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死不了》(宁凡)免费在线结局

我真的死不了

时间:作者:杀手哗啦啦

甜宠新书《我真的死不了》来袭,主角(宁凡)免费在线结局。都市异能小说我真的死不了是大家喜爱的作者杀手哗啦啦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我是神医的师傅只有一个人?柳国邦神情再度暗淡下来听到这样的话,柳寒烟的神情也落寞下来,她明明和宁凡交代清楚,怎么宁凡还是一个人来?警卫点点头:是的,只有一个年轻人,不过...

甜宠新书《我真的死不了》来袭,主角(宁凡)免费在线结局。都市异能小说我真的死不了是大家喜爱的作者杀手哗啦啦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十二章:我是神医的师傅

只有一个人?柳国邦神情再度暗淡下来

听到这样的话,柳寒烟的神情也落寞下来,她明明和宁凡交代清楚,怎么宁凡还是一个人来?

警卫点点头:是的,只有一个年轻人,不过他自称是神医的师父

神医的师父?

柳国邦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十几年前见神医的时候,神医已经是老态龙钟。

怎么可能有师傅?

而且,就算是神医真的有个师父,就凭借神医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可以当他的师傅?

不过人总归是来了,也不能直接轰出去,至于什么神医的师傅,柳国邦自然是不信。

请他进来吧。

警卫匆忙跑出去,不一会,在他的带领下,一位面容坚毅的少年进入了柳家别墅。

看到一身休闲运动装,年轻俊秀的宁凡,柳国邦眉头皱得更紧,不过没说什么。

倒是柳寒烟性子急,一把抓过宁凡的胳膊:你怎么回事,说好的带你长辈来呢?

宁凡淡淡瞥了她一眼:我也告诉过你了,我自己一个人来。

柳寒烟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柳国邦拦下,他勉强直起身子:小兄弟,你到底是什么人?

宁凡淡然道:我说了,我就是那个神医的师傅。

什么?!

柳国邦皱着的眉,觉得这个小子有些太过放肆:年轻人,这种玩笑可不好笑,你要是真的认识神医,麻烦引荐一下,否则就休怪老夫请你走人了!

也不怪柳国邦生气,要是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前来,他可能还会请教一番。

可眼前的少年不过十八九岁,穿的也是普通运动服,竟然敢说自己是神医的师父,也不知道是他傻还是别人傻?

要不是因为眼前的少年和当年神医确实有几分相似,柳国邦早就把他轰出去了。

宁凡心头没有任何波澜,摊了摊手,道:我可没闲工夫来这里骗人,至于信不信,是你的事情。神医已经死了,否则我也不会替他前来。

他来这里一来是为了履行当年诺言,二来,也是有着自己的心思,这些凡人当然不会让他动怒。

什么?你说神医死了?!

柳国邦干枯的手紧紧抓着一旁的拐杖,上等的黄花梨木雕刻的龙头上,竟然多出了几道痕迹!

中品武者?宁凡眉毛一挑,眼前这个老头竟然还是修炼之人。

修炼一道,从后天入先天,已经可以劝退99.99%的人,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不过是后天境界。

而后天境界中,也有着三六九等。

由最开始的武者,到后来的武师、宗师

只有修炼到凡人的最高境界,才能跨入先天,开始练气!

而眼前这个老头,就是武者中的中品境界!

宁凡到这个时候才明白,当初他算过,这个老头明明可以活到九十多岁,可现在八十多岁就已经买进了鬼门关。

原因就是,他动用了全身气血去修炼,虽然勉强从下品武者突破进入中品,可寿命也缩短了近十年。

见到柳国邦不信,宁凡只好从怀中掏出一沓书信。

看到信封上的字迹,柳国邦整个人,仿佛被人抽了魂魄,眼神瞬间暗淡下来。

这一沓书信,就是柳国邦自己写的,全都是寄给霍思淼的。

为什么霍思淼这些年音信全无,为什么这些信会出现在一个小辈手中?

自然是只有一种可能了。

哈哈咳咳,哈哈!看来真的是天要亡我柳家啊!

柳国邦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悲痛,满是沟壑的脸上布满泪珠,这是一个经历过生死的老者,对死亡最深的畏惧。

看着爷爷痛苦的样子,柳寒烟也是心痛不已,连忙抓紧宁凡的胳膊,声音近乎带着哀求:求求你救救我爷爷,你既然认识神医,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烟儿,爷爷不是怕死,爷爷只是担心你啊!那个何家

爷爷

柳家能有现在这个局面,全靠着柳国邦一个人苦苦支撑,哪怕是这样,也不过是在何家等大家族面前岌岌可危。

所以柳国邦失声痛哭,更多的是是为自己的家族,是为自己的孙女。

可以想象到,一旦自己去世,何家必定会像一头恶狼

想到这里,爷孙一时间不由得都露出绝望的神情。

宁凡瞧着这爷孙俩,清了清嗓子,道:我说老家伙,再过几天你就满八十五岁,活得算久的了,你还嫌不够?

