一个女人还能欺骗得了你?

沐念初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从‘尧煊’二字,疏离地变成‘慕大少’。

沐念初,你如果想沐氏集团安然无恙,最好是收敛一下你的行为,乖乖地做你的大少奶奶,我可不希望某一天,在媒体头版上,再次看见,关于你私生活不检点的新闻!

‘不检点’这三个字,彻底是让沐念初炸毛了,她深呼吸了好几下,依然无法平复心里的愤怒,盯着慕尧煊,墨瞳中燃烧着一簇簇火苗。

曾经慕家的家宴上,慕尧煊面对他家人的质疑和不屑,甚至出言帮助她解围,如今却反过来怀疑她,真是气死人了。

慕尧煊,你混蛋!

扔下这句话,沐念初‘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挫败地回到了卧室。

看着摔上的门,慕尧煊静坐在光影中,修长白皙的指尖,香烟已经燃烧了大半,烟灰悄无声息地落在桌上,薄削的唇抿成一线,眼神清冷,心里却乱的一塌糊涂。

在别人眼里,他是性格冷漠,做事狠厉的慕大少,人人都怕他,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伺候,从来没人敢在他面前叫板,这个女人偏偏数次挑战他的底线,而且还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做了错事却比谁都要气焰嚣张。

明明心里很生气,慕尧煊却时常觉得无奈,任由这小女人可劲折腾。

真不知道她那副面孔下,到底哪一张才是真的?慕尧煊双眸眯紧,指尖掐灭了香烟。

这天,沐念初早早地起了床,特意找了件比较成熟风格的衣服换上,然后化了个淡妆,拎着包下了楼。

经过慕尧煊身侧的时候,沐念初眼神都没给他一个,真正的视而不见,两人都回到了以往的冷战中。

大少奶奶,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佣人瞧着慕尧煊在一旁,于是出声唤住,在门口换鞋子的沐念初。

我不饿,不吃了。

慕尧煊抬起报纸,脸色有些阴郁,余光中看见门口的小女人,沉着脸,红润的小嘴撅着,比他还更不高兴。

这女人气性可真大。

佣人都比较会察言观色,见慕尧煊寒着脸,眉头微皱,神情中满是厌烦,忍不住心里得意起来,估计过不了多久,这慕家的大少奶奶怕是要换人了。

沐念初之前就打电话,回绝了薛瑶。

薛瑶工作室那边也是自顾不暇,她知道薛瑶是好心,但是她总不能去拖别人后腿吧。

这几天她投了不少的简历,好歹她也是H大毕业的,也算是A市鼎鼎有名的大学了,而且又在沐氏集团做过一阵子,从小耳濡目染,父亲做事的那套方式,她都能驾轻就熟地实践下来。

之所以不想回沐氏集团,是因为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资本了,真正的落魄千金一个,养母和江云宸之间的谋划,让她觉得恶心,她坚信总有一天会让江云宸得到报应,名正言顺地从他们手中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沐念初挤在水泄不通的地铁上,艰难地接起了电话。

喂,是的,我是沐念初,好的,我马上到

一个小时后,辉腾公司门口,沐念初整了整衣衫,又对着大门上的反光玻璃,翻来覆去检查了一番妆容有什么不妥,这才深吸一口气,进了公司。

前台小姐微笑地看着她,还没开口说话,沐念初抢先开口:你好,我是来应聘的。

电梯上去,五楼左手第一个房间就是。

谢谢。

沐念初抱着简历,往电梯方向走去,谁知包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铃声显得分外急促。

接起了电话,沐念初还没出声,便听到电话中温柔而抱歉的声音传来:抱歉,沐小姐,您的简历不符合我们公司的招聘要求,所以还请您另谋高就。

沐念初一愣,可是昨晚不是都说好了吗?今天我可以过来应聘的。

真的很抱歉,这是我们人事部再次经过筛选决定的,还请您见谅。

抱着简历,沐念初看着电梯内簇拥出来的员工,说说笑笑地从她身边经过,她有些踌躇还要不要上去。

半晌,她在前台礼貌的微笑中,又灰溜溜地走出了公司。

一整个上午都是相同的结果,明明前一天都说好了来面试的公司,居然不约而同地给她打电话,通知她不要来了,理由大多让人哭笑不得。

什么公司人事部搞错了,公司不招人了。

居然还有嫌弃她太优秀的,怕公司小供不起她这么一座大佛。

沐念初坐在公园的秋千上,晃荡着两条腿,明明烈阳当空,她却觉得全身发冷,身侧有几个小孩子睁着圆溜溜的眸子,怯怯地打量着她,当然目光更多的,是在看沐念初身下的秋千。

你要玩吗?那你玩好了。沐念初嘟着嘴,抱着简历离开了。

她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

看着女人娇小的背影,淹没在人流之中,街边停着的黑色轿车上,方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是的,慕总,夫人还在外面。

