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瑶陆景安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冷血总裁深情吻又名(亿万首席求放过)

时间:作者:菲菲

冷血总裁深情吻又名(亿万首席求放过)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菲菲原创小说冷血总裁深情吻又名(亿万首席求放过)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冷血总裁深情吻又名(亿万首席求放过)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冷血总裁深情吻又名(亿万首席求放过)免费阅读:新婚首夜,莫瑶爬上了小叔子的床。同是新婚首夜,妹妹爬上了自己老公的床。是自愿?是栽赃?还是陷害?莫瑶决定搞定小叔子,把失去的一切一点点讨回来!...

冷血总裁深情吻又名(亿万首席求放过)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荒唐的新婚之夜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莫瑶的脸上的时候,她动了动身体,察觉到身体的疼痛,她羞涩的笑了笑。毕竟这是她的婚礼第二天,她和林宇哥终于修成了正果,俏丽的脸上都是幸福的红晕。

  但是,掀开被子,她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躺在她身边的男人闭着眼睛,斜飞的眉毛英气逼人,英俊的脸庞被阳光一照,生出一股魅惑,让见了他的女人都能陷入其中。

  可是莫瑶却是如临大敌地惊叫了一声。

  这不是她的林宇哥!他是谁?为什么会在她的床上?

  “醒了?”男人被她的声音吵醒,用手支颐,额上的碎发滑了下来,笑的狂狷邪魅,“昨晚睡得可好?”

  “为什么会是你?!”莫瑶想要下床,却发现身上不着寸缕,又忙用被子遮住。

  可是就在刚才一瞥,被单上的殷红痕迹灼伤了她的眼。

  “为什么会是你?昨晚上为什么……会是你?”莫瑶的心里渐渐绝望,惊怒的看着一边的男人,愤怒的眼神像是要将身边的男人脸上刮下一片肉来。

  “为什么不能是我?”陆景安撩了撩发丝,掀开被子下床。

  他的背脊宽阔,身形修长,肌肉紧实,任何一个女人看了估计都要往上凑,可是莫瑶却是悲愤的转过脸。

  在陆家大宅,她和林宇哥的新婚之夜居然和另一个男人睡到了一起,老天真是给她开了一个可悲的玩笑。

  “你!你个变态,强奸犯!你给我滚开!”莫瑶将枕头扔过去,“你出去,你给我出去!我不要再看到你!”

  对不起,对不起,林宇哥……她的眼泪流了出来。她坚守了二十三年的贞洁,居然被个不明不白的男人夺去,她该怎么向林宇哥交代?

  却不料陆景安抓住那个枕头,挑眉道:“这是我的房间,你让我去哪里。还有,昨晚明明是你爬上了我的床,勾引我的,现在却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给谁看。”

  他的床?莫瑶四飞快地扫了一眼,发现的确不是她和林宇哥的婚房,整个人颤抖起来。她怎么会……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刺激着莫瑶的神经。她飞快地穿起衣服,不顾下身的疼痛,正要跑出去,胳膊却被拉住了,身体也被按倒在了床上。

  “你想去哪里?”陆景安双手撑在床上,光裸着上半身,身上的水还没有擦干,水珠顺着他健壮的身体流了下来。

  “你给我滚开!”莫瑶抹了一把眼睛,就要推他,“我要去找林宇哥,我要向他解释。”

  只要她……只要她好好向林宇哥解释,林宇哥应该会原谅她的吧。毕竟这并非她所愿……

  她身体颤抖,喉咙一阵阵发紧,像是要崩溃般。

  陆景安察觉到她颤抖的身体,抓紧了她的手腕,嘴角勾出一个冷笑。“解释?新婚之夜,你和另一间房里和别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你怎么解释?你以为陆林宇会相信你的解释?”