众人,皆是色变!

柳国邦则是瞳孔一缩,心中泛起了滔天巨浪!

柳国邦是谁?

战功赫赫的杭城名将,哪怕是退役了几十年,他的资料也是绝密,对外更是连年龄都不会透露。

不仅如此,他的修为更是整个柳家最大的秘密,也是柳家最大的依仗!

而他燃烧自己寿命提升修为的事情,是他烂在肚子里的秘密,酒量柳寒烟都不曾知道!

再次看向宁凡的时候,柳国邦已经变了神情,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柳寒烟如此不尊敬自己爷爷的话,哪里还能容忍宁凡继续说下去,立刻对着外面吼道:警卫,警卫,把他给我赶出去!

话音一落,几个拿着警棍的人立刻围上来,把宁凡围在其中!

真要赶我走?不要我救你爷爷了?宁凡问道。

我我自己能救,不需要你!

宁凡撇撇嘴,盯着柳寒烟,耸耸肩说道:我说的可是实话,要是我不出手,就是把你最珍贵的宝物献出去,也没能人能救得了你爷爷。

说着,宁凡还有意无意的瞥了柳寒烟的胸口一眼。

滚!!!柳寒烟气得浑身发抖,她没想到宁凡竟然何家那些无耻混蛋一样,觊觎她的身体!

怎么突然发这么大火?

宁凡有些不知所措,不就是一块灵石嘛,难不成还比她爷爷一条命重要?

临走前,宁凡还是有些依依不舍的望着柳寒烟的胸口的那块项链,里面就是他所需要的灵石!

警卫,立刻把他给我赶出去!

柳寒烟气得快要爆炸,这个流氓真是色胆包天,临走前竟然还用那种目光看着自己。

第十三章:冷漠的全班

在几个警卫的护送下,宁凡被赶出了柳家大院。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你脑袋里面的瘤子本就是个麻烦,再加上你燃烧寿命,好自为之吧!

宁凡淡然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众人耳边。

瘤子?!

听到这个词的柳国邦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连苍老的身体都开始颤栗起来!

当初给他诊断的医生,可是中央派来的,绝无泄密的可能。

难不成,这个年轻人只是看了自己几眼,就能完全诊断出自己的病症?

上一个可以做到这样的人,正是已经不在的神医霍思淼!

看到爷爷的异样,柳寒烟连忙问道:爷爷,你怎么了?

深深叹了一口气,柳国邦开始缓缓讲述,关于他消耗寿命修炼的事情。

听完这些,柳寒烟美目中闪过无数光彩,一是因为爷爷说的事情太过精彩离奇。

二来,她更是震惊于宁凡!

这些连她都不知道的秘密,宁凡一个第一次柳家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些?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宁凡真的不凡,说不定他真的可以治好爷爷!

柳寒烟一双美目中闪过激动,连忙冲着管家挥挥手:管家,快,快把宁凡拦下,赶紧去!

管家这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赶紧带着几个警卫跑出去,可外面连个人影都没有。

管家一脸迷茫的挠着头,柳家门口的这条宽阔大道往东往西都是笔直的一条路。

这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怎么可能连一点人影都看不到?

心里想不通,管家只好又喘着气跑回去:大大小姐,那人消失不见了!

听到管家心急如麻的声音,柳国邦刚刚还焕发光芒的瞳孔,瞬间又暗淡了下去。

好不容易寻找到的一线希望,竟然又再次断送,开始被自己亲手断送的。

摸着自己疼痛的脑袋,柳国邦知道宁凡没说谎。自己脑袋里面的瘤子和修炼的内伤,这些都是致命的。

唉,都怪我啊,是我老眼昏花啊!

柳国邦深深叹了一口气,瘫坐在床上。

柳寒烟也陷入深深的自责中,都怪她不相信宁凡,人家好意前来,她却把人给撵走了。

谁谁让用那种眼神看自己,还专门盯着自己的胸看?

柳寒烟攥着手指,满脑袋里都是这个一会好一会坏的家伙。

爷爷,你别担心,不管他要什么,我都会再去把他请过来的,我一定会治好您的病!