好好,我知道了

慕氏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慕尧煊坐在办公桌之后,手边散乱着一些文件,深邃的眸子穿过落地玻璃窗,碧蓝的天空,骄阳似火。

这女人怎么这么执着。

下午的时候,自然也是一无所获,穿梭在摩天高楼之下,六月的天气闷热难耐,沐念初只觉得口干舌燥,眼前发昏,脚步都有些虚浮。

她抱着最后一丝期望,走进了一家房地产公司,这次倒是没有被人拒之门外,人事专员对她进行了面试,让她回去等消息。

出来的时候,沐念初松了口气,这是唯一的希望了,希望明天有好消息传来。

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或许是刚刚房子里空调太足,猛然一出来,接触到刺目炽烈的阳光,沐念初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倒下去之前还朦胧地听见,前台小姐惊呼一声,小姐,你怎么了?

偌大的办公室显得分外静谧,宽大的真皮沙发上,沐念初正昏迷不醒,额头的汗水濡湿了刘海,素白的脸颊显得有些苍白,唇色发白。

一旁的医生拿出冰袋给沐念初的额头、腋下放上,踌躇着去松松沐念初的衣领,手指还没碰上,慕尧煊眼神微微一凝,吓得他一哆嗦。

慕先生,这位小姐中暑不是很严重,醒来之后补充点盐水,多注意休息,平日里出门注意防晒,也没有什么大碍。

嗯。

慕尧煊答应一声,见医生犹豫不决,还有事?

呃,没了。医生走时,又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女人,素净的小脸,看起来娇弱可怜。

可惜这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虽然是坐在轮椅上,但那一身凌厉的气势,丝毫不减,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办公室门关上之后,慕尧煊双眸微沉,手指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女人细腻的脸颊,柔软微凉的唇,迟疑了一下,那修长的指尖,顺着白皙的脸颊滑到了衣领处,衣领下纤细的锁骨若隐若现。

慕尧煊的手指有些留恋地摩挲着,而后单手解开了她衬衫上的两个扣子,脖颈上一小片如玉的肌肤映入眼帘,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扬,时常冰冷的眸子浮上一层笑意。

第十三章 我对你没兴趣

从身体深处突然而来的燥热,让慕尧煊有些口干舌燥,俊美的脸颊俯身,凑近了一些,很快鼻尖萦绕着她身上那种清冷而好闻的气息,令人沉醉。

沐念初醒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么诡异的一幕,慕尧煊那张俊美的脸,在她眼前放大,常年冷漠、不苟言笑的脸居然在笑,深邃的眸子里透着要将人拆吃入腹的浓厚欲望,简直比见鬼还渗人。

太惊悚了,沐念初呆住,差点没再次晕过去。

你你干什么?

沐念初一骨碌翻身而起,双手环胸,下意识的保护姿势,额头上的冰袋因为她剧烈的动作,掉到地上。

放心,我对你这干巴巴的身材没兴趣!

只是一秒,慕尧煊就恢复了以往的冷漠、沉静,眸子里似乎还有些鄙视。

沐念初咬咬牙,算了不和他计较。

沐念初不知道怎么晕倒的,但醒来的时候居然在慕尧煊的办公室,这让她分外惊奇,不过她也懒得问慕尧煊,两人回来的一路上,气氛沉默的有些窒息。

方城时不时地撇一两眼后视镜。

慕尧煊黑着脸,薄唇紧抿,索性阖上眼眸休息,而沐念初则两手扒在车窗,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就好像身旁坐着的人是根木头一般

