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僵尸》(江帅)免费在线结局

逍遥僵尸

时间:作者:风云二号

甜宠新书《逍遥僵尸》来袭,主角(江帅)免费在线结局。都市异能小说逍遥僵尸是大家喜爱的作者风云二号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 神药离妈妈,您只要吃了我这颗药,然后再好好修养七天,病就应该可以好了。将药丸推到离妈妈面前,江帅含笑道。离妈妈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有些不适应江帅的表现,怎么看怎么神神叨叨的。虽然这...

甜宠新书《逍遥僵尸》来袭,主角(江帅)免费在线结局。都市异能小说逍遥僵尸是大家喜爱的作者风云二号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12章 神药

离妈妈,您只要吃了我这颗药,然后再好好修养七天,病就应该可以好了。将药丸推到离妈妈面前,江帅含笑道。

离妈妈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有些不适应江帅的表现,怎么看怎么神神叨叨的。虽然这药丸看似不俗,江帅先前的魔术也很邪门,但要说这药丸能在七天时间就将她的急性心脏病彻底治愈,离妈妈还是万万不敢相信的。

毕竟,她的病可是好多国内的一线医学专家都没辙,江帅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有办法?

不过,望着江帅那真诚的笑容,离妈妈也没有拒绝,反正看这个药也不像是毒药,吃了也无妨。

你倒是会逗我开心,若是被你这药把我这病治好,那人家那些专家还不气死?摇了摇头,离妈妈温和一笑,伸手准备接过那药丸。

喂!你在干什么?突然,一声尖利的嗓音传来,打断了离妈妈的动作。

白院长?离妈妈的目光投向了门口。

病房门口,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子大步走了进来,身形高挑,曲线丰满,尤其眉宇间更是透着一股知识分子的优雅气质,配合她此刻白皙脸上的薄怒,令人不敢轻易接近。

白玲,人民医院的院长,国内医学界公认的天才,不到三十岁,就拿到了博士文凭,并当上了江海市人民医院院长,是不少男性追求的对象,只可惜,白玲醉心于医学,对自己的终身大事倒是看的比较开,从来不着急。

白玲刚刚去过一个重症病房,在路过这里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男的,所以就多看了一眼,却不像让她看到了极为危险的一幕,那陌生小子,竟然胡乱喂病人药吃。

江帅手上那圆润颗粒,一看就是某种不知名的药丸,总不可能是糖果吧!

你是谁呀?怎么可以随便给病人吃药?来到近前,白玲目光从那药丸上落在江帅脸上,很是严厉地斥责道。

江帅不由咧嘴,又碰到自以为是的了。不过,当他抬头看向白玲的时候,眼底却是一亮,妈的,又是个大美女。

白玲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江帅面前,也不避讳,距离不到一尺,平坦的小腹正对着江帅,白大褂虽然宽敞,却无法掩饰其傲人的身材,江帅甚至能嗅到一股带着温度的香气。

白玲心里却在大叹,现在的年轻人太莽撞了,不知道病人都是很脆弱的吗?而且,眼前这家伙,眼底精光闪闪的,一看就是好色胚子,若不是看他年纪差了自己好多,白玲还真不愿意离他这么近。

你是谁呀?目光跟随着白玲身上那玲珑浮凸的曲线游走了一圈儿,最后落在离梦的脸上,江帅挑着嗓音道,语气里自带着不屑。

哦,小帅,这位是白玲白小姐,这里的院长。离妈妈插话道,对白玲的印象不错,在医院这些日子,除了离梦之外,白玲也很照顾她的。

你可别看白玲小姐年纪轻轻,在医学上可是国内一线的专家。顿了顿,离妈妈望着江帅又道。

白玲却是有些不自然地眨了眨眼,心中有些尴尬,一线的专家,却无法治愈离妈妈的病,真是很不好意思。

哦专家啊。听说专家不都是专门忽悠人的吗?要不然,您的病情也不会拖到现在了。剑眉挑动,江帅阴阳怪气地道,敢说他刚才是在乱喂药,真是太没有见识了。

江帅手中这颗药,在凡间,可以称为神药了,这是他当年修仙的时候,师父给的筑基丹,有洗经伐髓,彻底改变身体构造的功效,凡人吃了,足够起死回生了。

离妈妈,这小孩子是您什么人?怎么能给您乱吃药呢。正正地白了江帅一眼,白玲望着离妈妈道,话刚说完,那犀利鄙视外加厌恶的目光就又落在江帅的脸上了,喂,赶紧把你那颗破药扔了,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会是外面专骗人那些江湖郎中给你的吧?是会害了离妈妈的。