被柳寒烟撵出来,宁凡倒是无所谓,那颗灵石一定是他的,取回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不过现在

《风水大师陈道玄亲临杭城!》

突然,不远处的一块牌子引起了宁凡的注意,上面并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只不过是这一句话而已。

可知晓内情的人都懂,眼前这块牌子可是矗立在杭城电视塔上的,是全城最大,也是位置最好的广告牌!

只要是杭城数得上的企业公司,都以能在这里登上广告为荣!

可现在,这一面硕大的广告牌上,竟然只印这么一句话而已。

陈道玄是谁啊?

不知道啊,连网上都搜不到这个人,估计是个什么骗子吧。

听着路人的交谈,宁凡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

这个老家伙,肯定是得到自己在杭城的消息,这才会着急忙慌的跑过来。

这一别,已经有四五十年了吧宁凡声音略带感慨。

不过宁凡倒也没想着去找陈道玄,被宁凡指点过的人无数,能再次相遇的不过寥寥。

相逢,全凭机缘而已。

一边闲逛,宁凡一边往学校走。

趁着中午的时间,宁凡从后墙直接翻进来,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班里。

他刚一进班,就发现原本嘈杂的班级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望向他。

带着看好戏的神情。

看到自己同桌回来,张佳乐一把拽过宁凡:你还敢回来,赶紧逃吧!

宁凡一脸疑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逃?

你还不知道吗,江海涛放出话来,一定要卸你一条胳膊,这回好像连他爸都生气了!

他爸?宁凡咧嘴一笑,他爸有秦始皇厉害吗?

啊?张佳乐不知道宁凡什么意思。

宁凡笑着摆摆手,他只是突然想到了那个时候,在秦始皇的儿子里,宁凡最不喜欢的就是胡亥。

虽然胡亥最受秦始皇宠爱,最后也成功上位,可在这之前却没少挨宁凡的揍。

最开始,胡亥还总是跑到父皇那里告状,后来发现告状不管用,就只好拼命练武,却每次仍旧被宁凡打得鼻青脸肿。

这么一想,他能成功上位,还是被我逼的了?宁凡笑着摇摇头。

看着宁凡傻笑,张佳乐是又急又气:你还有时间笑,趁着江海涛没发现你,赶紧跑吧。

宁凡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安心,然后稳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下午第一节课过去,风平浪静。

正当宁凡准备去上厕所的时候,突然一个人从他身旁过,然后直接把他的书包摔在地上。

哎呦,不好意思。这个人发出一声怪笑,竟然朝着宁凡的书包踩上去。

黑色的书包上,瞬间多了几个脏兮兮的脚印,还散发着阵阵恶臭的味道。

你是谁?宁凡眯着眼睛。

这个家伙一直坐在最后一排,宁凡之前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这个家伙根本不是他们班的学生!

你管我是谁?这个人嚣张的看着宁凡,又用鞋底故意在宁凡的书包上蹭了蹭。

这一下,宁凡的书包上已经满是污垢,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

也就是说,宁凡想要捡起来的话,就只要弯下腰,用手去碰这些脏东西。

你是谁啊,体育委员!班长!你们快过来!张佳乐发现不对劲,赶紧喊人。

可是全班的同学都只是回头看了看,便不再搭理。

至于班长和体育委员,更是连头都不回。

事情到现在,已经很明了。

涛哥托我,问你一声好。这个家伙丑陋一笑,然后猛然抬手,想要把宁凡的头往地上按!

第十四章:你爸妈才又老又丑

感受着手上的力道,宁凡发现这还是个练家子,起码不像是之前操场上那些,花拳绣腿的空架子。

要是普通人被他这样一按,不说脸着地,碰到地上那些污秽之物,恐怕就连脖颈和脊椎,也会受伤!

严重的,后半辈子很有可能变成一个瘫痪,一个躺在床上的废物!

所有的心思只是一瞬间,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狠毒用心,宁凡自然也不会再留手。

顺着往下低头的力道,宁凡脖子猛然下沉,对方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手上突然一空,让他瞬间失去了重心,而这个时候,宁凡的脚已经来到了他的脸上。

啪!

宁凡一抬脚,后发而先至,刚才踩在污秽之物上的鞋底,此刻已经紧紧贴在了对方的脸上。

啊!

对方顿时发出杀猪般的尖叫,整个人直接向后摔下去,重重倒在地上,不偏不倚,刚好躺在宁凡的书包上。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每个人动作都出奇地一致,直勾勾地盯着宁凡。

之前在操场上教训江海涛的时候,,全校只有极少一部分人看到了,班里的同学大多数都不知情。

而现在,这个平时在他们眼中,仿佛透明人的宁凡,竟然会功夫,而且出手如此迅猛!