方城心里徒然升起一种无奈,他跟了慕尧煊这么多年,还从来没看见慕尧煊,这么情绪不稳的一面。

办公室发生的一幕,更是让他惊得眼珠子都掉了,看来夫人真是慕总的克星啊。

回到了慕家别墅,沐念初头也不回地往她自己的房间走去,身后慕尧煊黑着一张脸,看着那女人目中无人的样子,火气翻腾。

前一天多家公司拒绝了沐念初的面试,第二天,原本按照沐念初的计划,还打算再出去一天,结果早上的时候就接到了电话。

对对,我是沐念初。

电话那边传来温柔的女声,说了一长串话,但沐念初脑子里只回荡着对方一句话,你被录用了。

真的吗?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了吗?好的,我会准时到的。

挂了电话,沐念初大笑着扑到床上,抓着枕头上下抛了好几下,脸颊边有着浅浅的梨涡,看起来分外可爱,好不容易平息了情绪,她才有些后知后觉,调皮地伸了伸舌头,捂着嘴巴。

屏气凝神地听着,隔壁慕尧煊的轮椅从房间出来,似乎是进了书房。

慕尧煊在经过沐念初房间的时候,听着女人欢呼的叫声,眼底也晕染了一层笑意。

第二天一早,沐念初就准备妥当,望着镜子中女子黑发红唇,干练精神的模样,在心底说了句加油。

下楼的时候,她终于是坐在了餐桌上,抓起盘子中的蒸饺吃了几口,慕尧煊侧目看着,沐念初小口小口地吃着蒸饺,就像小动物一般,洁白整齐的贝齿留下一小排印记,十分可爱,不由莞尔。

只是慕大少爷就算高兴的时候,脸色也是有些阴沉,因此外人很难把握到他的情绪变化。

我要去上班了。沐念初吃完了一抹嘴,又抓起牛奶呼噜噜喝了几口。

上什么班?

慕尧煊眉目一凛,有些不悦。

我只是通知你一下,毕竟么,你也是我的老公。

‘老公’这俩字,沐念初说的有些咬牙切齿,不过某人听在耳朵里,却是有些悦耳,还想多听这个女人叫几次。

你也能找到工作?我没记错的话,你一毕业就进了沐氏集团,似乎这几年在公司也没什么建树,靠的还不是沐氏千金的名头。

慕尧煊一如既往的毒舌,双手拿着报纸翻阅着,眼皮都没抬一下。

不许生气,不许生气!

沐念初在心里默念了几声,随即扬起脸蛋,满脸的笑意,斜飞的眼角满是风情,慕尧煊抬起头,对上那双自信、灵动流转的双眸,不由一怔。

我有没有什么建树,就不劳慕大少操心了,我现在要去工作了,拜拜!

说完,沐念初就起身往门口走去。

中暑还没好,又往外跑什么?

你是在关心我?放心,我没那么娇弱,反正也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了,从此以后我要凭我的双手创造财富。

沐念初说完这句话,才觉得自己有点儿脑残,随即懊恼地皱了皱修挺的鼻子,和慕尧煊说这么多是干什么,他就只会嘲笑她不自量力罢了。

结果让沐念初意外的是,慕尧煊居然什么也没说,只淡淡地看着她:我让司机送你。

咳不用了,我打车去就行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慕尧煊那双深邃中,带着冰蓝的眸子,专注地盯着她,墨瞳里似乎藏着溺水般的温柔,她就觉得有些心跳加快,于是很没出息地选择落荒而逃了。

一定是错觉,慕尧煊怎么会那么温柔地看她,真是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看着沐念初仓惶逃走的背影,慕尧煊心里叹了口气,这女人还真是一刻都闲不住,早知道让公司那边迟几天通知她去上班了。

进了昨天来过的公司楼下,沐念初被人事部门的经理领着登记,去所在的部门报道。

沐念初因为当时在大学除了学过企业管理之外,还多选修了一些语言学科,意大利语她倒是比较精通的,正好这家公司走了一名翻译,于是她替补了上来。

因此她抱着一叠资料,去了商务部报道。

商务部的杨姐性子比较和蔼,见人便是满脸笑意,令人如沐春风,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

小沐是吧,昨天人事部刚和我说过,我看看你的资料。

沐念初赶紧将自己的档案,放在了杨姐桌子上,而后静立在一侧等待着。

嗯,不错,今天先给你一些资料,你先熟悉一下公司的业务。

好的,杨姐。

商务部的办公室不是很大,中央是双列的格子间,员工都身形端坐,神色认真地工作着,组长何蔓将她安排在座位上,又关照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沐念初瞅瞅四周环境,虽然格子间很小,电脑也比较旧,即使开着空调,这么多人还是有些闷热。