  “不用你管!林宇哥会相信我的!”莫瑶用力推开他。

  这一次陆景安没有阻止她,只是低声说了句:“这个傻女人。”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莫瑶直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发生的事。

  她只记得,昨晚她被同父异母的妹妹莫珊灌醉后,就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出了房间的莫瑶按着头。昨晚宿醉的劲还没有缓过来,只觉得脑袋一片浆糊。

  “莫小姐?哦,少夫人,你醒得真早……你还好吧?你这是要去哪里呢?”陆家的女佣看到莫瑶摇摇晃晃的,忍不住上前扶她。

  “没,没事……”莫瑶拒绝了女佣的搀扶,垂下了眼睫。

  她现在很害怕,害怕从别人的眼里看到异样的眼神,逃也似的离开了,凭着记忆往她和林宇的婚房走。

  她要向林宇哥解释一切。可是……该怎么解释,她真的不知道。

  她痛苦地捂住了脸。

  那个女佣奇怪的看着莫瑶离开的方向,又看了看她出现的方向,怔怔地想道:“少夫人怎么会从那里出来。那个房间不是……”

  想罢,有些吃惊的捂住了嘴,不敢再想下去。

  莫瑶摇摇晃晃走到房前,手刚搭上门把,就听到从房间里传来一阵呻吟。

  “宇……宇,轻点,不要……”

  莫瑶脑袋一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身体快于思维,房门已经被她推开。

  一股暧昧的气息扑面,婚床上被褥凌乱,两条身躯交缠在一起。待看清两人是谁时,莫瑶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口。

  床上的女人的脸正对着他莫瑶,所以莫瑶一推门她就看见了,但是她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双手更是紧紧的缠绕住陆林宇的脖子,叫的更加卖力。

  “宇,你好厉害哦……好棒……”

  而陆林宇还是一无所知,只是在卖力的动着,压根就没看到已经泪流满面的莫瑶。

  听着妹妹莫珊的呻吟,看着自己的丈夫在她身上纠缠,莫瑶轻轻唤了一声:“林宇哥……”

  出声才发现声音嘶哑如斯。

  终于发现莫瑶的陆林宇表情一窒,慌忙从莫珊的身上爬下来。

  “瑶瑶你,你怎么来了?”上来就要碰她。“你听我解释,这不是我……是你妹妹硬要上来的。我爱的是你啊,瑶瑶,你要相信我。”

  莫瑶躲过他的触碰,尖叫道:“陆林宇,你,你居然这样做,你对得起我吗!”

  她没想到,新婚之夜,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居然和她的新婚丈夫滚在了一张床上,而她,在同一座大宅里,和另一个男人翻云覆雨。荒唐,太荒唐了,真的像老天开的一个玩笑。

  “瑶瑶,你,你听我解释……”陆林宇伸手拉她,不让她离开房间,“是莫珊昨晚勾引我的……昨晚,她爬上我的床,我,我一时没忍住,倒是你一晚上去哪了……”

  “姐,你别生气。”莫珊抓起外套披上,掩饰住内心的得意,楚楚可怜地看着莫瑶,“姐,你不要怪宇,我和宇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了我们吧。宇不爱你,你们就算是结婚了,也不会幸福的。”

 

第2章你真是太放肆了

  真是好笑,她的妹妹说她的丈夫不喜欢她,所以莫珊就上了她新婚丈夫的床,还要自己成全他们,真是太可笑了!

  “莫珊,都是你做的对不对,你昨天晚上将我灌醉,然后将我送走,自己却爬上了林宇哥的床,是不是都是你做的?”莫瑶脸色苍白的看着莫珊,希望能将一切都解释清楚。

  “姐,你说什么呀?你是不是气昏了头,我昨晚那是好心将你送回房间,但是没想到你推开了我,说要自己回去,只是没想到……”

  说到这里,莫珊忽然指着莫瑶道:“姐,那是什么?”

  莫瑶低头向脖子看去,没有看不到什么,但是陆林宇却是一眼看出来莫瑶脖子上的东西,红紫的痕迹,居然是个吻痕!