你他妈的敢打我?

丑陋男人没想到宁凡竟然会还手,而且瞬间就扭转局势,半边脸已经红肿,再加上背部的疼痛,这一切让他恼羞成怒,恨不得生吃了宁凡。

愤怒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让他忘记了思考: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正当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一道响亮的声音。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一个中年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教室门口,正是之前主持知识竞赛的教导主任。

看到来人,宁凡眼睛一眯,没想到对方早有准备,后招一个接着一个。

只是可惜,阴险的毒虫哪怕抱作一团,也不过是猛兽脚下的一堆碎肉。

教导主任,宁凡在教室里打架,出手特别狠毒!有女生尖叫着说道。

对,我们看到宁凡先动手打人!立刻有人帮着大声道。

教导主任看着顿时大怒,伸手一指宁凡,宁凡,你竟然敢在教室出手伤人!你真是不把学校放在眼里,你以为这里是你的家吗!

宁凡耸耸肩膀,他很好奇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厚的脸皮,才能如此有底气的说出这番话。

每当学校要举办活动或者大扫除的时候,教导主任就会说学校你们的家,大家一定要爱护它。

可每当有人犯错的时候,他就又会说,你以为学校是你家啊!

看着眼前义正言辞的教导主任,宁凡开口道:主任,是这个家伙想要动手打我,却一不小心摔倒在地,这完全和我无关啊。

说着,宁凡还举起自己的书包:你看,他把我书包还踩脏了,我完全没和他计较。

你还敢狡辩!教导主任眼睛一转,叫道,半张,你说怎么回事?

一直坐在前面的班长,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听到响动,一扭头,就看到宁凡把这个人摔倒在地。

你你放屁,宁凡被打的时候,喊你你都不回头,你算什么张佳乐看不下去,涨红着脸吼道。

佳乐!宁凡拍着张佳乐肩膀,缓缓摇头。

现在这副局面,不管是因为钱、权又或者是别的原因,总之宁凡开始成为了全班的敌人。

这个江海涛,还真点本事。

咧嘴嘲弄一笑,宁凡盯着教导主任:主任,人就是我打的。

话音刚落,宁凡猛然抬起右脚,然后看也不看的狠狠落下。

咔嚓!

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随之响起,然后就是那个丑陋之人的惨叫:啊!

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教室,刚才污蔑宁凡的几个人,都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咽下口水。

他他也太大胆了吧!

唰!

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虽然这一脚是踩在别人身上,可教导主任却感觉仿佛踩在自己身上一般。

看着面带微笑的宁凡,他下定决心,此人不能再留!

又一想到,只要帮江海涛搞定这件事,江海涛的父亲已经许诺,给他们一家子移民的绿卡。

想到这里,教导主任的声音不仅又抬高了几分:你现在,立刻跟我到办公室,我要开除你!

开除我?宁凡微微皱眉。

这好不容易混个隐秘的身份,学校的人说话又好听,每次都主动凑上脸让宁凡打,开除是不可能被开除的,看来只有开除这个老师才能继续维持这样的生活。

对,你公然在教室里打人,飞弹不知悔改,竟然还当着老师的面再次动手,你简直无法无天,我今天必须开除你!

说到这里,教导主任又开始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拿出了那套十几年都不变的稿子:你想想你的父母,你对得起他们吗,他们挣钱容易吗,想想他们满脸的皱纹,干枯的双手,没日没夜的操劳

啪!

宁凡一巴掌打上去:你爸妈才这样呢,你爸妈才又老又丑,你爸妈才没日没夜的!

你教导主任捂着脸,一脸的震惊。

脸上的巴掌是小,他内心的震撼才是大。

几十年的说教,每一个学生听到这番话,哪个不是低头沉思,哪个不是连连称是?

今天,竟然有学生反驳他,还动手打他?

你犯了天了!你你这是严重违反学校的规章制度,今天你要是不走,我就走人!

之前在操场上,宁凡被一堆人围上的时候,教导主任不说打人违反校规!

刚刚对方先动手时,教导主任不说他违反校规!

现在宁凡还手的时候,教导主任却说他违反了校规?

一个人能双标到如此地步,宁反也是不得不佩服,真是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你虽然是教导主任,可也不能想开除谁就开除谁吧,你没有这个权利!宁凡冷笑一声。

你!

与《我真的死不了》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