但这感觉还不错,沐念初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对于这个公司,她并没时间了解多少,只是匆匆一瞥,但好歹是被拒绝了多次面试,现在好不容易收留了她,所以她心里还是有些感激的。

虽然以往的职位可是比这高出了不知道多少倍,但那些都已经是过去了,从现在开始她要努力地一点点靠自己拼搏。

就算是不让慕尧煊看扁,她也要争这一口气,沐念初暗暗下决心。

上午的工作十分简单,同事之间也比较好相处,沐念初以往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在沐氏集团,她既是千金的身份,又是上司,员工对她大多都敬而远之,此刻和这么多人一起共事,让她心里也生出一种满足感。

吃饭的时候,何蔓又特别关照她,拉着她一起去食堂。

以后你叫我蔓姐就行,我们商务部的人是最好相处的了,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

谢谢蔓姐。沐念初乖巧地回答。

正好是中午吃饭的时间,电梯前等了许多人,何蔓和沐念初两人被人群包围,突然间电梯口出现一阵骚动。

哎,你看见没,那个男人好帅啊。

对对,咱们经理前边的那人,似乎坐着轮椅,哇,但一点都不影响那浑身的霸道总裁气息啊!

你一天霸道总裁爱上我看多了吧,放心就你这样的,人家才不屑看一眼呢。

穿着露背红裙,身材火辣,留着大波浪卷发的女人,眉眼一横,撩了撩头发,嗤笑一声。

杜丽娜,你以为你这样的,人家就能看上了!

前边吵了起来,还有一些人正小声劝着,叽叽喳喳地吵得不可开交。

隐约听见,好帅,轮椅之类的字眼,沐念初心里一跳,下意识地就朝众人的视线望去。

可惜,她被人挤到了墙角,努力地伸着脖子,踮起脚尖,却正好看见隔壁的专用电梯,门将将关上,连点背影都没瞧见。

沐念初莫名有点小失落。

在想什么呢,慕尧煊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她当时投简历的公司,都是找的和慕氏集团完全没半点关系的公司,不可能会碰见慕尧煊的才是。

挤着地铁回了家,沐念初只觉得全身散架了一般,白皙美艳的脸上,汗水直流。

正准备上楼的时候,慕尧煊唤住了她:过来。

沐念初美眸转了又转,实在揣摩不出来那讳莫如深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不情不愿地换了鞋子走了过去。

晚上伺候我洗澡,还有你房间的东西我让人搬到了主卧。

慕尧煊说这话的时候,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倒是沐念初瞪着眼眸,翻来覆去看了他好几遍,确认眼前这人到底是不是慕尧煊。

别想多了,我只是不想父亲知道,我们还分房睡。

说不出来是什么心情,沐念初只觉得心里堵得发慌,浓密的睫毛垂下,遮住了眼里闪过的失落。

哦,原来这样啊。

第十四章 让人心疼

本来沐念初心里还有点小雀跃的,停了这话也不由得一落千丈。

上楼一看她的房间,果然东西都搬空了,主卧她进来的次数不多,不过这卧室的设计倒是分外的豪华,十分宽敞,采光度也比原先的房间好了不止一倍。

临睡前,沐念初照常伺候慕尧煊沐浴。

浴室内,瓷白的大浴缸,两个人进去绰绰有余,沐念初站在门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颊微微泛红。

放水啊,干看着水就满了吗?

身后传来慕尧煊的声音,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杵在门口的女人,俏脸上泛起红晕,显得异常的鲜嫩可口。

沐念初一怔,立刻反应过来,嘴里含糊不清地答应着,唔知道了。

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儿童不宜的事情啊。

真是自作多情,慕尧煊都明确表示了对她没有丝毫兴趣,结婚到现在也根本就没碰过她,她一定是得了妄想症。

沐念初蹲下身子,手上动作熟练地帮他脱了衣服,解开皮带的时候,沐念初感觉到头顶上一道灼热的视线,紧紧地锁住了她。

呃,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我?