  “莫瑶,这是什么?”陆林宇一把拉过莫瑶,怒吼道,“你脖子上的吻痕哪来的?你昨晚去了哪里?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

  “我……林宇哥……”莫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苍白着一张脸。

  “回答我,莫瑶,你昨晚到底干了什么?”陆林宇将莫瑶推到墙边,一张脸上几乎扭曲。

  “不是我愿意的,林宇哥,你相信我……”莫瑶被陆林宇抵得背脊传来一阵阵痛意,想要推开他。

  “还什么不是情愿的,都留下吻痕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姐,你看到我和宇在一起生气,你不还是一样,你根本就没有资格指责我们。”莫珊在一旁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鲜艳的指尖搭上了红唇。

  “说,那个男人是谁?”但是陆林宇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双目通红,“莫瑶,昨晚和你在一起的到底是谁?”

  莫瑶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巴掌大的脸庞流了下来,轻声哽咽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说话!”陆林宇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怒吼道,“你是想庇护那个野男人吗?”

  “咳咳咳……咳咳!”莫瑶被他掐得说不出话来,努力冒出几个字,“我……我不知道……”

  “呵,你不知道?看来你是想包庇那个野男人!”陆林宇甩开莫瑶,“莫瑶,你既然想包庇那个男人,那我就找出来给你看看!居然敢上我陆林宇的女人,我一定叫他生不如死!”

  说完,陆林宇就跑了出去,莫瑶怕生事端,也跟着跑了出去。

  陆家家大业大,陆林宇的婚宴来了不少达官贵客,留宿的人也是不少。陆林宇觉得那个野男人一定还在陆家大宅里。

  他要将所有人喊出来,一个一个的盘问,他一定要知道和他新婚妻子睡在一起的男人到底是谁!让他知道他陆林宇的手段!

  只是还没有跑到大厅,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在过道里拦住了他的去路。身姿修长,气质优雅邪魅,就这样堵在了陆林宇的前面。

  “这么一大早就嚷嚷,林宇,你真是越大越没规矩了。”男人撩了撩还湿润的短发,漆黑的眸子黑的不见底。

  “小叔?你怎么在这?”陆林宇停下脚步,轻声问道。

  他一向很怕他的小叔,此刻看到他,也不像之前那样狂妄了。

  而后面跟来的莫瑶简直不敢相信,就是这个男人,他终于出来了,毁了她名节的男人!

  只是……刚刚林宇哥叫他什么?小叔?

  昨天晚上和她睡在一起的男人,居然是林宇哥的小叔陆景安!

  莫瑶只觉得一道晴空霹雳,直直将她的脑袋劈成了空白。真是太荒唐了!

  “你!是你!就是你!”莫瑶回过神来,冲上前去,伸手就要扇陆景安的脸,“就是这个男人!你个禽兽!”

  在莫瑶冲上去之前,陆林宇一把抓住莫瑶,“莫瑶,你说什么?你怎么敢!”

  莫瑶死死地咬住嘴唇,恨恨的盯着陆景安,“林宇哥,就是这个男人。”

  “你说是我小叔?”陆林宇拉住莫瑶不让她过去,怒吼道,“莫瑶,你真是无法无天了。我的小叔?怎么可能!你撒谎也要撒的像点!”

  “真的是他,林宇哥你信我……”莫瑶不死心的继续说道。

  “姐,就算你想包庇那个野男人,也不用拉上陆总裁背锅吧?”莫珊从后面跟过来,看到如今的场面也是有点惊讶,她没想到陆景安居然会出现。

  只有她知道,昨晚她将莫瑶灌醉,并喂她喝了放了催情的水之后,打算将莫瑶随便拉进一间房里。没想到半路上碰到了陆景安,将莫瑶给接了过去。

  其实她一晚上都很忐忑,她想毁了莫瑶的名节,但是没打算将她推上陆景安的床。毕竟上陆景安的床,H市太多女人想了。将莫瑶推向他的床,对她似乎并不是个好事。

  所以现在听了莫瑶的话,莫珊心里也是暗叫糟糕,此刻她不希望陆家知道莫瑶和谁过了一晚。

  此刻走道里吵吵嚷嚷,已经有不少留宿的客人吵醒,都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莫瑶的脸上清白交加。

  “一大早的都吵什么?”一道威严的声音伴着手杖的笃笃声传来。

  陆林宇连忙松了莫瑶,恭敬地喊了声:“爷爷。”