江帅轻吸了一口气,生气了。

江湖郎中?他竟然说自己这颗神药是从那些骗人的江湖郎中手里买的?还说自己是小孩子?江帅虽然善良,但最讨厌人家说自己小孩子了,自己现在都忘记自己到底活了多少年了好不好!

喂,这位美女,我是离妈妈的女婿,离梦小姐的男朋友,我喂什么给离妈妈,管你毛事?站起身,江帅毫不客气地道。

秀眉一皱,白玲不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心中暗惊,这小子年纪不大,倒是非常霸气啊,尤其那眼睛,白玲直视的时候,竟是感觉到一丝寒意。

我是这里的院长,我有权保护病人。深吸一口气,白玲鼓起勇气道。

切!江帅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她,回过头,再次将药丸递给了离妈妈。

白院长不要生气,小帅没有恶意,也是想逗我开心罢了。这药丸闻上去挺香的,不会有大碍,再说,我这病

说着,离妈妈的脸色又阴郁了起来,也没有再继续讲话,接过药丸,直接吞了下去。

离妈妈!

妈!

白玲惊叫,而同时,提着一堆早餐的离梦也刚好看见了这一幕,也是惊叫出口,旋即大步冲了进来。

你,你给我妈妈吃了什么啊!看都没看江帅,离梦便冲到了妈妈床前,惊慌地上下打量着妈妈的脸色。

神药。可以起死回生,七天之后,你妈妈的病就好了。江帅抱起双臂,漠然道。本来挺好的心情,被这俩女人全毁了,好心当成驴肝肺。

起死回生?呵呵,一旁的白玲冷笑,小伙子,病不是靠吹牛就可以治疗的,如果离妈妈的病情有什么恶化,看我怎么教训你,哼!

话毕,白玲便气哼哼地离开了病房。

这时,由于先前的争吵,两位男医生也走进了病房,二人的目光同样不善,无比鄙视地盯着江帅,好像江帅就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逼一样。

白玲在医院里可是很出名的,不说她院长的身份,单是她的聪明才智以及娇好美艳的面容也足够迷死所有男医生。

而现在,女神生气,正是追求者表现的机会啊。

白院长,用不用我报警把这小子抓起来,万一病人有个三长两短他跑了怎么办?一位脸上长着不少痘痘的青年医生道。

没错,干脆让我把他扭送到派出所得了。另一位又矮又胖的医生咬牙切齿地道,说着就开始撩起袖口,准备动手了。

白玲回头白了二人一眼,这两个人天天像苍蝇一样盯着自己,唯恐天下不乱,对他们,白玲没什么好脸色。

李医生、郝医生,这里的事情就不用你们操心了,还是赶紧忙你们自己的去吧。话毕,白玲又看向江帅,无比严肃地道: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再敢这种连小孩子都不会做的傻事,还有,如果离妈妈病情因为你的那颗破东西有所恶化,你就等着坐牢吧。

说完,白玲没有再逗留,大步走出了房间。

真是的,哪儿来的毛头小子,胆子倒是不小。

应该是无知者无畏,等到离妈妈病情恶化的时候,他就哭吧。

喂,小子,你哪儿冒出来的?以后好好学习,别相信那些江湖郎中的话,哈哈。

离梦小姐,这小子是你什么人?如果你不认识,我们可以帮你把他赶出去。

李医生和郝医生并没有离开,反而一人靠了一处门边,大肆对江帅打击,虽然白玲走了,可眼前的离梦同样是个美女,在美女面前表现一下也不赖,万一被美女看上,那就爽了。

而离梦这才发现,旁边这个家伙竟然正是昨天那个怪物,让自己一晚上没睡好觉的帅哥。

不用了,他,他我认识的。两位忙自己的吧。离梦的态度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翻转,俏脸有些微红,语气也很不自然。

两位医生皱眉,看离梦这表情,显然跟江帅关系匪浅啊,于是,二人看向江帅的目光里更加阴毒,一个毛头小子,不就是长的好看点儿吗,要本事没本事,还很白痴,怎么会和离梦这种大美女走的这么近?