虽然帮着慕尧煊脱了很多次衣服了,此刻被那双深邃沉默的眼神盯着,沐念初还是会心跳加速,面红耳赤,手中的动作也变得有些磨磨蹭蹭的。

许多天和她冷战,两人见面都俱是冷淡地瞥一眼就别开了脸,此刻被那柔弱无骨的小手不经意间擦过他的大腿、胸口,撩起了阵阵火星。

像羽毛轻轻地在心里拔弄着,慕尧煊死死压抑的欲、望,腾地一声就爆发了。

磨蹭什么,快点!

慕尧煊忍不住催促,嗓音沙哑,却在低头的时候,又恰好从她敞开的衣领看下去,那无限的风光,就在慕尧煊眼前晃来晃去。

啧,这什么破衣服,领子开这么大,一眼便能看见乍泄的春光。

慕尧煊闭了闭眼,墨黑的瞳中,早就不复清明,黑沉沉的似乌云压顶。

被慕尧煊一催促,沐念初就有些心急,偏偏这拉链死活拉不开,也不知道是卡住了,还是坏掉了。

以后不许穿这身衣服!慕尧煊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沐念初还在和拉链抗争,闻言倒是不在意地哼哼几声,手中的动作不停,真想拿剪子来剪掉。

慕尧煊见她低着头,眼睫垂了下来,在如玉的肌肤上,投下小块阴影,乖觉温顺的模样,眉头不自觉的舒展开了几分。

只是这女人丝毫没觉得自己姿势不对,眼前这副场景有点儿太让人血脉膨胀了,慕尧煊终于是忍不住了,偏偏这女人还义正言辞地和拉链抗争,而他腿间的欲望就这么站了起来,精神抖擞。

沐念初清楚地看到了某个部位,蠢蠢欲动,似乎有点儿不一样了,尴尬地抬起头来。

却正好对上慕尧煊那双被欲、望煎熬,通红的眸子,感觉到他呼吸蓦然急促起来。

那个,你这拉链唔

还未说完,后半句话,被迫咽了回去。

慕尧煊俯身,指尖捏着她的下颌,稍微用了些力,将她脑袋拉到身前来,沐念初摆脱不得,只能如同砧板上的鱼一般,任某人为所欲为。

经过上次在小岛上,那点微不足道的经验,沐念初总算在他狂风暴雨的攻城掠地之下,学会了呼吸。

一吻末了,慕尧煊放开了她,两人都是气喘吁吁的模样。

沐念初更是小脸通红,水润的唇微勾,犹如粉莲徐徐绽放,嗔怪地瞪了慕尧煊一眼,明艳动人,眼角眉梢俱是平日难得一见的风情。

那一刻,慕尧煊真想狠狠地将她抱在怀里,或者禁锢一般地压在身下,让她全身心都属于自己,不让别人看见哪怕一分一毫。

下一秒他双目微沉,目光微不可察地划过双腿,不,现在还不是时候。

沐念初本来心里‘咚咚’直跳,脑袋都有些晕眩,仓惶地站了起来,后退几步,靠在微凉的墙壁上,身体烫的有些吓人。

她这是怎么了?

低头朝着罪魁祸首看去,却正好看见慕尧煊眼眸不经意地扫过双腿,脸上的神情在她看来,更多的是懊恼和沮丧。

沐念初的心里狠狠地被刺了一下,慕尧煊的双腿因为意外瘫痪,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好。

室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沐念初第一次心里有点同情这个男人。

你的拉链好像坏了,我去拿剪刀来。

似乎是不想慕尧煊看见她这副哀伤同情的表情,沐念初下意识地找了个借口逃离了浴室。

真是笨女人!

慕尧煊刚毅的眉微扬,嘴唇边划过若有似无的笑意,看着那娇小的身子,消失在浴室门外。

一整夜两人各怀心思,慕尧煊听着耳边浅浅的呼吸声,黑眸明亮异常。

很快,他就用不着轮椅了,只是这女人似乎在同情他,还算是有点良心。

啊我的衣服呢?