  “才新婚第一天,你们就要将屋子给掀了吗!林宇,你什么时候能像你小叔一样稳重些。”

  “爷爷……我……”陆林宇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陆老爷子打断了。

  陆老爷子用手杖敲了敲地面,厉声道:“景安,你将客人们都送回房里,解释一下。你们几个跟我过来。”

  陆老爷子自动将陆景安排除在外,明显的是很信任他。认为不管发生什么事,陆景安绝对是没有干系。

  “是,爷爷。”

  三人跟着陆老爷子进了老爷子的书房。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一大早就在外面嚷嚷?”陆老爷子端起一杯茶水,吹了吹浮在上面的茶叶。

  莫瑶蠕了蠕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新婚之夜和他的儿子睡在了一起,她怎么也说不出口。说莫珊和陆林宇的腌臜事?呵,莫珊算是有句话说的有点道理,虽然非她所愿,但毕竟她自己也做了那样的事,没有资格指责他们。

  陆林宇抬头看着陆老爷子,也屈服于老爷子的威压,不敢将这件事说出来,因为他不知道爷爷会怎么动怒。

  但是莫珊见两人不说话,倒是轻轻冷冷的朝莫瑶笑了,然后跑到陆老爷子身边,一副负荆请罪的模样道:“陆爷爷,您不要生气,求您不要责怪姐姐,姐姐她也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陆老爷子没此时也没心思听莫珊的没有重点的话,“说!”

 

第3章被赶出陆家

  “什么?!”

  听完莫珊的话,陆老爷子一拍桌面,噼里啪啦,桌子上的茶盏掉在地上,跌个粉碎。

  “简直荒唐!”

  茶盏的碎渣溅到莫瑶的面前,吓了她一跳。“爷爷……”

  “不要叫我爷爷!”陆老爷子气得用手杖不停地敲着地面,怒不可遏,“我们陆家没你这样的媳妇!”

  莫瑶脸色一白,爷爷这是什么意思?

  “爷爷,你听我解释。”莫瑶靠近陆老爷子,希望他能听自己的解释,“爷爷,昨晚发生了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爷爷你要相信我。”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陆老爷子用手拍了拍桌子,重重的坐了下来,“那你说,昨晚你和谁在一起?”

  “是……是陆景安。”

  “胡说!”陆老爷子蹭的站了起来,带的椅子都倒了,“莫瑶,你再说一遍?是景安?你要知道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没说谎,就是他啊爷爷,我刚还见过他,不会认错的。”莫瑶白着脸说道。

  陆林宇听不下去了,训斥道:“莫瑶,你不要再说了,怎么可能是我小叔,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知道,这么多年来有多少女人想爬上他的床,凭什么就看上了你。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莫瑶看着之前说会爱她一辈子的男人,心里灰成一片。“真的是他,为什么你们都不信我?”

  “姐,你就不要再狡辩了,既然是自己做的错事,你就认了吧,好好向陆爷爷认错,或许还能原谅你。”莫珊在一旁假意惺惺地劝说道。

  “都不要再说了。”陆老爷子拍了拍桌子,“莫瑶,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昨晚你是和景安在一起的,那么我就叫他来和你对峙。林宇,叫你小叔来,我有话问他。”

  “是,爷爷。”

  陆林宇路过莫瑶的身边,还冷冷瞥了她一眼。

  “不用叫了,我来了。”

  门口出现一道修长优雅的身形,陆景安站在门口,几步跨了进来。

  “小叔……”陆林宇看到陆景安过来了,自觉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莫瑶见到陆景安,死死地盯着他,偏陆景安还朝她微微一笑。

  陆老爷子看到陆景安,脸色稍稍缓和,“景安,你昨天晚上在哪里?可有和什么人在一起?”

  陆景安挑眉笑了笑,“爸,你想问我昨晚是不是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的是吗?”

  陆老爷子微微一怔,慢慢点了点头。

  莫瑶紧张地看着他,生怕他说了个不字。

  “没错,昨晚和她在一起的男人,是我。”陆景安平了平袖口,语气漫不经心,“爸,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景安……”陆老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一张脸涨得通红。“你在胡说些什么,她是你的侄媳妇,这种事可不能胡说的!”