难道现在女孩儿都喜欢一无是处的小白脸?

不过,两位医生并没有将这些说出来,而是牵强地对着离梦一笑,离开了房间。人家已经下逐客令了,再不离开,就会影响在美女心中的印象了。

是,是你呀。离梦转头看向江帅,想想江帅那妖孽的势力,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离梦,都感觉低人一等。

你好好照看你妈妈吧,过几天我再来。江帅摇了摇头,起身踱步走出了房间,还暗暗感叹,好人没好报,好人难当啊!

江帅本来想着跟离梦套套近乎,找个机会验证一下她是否具有修仙的资格,现在被白玲和那俩煞笔医生一闹,完全没心情了,还是等过几天再说吧。

而江帅的身后,离梦却是痴痴地目送着江帅离开,她现在连自己都有些懵了,不知道到底对江帅是一种什么感觉。

毕竟,江帅那么年轻,小了自己将近十岁,若是继续发展,说成姐弟恋都有些牵强了。

不过,想到江帅对自己的态度,离梦心里还是暗暗有些高兴的。

第13章 难缠的女孩

小梦,他是你的男朋友吧?病床上,离妈妈温和道。

哎呀,妈!鼻子一皱,离梦有些害羞,您就不要瞎想了,怎么可能呢,他那么小。

小怎么了?我看他就很懂事,而且对你也很好。

您怎么就看出他对我很好了?心虚地眨了眨眼,离梦道,心里却是很想知道妈妈的想法,毕竟,人家是过来人,看人很准的。

我从他看你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他很在意你。离妈妈道。

娇躯一扭,离梦不好意思地坐在了椅子上,却是不予反驳。

对了,小帅是干什么的?是变魔术的吗?他今天给我变了个魔术,真的很神奇,下了我一跳。轻吸了一口气,离妈妈忽然感觉自己精神好了很多,挣扎着靠在床背上道。

魔术?离梦诧异,而离妈妈正指着她旁边桌子上的水果。

他也,什么都没用,就将水果变成这样了,我刚开始还以为这是他提前准备好的道具的,没想到是真的苹果。

看着那个莲花一样的苹果,离梦不由得想起了昨天的事情,江帅,这个英俊的年轻小伙子,简直就像是梦一样,太难以理解了。

妈,我和他不是一路人。撇了撇嘴,离梦的脸色忽然变的黯然起来。

怎么了?离妈妈皱眉,自己的女儿她是最清楚的,一向都很强势,而现在看上去,离梦的脸上竟是有一种自卑的表现。

离妈妈想不明白,江帅虽然魔术变的很好,可也不至于让自己这个一向强势的女儿自卑吧。

妈,您知道吗?我现在已经是城委办公室总管了。就是他安排的,连城委长都对他非常尊敬。还有,还有金斧帮,江海市最大的地下势力头目,都口口声声叫他为江哥,所以,所以我有些怕稍微地思索了一番,离梦还是将昨天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然而,一席话下来,就连自认阅历丰富,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的离妈妈都震惊了,江帅不过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而已,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病房一时间变的安静,如此情况,就连离妈妈也不知道该如何开解女儿了,像这样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离妈妈确实不知道该不该让自己的女儿跟他。

就在离妈妈考虑是不是该再考验江帅一段时间的时候,江帅已经回到自己的公司了。

既然不打算立刻对离梦进行根骨验证,那就该去一趟灵山县了,至于今天在医院碰到的那两个傻逼医生,有的是时间修理他们。

哼哼,等到七天之后,看老子怎么修理你们。站在公司门口,江帅剑眉挑动,暗自笑道。

公司的门是玻璃的,非常干净,这时候,坐在前台里面的林晓迪正在盯着玻璃看,一双秀眉都拧巴到一块儿了,心想,这是哪儿来的傻逼,对着玻璃傻笑?