才刚过七点,沐念初就精神奕奕地爬了起来,十分钟快速地洗脸刷牙,却在拉开衣橱的瞬间,傻眼了。

扔了,都是些什么破布,没点品味!懒洋洋的声音,丝毫不以为意。

谁准你动我的东西了,你这人讲不讲理!沐念初气急败坏地翻着衣橱,平日里她的穿的衣服,居然一件都不给她留,全部换新,我就是没品位,那你去找有品位的啊

沐念初碎碎叨叨地念着,丝毫不管慕尧煊在没在听,她就是觉得委屈,衣服虽然没多金贵,但慕尧煊甚至没告诉她一声,说扔就扔了。

你都是我的女人,你的东西哪样不是我的,我扔了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慕尧煊反问,眼里有着不耐烦,对于她的大吼小叫,眼神冷了下来,直勾勾地盯着她。

沐念初感觉到了压迫感,她怎么忘了,眼前的人可是慕家大少爷,只能将这憋屈吞到了肚子里。

惹得他不高兴,沐念初知道后果,只要他一句话,沐氏集团的下场有多惨,她不敢想象。

心狠手辣、性格冷漠,她怎么忘了,慕家大少爷并不是善茬。

看来这些日子,她过得太舒坦了,又或许是被慕尧煊所流露出来的,点点温柔所诱惑,得意忘形到忘了自己的身份。

突然沉默下来的女人,安静地站在衣橱前,随意挑了一件米色的裙子,拿到浴室换了,而后一声不吭地帮他穿好西装,打好领带,平日的嚣张气焰荡然无存。

慕尧煊低头望着眼前那颗小小的脑袋,眼里有种复杂的情绪。

坐在办公室,沐念初认真地投入到工作中,正整理着资料,突然隔壁的同事敲了敲中间的隔断。

小沐,你听说了没,咱们公司的老总要来视察工作?

视察视察呗。沐念初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双眸仍旧紧紧锁定着电脑屏幕。

那你知道咱们老总是谁吧?

好像姓陈吧,你不都工作了一年了,难道还不知道老板是谁吗?

我说的这个是新的不是旧的。同事恼怒地瞪了她一眼。

哪儿还有新的旧的?沐念初摇头轻笑,只觉得同事有点儿大惊小怪。

哎,你还不知道吧,陈总退下来了,新来的老板据说年轻有为,而且最主要的是长得帅,帅的惨绝人寰!

你都哪儿听来的消息,快点工作啦,蔓姐看到又要说你了。

同事瞪着溜圆的眼睛,惊魂不定地往四周望了一圈,吐了吐舌头,何蔓根本没在,刚来公司就被经理叫去开会了。

大家手头工作先停一下,我宣布一件事。何蔓进了办公室,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每个角落。

大致意思是新老板要来视察公司,全体员工需要全力配合,让总裁看到他们最积极的一面。

十一点的时候,办公室蠢蠢欲动,同事们交头接耳,神色兴奋,目光直直地盯着门口。

慕尧煊被人簇拥着,身后跟着方城以及陈总,还有公关部的杜丽娜等人,经过商务部的时候,慕尧煊迟疑了一下还是进来了。

全体都恭敬地站了起来,当慕尧煊那双冰冷而深邃的眸子,一一扫过每个人的时候,却没有看到想看见的人。

慕尧煊眼里,很明显的失望,一闪而过。

众人都抑制着激动的心情,等着那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

然而下一秒,慕尧煊只淡淡扫了一眼,就出了商务部。

那时候沐念初正好肚子疼,就去了卫生间,等她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一群人似乎簇拥着某个人,往电梯方向走去。

沐念初心想,这大概就是新来的老总了吧,架势还真大。

这边沐念初刚坐下,商务部杨姐就从办公室出来,手里拿着一沓资料来,放在她的桌上,看着她的眸子里带着些微微的疑惑,但很快就不动声色地掩饰下来了。

小沐,顶楼办公室送一下资料。

沐念初不过是刚来的员工,却被总裁亲自传唤,这其中或许有她不该探究的。

我吗?沐念初指了指自己鼻尖,有些诧异。

对,赶紧送上去吧,慕总要急用的。

拿着资料,沐念初心里还有些奇怪,‘慕总’新来的老板姓慕吗?心里有丝疑惑一闪而过。

乘着电梯直达顶楼,沐念初并没有上来过,办公室门口,秘书对她笑了笑,随即敲了敲门:总裁,您要的资料送到了。

嗯,让她进来!低沉的声音,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沐念初深吸一口气,有点想将资料交给秘书,掉头就走的冲动,秘书亲切地望着她微笑,还是算了。

推开门走了进去,沐念初愣住了,眼前的场景让人不多想都不行。

与《梦醒时人走茶凉》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