  莫瑶微微松了一口气,却又听得陆景安继续道:“昨天晚上这个女人硬是抱着着我不放,我一时没控制住罢了。”

  莫瑶的眼睛睁大了。他在胡说些什么?昨天晚上的事她都不记得了,她怎么会……不不,一定是他胡说,只是他想逃脱罪责,将罪魁祸首的帽子推给她戴罢了……

  “莫瑶,你还有什么话说?”陆老爷子怒气冲冲的看着她。

  他就知道一定是这个女人勾引的景安。在他眼里,他的儿子景安一直都是个有分寸的人,万不会做这种侵犯侄媳妇的龌龊事来。

  莫瑶面色如灰,什么都说不出来。就算她说了,他们也不会信她。他们只会在意结果,而不会管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爷爷……您,您别生气,这件事是姐姐做的不对,回去了爸妈也好好说她的。只是姐姐做出了这等丑事,也没脸在待在陆家了……”莫珊擦了擦眼角,成功的将话题转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上去。

  陆老爷子冷冷的瞥了眼莫瑶道:“我们陆家清白世家,不能留你这样不清不白的女人,从今以后,你就不再是我们陆家的媳妇了。”

  说着转身对陆景安道:“景安,你去将客人都叫到大厅,我有事要宣布。”

  莫瑶浑身颤抖,不敢相信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只是一夕,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爷爷,莫瑶她……”陆林宇蠕动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看了看身边的莫瑶,终究是没有说下去。

  莫珊淡淡瞥了眼面如死灰的姐姐,心里满是得意。

  大厅里很快就聚集了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陆老爷子将他们聚集在一起是有什么话说。

  当听到陆老爷子将事情说出来后,整个大厅都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莫氏夫妇听到这个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莫瑶居然做出这等勾引小叔子的事情来。他们站在人群中,简直就想让自己隐身起来,好过受别人的指指点点。

  “天啊,莫家的大小姐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新婚之夜勾引小叔子!”

  “真是下作的女人!没想到看上去那般清纯可人,做出的事却这等龌龊,要是我,就当没了这个女儿……”

  “……”

  陆老爷子敲了敲地板,示意大家安静,继续道:“莫瑶既然做出了勾引小叔子这样的事,我们陆家也就留不得这种不清白的女人。我陆振亚在此宣布,莫瑶和林宇的婚事就此作废,不日便将离婚证给办了。”

  莫瑶听着大厅里陆老爷子的宣话,和客人的议论,只觉得整个人无助到了极点。她就像是个小小的蚂蚁,无法撼动如今的局面分毫。

  她看到爸爸妈妈也站在人群里讨论着她的丑事,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心里寒成一片。

  “……我虽然只是莫瑶的继母,但自问也是和对自己亲生女儿一样的,她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我家姗姗就不这样,聪明又伶俐。唉,毕竟是继母,也管不住她……”这是莫瑶继母李佳芸的声音,努力想要撇清和莫瑶的关系。

  莫瑶看着在一旁说着说着就不做声的爸爸,她鼻子一酸,走过去道:“爸爸,你相信我吗?我没有做这样的事。”

  看到莫瑶走过来,李佳芸退后几步,讪笑着道:“莫瑶,现在还说什么信不信的问题,陆老爷子叱咤商场风云几十年,莫不还诓我们不成,你自己做的错事,就得自己承担。”

 

第4章不认你这个女儿

  莫瑶知道李佳芸一向不待见自己,便也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只是问爸爸莫方元道:“爸,你也信女儿做了那样给你丢脸的事吗?”

  她可以不听李佳芸的讽刺,只要爸爸还信她,她就不会失去希望。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莫方元看着她,红着眼睛,沉声道,“你给我过来!”

  说着,就拉着莫瑶到了陆家大宅门口。

  “啪!”