喂,要讨饭到别的地方去,别站在这里碍眼。小嘴一嘟,林晓迪上下打量了一番门外的傻逼,很是厌恶地骂道。

江帅不由得愣了,抬眼看向林晓迪,旋即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推开门走了进来。

看来自己之前坚持不用小孩子当员工的道理还是非常正确的。

嗨嗨,你怎么还进来了?都说了要饭去别处啊!我这里什么都没有,我都没有发工资呢,现在还饿着呢。林晓迪巴巴地从前台跑了出来,边跑还边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

从家里跑出来这些天,所有的银行卡都被老爸停了,老板又不来,林晓迪已经凑合好几天了,哪有闲钱给乞丐?

而江帅却是不理会,轻车熟路地往二楼走去了。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这里不是你家啊,你给我出去!见江帅理都不理,林晓迪一下子就怒了,大跑两步,上去就揪住了江帅的胳膊。

但是,林晓迪吃奶劲儿都用出来了,愣是没有拉动,而且她发现,这乞丐的胳膊跟钢铁一样坚硬。

这么好的身体,吃的肯定比我都好!松开江帅,林晓迪小手叉腰,愤愤地盯着眼前正在上二楼的背影,心中更气了。

连乞丐都敢欺负自己了,难道离开家,我林晓迪就真的一无是处?

混蛋,你再不离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林晓迪彻底怒了,小手直指江帅的背影。

烦,非常烦,江帅正在回忆着师父教过的高超医术,实在不想理会她。

林晓迪已经开始寻找武器了,她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四处一扫,果断地抓起一个烟灰缸,大步朝着江帅走了过去。

林晓迪长的小巧玲珑的,而且是娃娃脸,连走路的姿势都非常可爱,配合头顶的马尾辫,更是活泼之极,就连此刻发怒的样子都极为可爱。

在走到江帅身后的时候,林晓迪二话不说,直接跳跃而起才勉强将手里的烟灰缸砸在了江帅的头上。

叫你嚣张!

铛!

烟灰缸应声落下,从江帅头顶溅落,掉在了木质地板上。

然而,林晓迪却看都没看地上的烟灰缸,大眼睛骤然圆瞪,嘴巴夸张地张开,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她的面前,那被当头砸了一下的背影,依然在不急不缓地上楼,根本没有半点儿受伤的痕迹。

我的天儿啊!难道我已经饿的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愣了半晌,林晓迪才抬头看了看江帅,又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烟灰缸,喃喃自语。

江帅倒是不生气,只想着赶紧收拾东西闪人,这小姑娘可真是烦人。

上了二楼之后,江帅再度像回家一样直接走到了角落的保险箱面前。

喂!你,你想干吗?不要动那个保险箱!跟上来的林晓迪着急了,她来的时候,就有人告诉过她,别的什么都不用管,只负责看好那个保险箱就可以。

在林晓迪看来,那保险箱里肯定是一笔巨款,她的工资就从这里来,现在竟然有个乞丐明目张胆想要打这保险箱的注意,欺人太甚啊,真当我林晓迪是吃素的?

没有继续跟上去,林晓迪站在了原地,小手叉腰,大眼睛眯成一条缝隙,其中闪烁着清澈而精湛的目光。

死乞丐,你要是敢动那保险箱一下,不用警察叔叔出马,我就能把你打成猪头!林晓迪阴恻恻地说着,说话的同时,她已经掏出了手机,找到了她大哥林宏伟的号码。

可就在这时,江帅的一个举动,让林晓迪打消了接下来的动作。

江帅不紧不慢地掏出一把钥匙,开了第一道保险,又轻车熟路地输入了一连串巨长的密码,那保险箱就那么啪一声轻易地打开了。

嘶林晓迪倒吸冷气,嘴巴又张开了。

天啊,你,你不会就是江帅江老板吧?愣了半晌,林晓迪才艰难地叫出一句。

你终于认出我了。淡淡地看了林晓迪一眼,江帅将几样东西放进自己的帆布包,然后又锁上了保险箱。

林晓迪长的虽然非常可爱,不过对这种烦不胜烦,胸大无脑的小姑娘,江帅着实不敢招惹,多年的阅历让他明白,这种女孩儿,看一看或者做点别的什么事情可以,但是却无法沟通啊。