  刚到了门口,莫方元就扇了莫瑶一记耳光。力道之大,几乎将莫瑶扇倒在地。

  莫瑶捂着被扇得红肿的半边脸,完全没有料想到爸爸一句话没说就扇了她一记耳光。她眼里噙着泪水,声音破碎颤抖,“爸,你也认为是我勾引的陆景安吗?我甚至之前都不认识林宇哥的小叔……”

  为什么大家都不信她?她原以为自己的亲生父亲总该相信她的,却不料爸爸连解释都不愿意听。

  “莫瑶,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是我这么多年来对你疏于管教了吗,才会让你做出这等不知廉耻的事!”

  “爸……”风吹在脸上,莫瑶觉得生生的疼。

  “莫瑶,当初我努力将你送到陆林宇的身边,是想着你嫁进陆家,我们莫家也好沾沾光。你知不知道,莫家公司现在面临着内忧外患,必须急靠一笔资金来周转,而你今天,将一切都化为了无有。莫瑶,我不求你能为公司做些什么,但我希望你不要在关键的时候,在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的面前,给莫家摸黑!”

  李佳芸看到莫方元这般动怒,连忙过来拍着他的后背道:“莫瑶,你看你把你爸气的,你爸年纪也大了,你还这么不懂事!”又转过来对莫方元道,“方元你也别太动怒了,咱们不还是有姗姗吗?姗姗容貌不比她差,关键是还懂分寸,绝对不会作出什么龌龊事,丢我们莫家的脸。”

  不提起莫珊还好,一提起她,莫瑶心中怒火就往上窜。

  “莫珊,就是她,你的好女儿!是她昨天晚上将我灌醉的,然后又爬上了林宇哥的床,就在今天早上我去婚房,还看到他们两个……”

  “闭嘴!”李佳芸没有给莫瑶讲话说完,怒道,“莫瑶,之前我是觉得你是一时糊涂,没想到你居然污蔑你的妹妹。虽然你们不是一个妈妈生的,但好歹也是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姐妹,看来你品质如此低劣。唉,只怪我们母女两没早发现,看来你也是看我这个继母不顺眼了。方元,你看她……”

  说着,竟是委屈的呜咽了两声。

  “莫瑶,你真是够了,既是你自己做的糊涂事,从此我便没有你这个女儿,之后我便与你没有干系了,你也不要叫我爸爸了。”

  说着就要走。

  “爸,你别走,听我说,是真的,我可以叫林宇哥出来和你说,今天早上发生了什么……”莫瑶说着就要往里面走,“我现在就叫他出来。”

  然而还没有走两步就被陆家大宅门口的保镖给拦住了。“小姐,你不能进去。”

  “为什么不能进去?我要见林宇哥。”莫瑶咬着唇,轻声说道,“请你们让我进去。”

  “抱歉,小姐,陆老爷说你不能进去。”保镖冷冷的看着她,不为所动。

  看见保镖将莫瑶拦在外面,李佳芸只觉得好笑。

  莫瑶见路走不通,想要拿出手机拨号,却发现根本就没有带,顿时僵在了那里。

  “莫瑶,你不要再来找我了。”陆林宇的声音从门里传过来,就这样远远和她相对,没有过来,“我今天才看清了你,你就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因为我小叔是陆氏的总裁,你就转而勾搭上他。”

  他的这些话语就像是一根根针刺进了莫瑶的心里。“林宇哥,这么多年了,我对你如何你还不清楚吗……”

  “清楚又怎样?”陆林宇扯了扯嘴角道,“莫瑶,你已经是个不干净的女人,我还怎么能要你。”

  说完冷冷吩咐道:“关门。”

  原来如此,原来林宇哥并不是一点都不相信她的,不要她的更大的原因,是嫌弃她不再是个干净的女人。

  莫瑶怔怔的退后两步,捂住了脸。

  看着宅门慢慢地合上,莫方元和李佳芸赶紧追过去道:“陆少爷,陆少爷,我们……”

  没有人回答他们。莫方元气急败坏地甩了甩手,看了看莫瑶,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方元,方元等等我……”