她们的世界观价值观以及各种观完全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

咯咯果然,江帅还没有想完,林晓迪就笑了,笑的花枝乱颤,有些婴儿胖的身体不停颤抖,一张娃娃脸更是笑的跟神经病一样。

老板啊,对不起哦,我就是再多一个脑袋,也想不出您就是老板啊。您看您这么帅,这么年轻就当上老板了,哎呀呀,我真是对您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

在说到连绵不绝的时候,林晓迪还伸出莲藕一样的胳膊像灵蛇一般游动了几下。

江帅愣住了,果然不出所料啊,胸大无脑啊。

乖乖,老板啊,您这个脑袋是什么做的?会不会是以前做过手术,变成有机玻璃了?为什么我刚刚打你你都没反应呢?

哦对了,老板,您收拾东西,是不是准备去灵山县啊?一定要带上我哦,还要请我吃大餐,我都快饿死了。这笔生意可是我帮您找到的呢。

老板,您真的能治神经病?您知道神经病是什么概念吗?

屁颠儿屁颠儿地站到江帅身后,小手抚摸着江帅的脑袋,林晓迪开始喋喋不休了。

苍天。江帅深吸一口气,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立马起身,二话不说就大步出门。

喂,小老板,等等我啊!林晓迪追了出去。

不但追了出去,林晓迪很不客气地跟着江帅坐在了他的白色奥迪上面。

哇,小老板,您果然少年有成啊,这么年轻就有自己的事业了,再也不用看看老爸的脸色,我好羡慕你哦。瞪着大眼睛,四处打量着江帅的豪车,林晓迪又开始了。

喂,能不能把老板前面的修辞手法去掉?回过头,江帅白了她一眼?

修辞手法?林晓迪眨了眨眼,若有所思道:你是说那个小字?你本来就不大吗,看上去都没有我成熟呢!

噗哧!江帅差点儿吐了,就你这胸大无脑,长了一张六十岁都带婴儿肥的脸,也敢说成熟?

姑娘,闭嘴吧,不然小心我开除你。又是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发怒的心情,江帅威胁道。

呃眼睛一瞪,林晓迪顿时捂住了小嘴,再不敢多言。

第14章 贩你妹!

达灵山县之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按照那则广告所说,病人在灵山县大唐集团,而大唐集团总部,是一处庄园的形式,设立在一处山顶,以江帅现在的行程,赶去的话,估计已经是晚上了。

所以,江帅打算就近找一家酒店住下,明天再去。好在灵山县发展的还可以,大大小小的酒店不少,找个落脚的地方并不难。

吃过饭,洗了澡,江帅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修炼了,并且明令禁止林晓迪同学入内。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江帅隔壁,林晓迪穿着卡通睡衣,一双小腿裸露在外,正在地上来回踱步。

秀眉微皱,林晓迪嘟着小嘴,小手放在嘴边,一双大眼睛眯成缝隙,咕噜噜左右转动,一脸的若有所思。

她的脑海里,正在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她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老板,也就是江帅,说实话,在看到江帅拿出保险箱钥匙的时候,林晓迪内心是非常震撼的,她确实没有想到,传说中的老板,竟然是一个屁大的孩子,用她的话说,还没有自己成熟呢。

如此年轻,就能拥有自己的公司,不简单。更重要的是,当初林晓迪进入这家公司的时候就有所怀疑了,因为面试她的人她自从她进了公司就从来没见过,整个公司就她一个前台,好像个皮包公司一样。

而且,以林晓迪的经验来看,面试她的那个人显然不普通,西装革履的,开着黑色奥迪豪车,说话霸气无比,自带着一股威严。林晓迪想,那个面试她的人应该也是江帅的手下,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竟然能够拥有这样的手下,显然势力强大。

有问题啊!