  李佳芸离开的时候,还瞥了一眼莫瑶,嘴角分明勾起了一丝笑意。

  莫瑶站在门口,一袭红色的纱裙在风中飘起,就像是个赤裸裸的笑话。

  咬了咬唇,她抬头看了看天空,阴沉的可怕,看来是要下雨了。

  她现在要去哪里,她根本就不知道,只是漫无目的地走。

  就像是为了印证她的糟糕的心情一般,淅淅沥沥的雨落了下来,不过转瞬,就变成了漂泊大雨,她的衣服一会就被淋湿了,贴在玲珑有致的身体上,看上去楚楚可怜。

  “看啊,那就是莫家的大小姐莫瑶,就是在昨天的新婚夜勾引了陆总裁。”

  “陆总裁?那不是她要喊一声叔叔的人?真是龌龊的女人……”

  莫瑶听见路边弛过的车子停了下来,在用各种难听的言语交谈着。

  她就当作没听见,继续走着,忽然一辆车子擦着她身体而过,吓了她一跳。

  “走路没长眼睛啊,乱晃悠什么!”车主骂骂咧咧。

  莫瑶说了几声对不起之后,觉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她的衣服实在太单薄了。

  想着便找了个电话亭,拨了个号码。

  “小芹……”

  “瑶瑶,你现在怎么打电话给我了,你现在不是应该……”

  莫瑶不想再听到有关她婚礼的这个话题,便轻轻打断道:“抱歉,小芹,你现在在家吗?我想借宿一晚,方便吗?”

  “你要来我家玩吗?好哇,那我在家等你哦。对了,这么大雨你带伞了吧?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好。”能借她地方住她就很感谢了,莫瑶不想在这么大的雨天麻烦好友了。

 

第5章除了我,你无处而去

  莫瑶身上没带钱,坐不了车子,只好步行走去小芹的家。

  等顶着大雨到了小芹的家,莫瑶已经浑身湿的不像话,头发上成了一绺一绺的,还滴着水。直将小芹吓了一跳。

  小芹家住在一座独立的小洋楼,虽然不及陆家那样的大宅,但也算是精致。而小芹就站在前院,与莫瑶隔着一道栅门,一把花伞下的脸色很是为难。

  “瑶瑶,真是对不起啊,我刚刚想起我姑父姑母还在我家里,实在是没有地方腾出来给你住了……”

  剩下的话,雨势太大了,莫瑶没有听清。她记得以前来小芹家玩,都是直接和小芹睡在一张床上的,说不上什么要腾出多大的空间来给她住。

  应该是在她来的期间,小芹在哪里听说了她和陆林宇婚礼的事情吧,知道她被陆家给赶了出来……

  莫瑶苦涩的笑了笑,轻声说句“打扰了”,就离开了。

  莫瑶现在才发现人心薄凉,天大地大,居然没有一个人肯相信她,接纳她。她心里一片苦涩。

  脚已经走得没有什么知觉,她索性将高跟鞋脱下来拿在手里,晃晃荡荡地走在路上。

  视线之处,全是雨水,整个世界仿佛都是沉浸在了泪水里。莫瑶蹲了下来,在漫天雨水里,她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刺啦——”

  一阵刺耳的声音穿过雨声传来,一辆车子带着雨水停在了莫瑶的面前。莫瑶抬起朦胧的眼睛,看到一个人影打开车门,奔了过来。

  莫瑶觉得脑袋沉重,没等人影过来就仰头倒了下去。

  等莫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

  她睁开眼睛,看见外面的点点星光。再转眼,四面都是白色的墙面。空气中还有消毒水的味道。

  她嚯地睁大了眼睛。这里是医院!

  自从她妈妈病逝以后,她就对医院产生了一种厌恶的情绪。平时就算是生病了,只要不是大问题,她是绝对不会来医院,而是问私人医生,或者直接去药店买药回来。

  她掀开被子就要下去,被听到一道低沉的声音。

  “不要乱动,你还在发烧。”

  一个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眼中带着微微的笑意。

  看到陆景安,莫瑶的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

  “是你,你来干什么?”

  “不是我,你现在还能躺在这里?你就是这么对自己的恩人的?”陆景安坐过来,伸手抚上她的额头,“唔,还有点烧。”

  “恩人?”莫瑶挥开他的手,恨恨道,“若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我所受的,你逃不了干系。”

  “所以你就要寻死,就这么点困难?”陆景安挑眉道,漆黑的眸子里看不出情绪。

  他以为昨天上午在雨中,莫瑶是想要寻死。

  “死?我为什么要死?我死了,那些陷害我的人岂不是很是痛快!他们应该是巴不得我死的吧,可是我偏不如他们的意!”莫瑶恨恨道。

  她要是也死了,在黄泉见到了妈妈,妈妈会很伤心吧。

  看着莫瑶愤怒的一张小脸,陆景安觉得,或许自己是小看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女人了。

  “我也觉得,不过是那么点小事,巴巴地去寻死,未免也太不值得了。”陆景安连自己也不知道,他说出这句话的语气,竟是安慰的味道。

  只是希望莫瑶不要有想死的念头。

  但是莫瑶明显是误会了他的意思,冷笑道:“是啊,陆总裁,有些事对你们这些人来说是不足以道,但是你知不知道,就是你们随随便便的一件事,哪怕是无意的,也会给他人带来无法磨灭的伤害!”

  “你是说我和你昨晚的事?”

  莫瑶抿着唇不说话,算是默认。她心里是怨的,怨他那天晚上没有推开她,而是顺水推舟。

  “我说了,那天是你硬要往我身上凑,我是个正常男人,也是有需要的。”陆景安暧昧地笑了笑,眼里像是荡开了一层涟漪,散着难得的温柔光芒。

  莫瑶被他直白的话噎的说不出话,热意竟然染上了耳根。随后却又是梗着脖子道:“我昨晚怎么可能会缠着你不放,你一定是在骗我……”

  “你不信?”陆景安打断她的话,挑眉看着她。

  莫瑶就这样死死地看着他,眼神已经做出了回答。

  空气静窒了几秒,陆景安冷冷道:“你没有资格不信,你以为现在还有谁会相信你。”

  这句话是说到了莫瑶的心里去了,她的话连她的亲生父亲都不相信,还能指望谁能听她一言。

  看到莫瑶垂下头不说话,陆景安撩起她的鬓发,凑近她的耳边,轻轻道:“那么,做我的情人吧。”

  一块枕头扔了过来,陆景安熟练地接住,看着莫瑶愤怒的眼神,轻轻笑了,“记得第一次我们缠绵后,你也是这样对我,莫非你等不及了,想和我重温?”

  莫瑶气得浑身发抖,他这是在侮辱她吗?就因为自己现在是这般境地,所以他就这样肆无忌惮的侮辱自己?

  “你做梦!”

  陆景安在听到她的话后,眼神冷了下来。“莫瑶,你以为现在除了我,你还能依靠谁?除了我,谁还会留你?即便是你的父母,也不会相信你。”

  “陆景安,为什么要缠着我?我现在谁也不想依靠,我只想离开这里,你走开!”莫瑶推开他,就要下去。

  还没下去,身体就晃了晃。

  “你还在发烧!”陆景安扶住她,“你还能去哪?”

  为什么这个女人这么倔强,他已经是难得的耐心和她说话,为什么她要这么不领情?

  “不用你管。”莫瑶现在只想离开医院,不过是发烧,买点药吃就好了,她才没那么娇弱。

  摇摇晃晃走出了医院,想起陆景安说的话,估计是家人也不会接受她,那么她就去公司吧吧,虽然还在休假期间,但总好过无处可去。

  这样想着,刚走几步,一辆玛莎拉蒂停在了她的面前。车窗摇下,露出莫珊那张妩媚妖娆的脸,嘲笑中带了三分惊讶,“你怎么还没去死?”

  莫瑶冷笑道:“我为什么要去死?”

  车门打开来,莫珊一只手扶着车门,理了理一头卷发,笑的风情万种。

  “背着勾引小叔子的骂名,被陆家赶出门,我要是你,就一头撞死算了。哪还像你,在大街上若无其事的晃荡。”

冷血总裁深情吻又名(亿万首席求放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冷血总裁深情吻又名(亿万首席求放过)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冷血总裁深情吻又名(亿万首席求放过)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