林晓迪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些新闻里经常看到的画面,某某某现年二十,靠非法经营建立自己强大的地下王国

嗯,这家伙一定是个不法之徒,不然怎么会这么小就混的这么好呢?一屁股坐在床上,两条小腿随意地踢腾,林晓迪悠悠地念叨。

脑海中,她开始仔细地回想今天江帅所做的一切,想要从中找到些蛛丝马迹。

林晓迪自认是个好孩子,而且她老爸也经常教育她,要严厉打击违法犯罪。不过有一点,林晓迪的老爸虽然非常痛恨那些不法之徒,但不喜欢麻烦警察叔叔,他喜欢自己的动手,因为,他是个军人!

对了,那个保险箱!突然,林晓迪眼底精光一闪,想到了某种可能。

上午的时候,由于江帅挡在保险箱面前,所以林晓迪并没有看到江帅将什么东西装进了那个帆布包里,更不知道那保险箱里到底有什么。

不过现在,林晓迪依靠自己绝顶聪明的才智,已经想出来了。当然,绝顶聪明,是她自己给自己的评价,跟别人无关。

嘻嘻坐在床上,林晓迪笑了,还想骗我?小家伙,你一定是个贩卖文物的!

如是一想,林晓迪更加断定了,要不然她的老板怎么会穿的跟个考古学家似得?而且随身带着一个古董一样的破包?

一定没错了,贩卖文物,大罪啊!

敢在姑奶奶面前贩卖文物,你可真是瞎啊。想着江帅那张带着墨镜的脸庞,林晓迪慢慢点头,心中已经有计划了。

她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制服这个贩卖文物的家伙,然后好好在她老爸面前嘚瑟一下,谁让他老说自己除了长的好看点儿外,别的一无是处呢。

喂,王威,知道我是谁吗?林晓迪掏出自己贴着卡通娃娃的手机,打通了一个号码。

小,小迪?电话对面,一个身形魁梧的年轻人激动地道,你,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我太激动了,是不是,是不是你想通了要做我女朋友啊?

做你妹呀!我现在有点儿事儿需要你办。林晓迪大大地翻了个白眼。

什么事?电话对面的男子皱起了眉头,有什么事情能难住你林晓迪的,你只要跟你爸说一声,把整个江海市拆了都没人敢说什么的。

你废话什么?到底帮不帮?林晓迪再度翻了个白眼,她当然知道她老爸和她两个哥哥的厉害,可是她现在属于离家出走啊,怎么能让他们知道。

帮,帮,一定帮,为了你,我上高山下火海

行了,别啰嗦了。你赶紧带些人以最快的速度来灵山县,然后这样抱着手机,林晓迪悄悄地跟王威商量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林晓迪忍不住嗨嗨发笑。

江帅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修炼,身体表面被一层乳白色的天地灵气所覆盖,嘴角挂着一抹享受的笑容,感受着天地灵气入体之后那种熟悉的力量感和舒适感。

然而,半个小时之后,江帅的门就被敲响了。

咚咚的声音传来,江帅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用脚后跟都知道是谁在敲门。

几秒种后,咚咚的敲门声就演变成了噼里啪啦的砸门的声音,跟强拆一样。

老板,您行行好,就开开门吗,我自己不敢睡觉哦林晓迪纯真的娃娃嗓音传来,听的江帅起了一声鸡皮疙瘩。

无奈,江帅只好退出了修炼状态,虚空中弥漫的天地灵气快速地隐没不见了。

怕什么?放心,不会有人打你这种小孩子的主意的。打开房门,望着门口矮了自己一头的林晓迪,江帅懒洋洋地道。

老板,真的,我怕黑。皱了皱琼鼻,林晓迪说的认真。

你可以开着灯睡觉。江帅翻了个白眼。

可是,我又怕一个人睡觉!林晓迪嘟起小嘴,一脸的委屈。

我靠!江帅郁闷了,尼玛,就你这胆量,你是怎么长大的?

话毕,江帅也没有办法,转身走进了房间,林晓迪便屁颠儿屁颠儿的跟了进来。

嘻嘻,我就知道,小老板您最好了,长的又帅又善良,我好喜欢你哦。

听着林晓迪发嗲一样的嗓音,江帅后背渗出冷汗,被这家伙喜欢,还不得烦死?

对了老板,您既然这么好,能不能帮我洗洗袜子啊?突然,林晓迪停了下来,从背后拿出两只白色的袜子!

江帅愣住了,看了看那双白袜,又看了看林晓迪那闪闪的大眼睛,感觉自己这么多年来积累的所有阅历和经验全部崩塌了。

不得不说,见过脸皮厚的,可从来没见过厚到这种程度的,让老板给你洗袜子,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林晓迪,你听清楚了,我是你老板,不是老爸啊!江帅很生气,嗓音提高了不少。

然而,林晓迪却没有表现出半点儿的害怕,她两只小手一手拎了一只袜子,就那么毫不客气地抱住了江帅的手掌。

江帅张开的嘴巴都要流出口水来了,他愣愣地看着那两只袜子在自己的手掌里肆虐,心中怒吼:你大爷的,老子是有洁癖的好不好啊!

小老板哦,人家从来没有洗过袜子嘛,洗不干净怎么办?人家嘴讨厌脏袜子了,您就帮帮忙吗。林晓迪用鼻音道,娇躯扭来扭曲地撒娇。

如果可以,江帅真想一拳把这家伙打爆,太他妈烦人了。

下,下不为例!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打人的冲动,江帅用两只手指将袜子接过来,一字一顿地道。

嘻嘻,知道了啦,人家以后打不了买上一堆袜子,就不用洗了。不过,您得先给我发工资,人家没钱。

哦,我的个天儿啊!江帅翻了个白眼,再不想逗留,起身去了卫生间。

进了卫生间之后,江帅站在镜子前,看了看手里两只白色袜子,摇头苦笑了一声,暗暗感觉这会是遇到克星了。

而林晓迪,江帅的背影刚消失在卫生间,便立刻扔掉两只拖鞋,光着白玉般的小脚,蹑手蹑脚地摸到了江帅的床边。

贩卖文物,还在来之前开了保险箱,一定是取了什么文物想要在这灵山县卖掉,就给你来个人赃并获。

嘻嘻想着想着,林晓迪又不自主地笑了,花枝乱颤啊。

在床上扫了几眼,林晓迪便找到了江帅随身带着的帆布包,在她看来,这包里肯定是贵重的文物,为了掩人耳目,所以才用这么破的包来装。

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老爸知道了,一定会非常惊讶的。林晓迪激动地拿起了那帆布包,边暗自发笑,边埋头寻找。

果然,帆布包里都是文物,除了不少晶莹剔透的银白玉瓶之外,还有几块绿色的玉块,还有不少其他看上去非常古朴的东西,有不少林晓迪根本就看不出是什么。

尤其是那把小小的金色短剑,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东西,短剑金光灿灿,表面似乎有着一层金芒流动,耀眼无比,而且那剑身之上更是有着非常精美的雕纹,纹路流畅而复杂,间隔均匀,宛如一个个繁体字一样。

乖乖,这么多文物?小子,你死定了。瞪眼看着这些东西,林晓迪惊讶道。

你说谁死定了?一道低沉的嗓音从耳边传来,打断了林晓迪的思绪。

啊!猛地一惊,林晓迪一个跳跃便坐在了床上,抬眼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小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后了。

你,你想干嘛?我告诉你哦,别乱来,我已经叫人了。你个死文物贩子,你就等着坐牢吧。一手紧抓着那个帆布包,一手指着江帅,林晓迪有些慌乱地道。

毕竟是小女孩儿,眼前站着的可是大大的文物贩子,万一把对方惹急了,救兵又没有到,那就危险了。

文物贩子?江帅眨了眨眼睛,看了看林晓迪那看到罪大恶极之人一般的眼神,再看看她紧抓着自己的帆布包不放,江帅就郁闷了,敢情这货以为自己是贩卖文物的啊。

贩你妹啊!拜托,你的大脑能不能正常运转一会儿?眼睛一瞪,江帅所有的好脾气都被林晓迪搞没了。

与《逍遥僵尸》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