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免费阅读 宸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

时间:作者:葬鹂颜

小说主角是宸王的小说叫做《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本小说的作者是葬鹂颜最新写的一本小说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内容简介:一道谕令,将恣意江湖的她唤回商国国都,等待嫁与当朝王爷。可却遭逢——姐妹陷害、嫡母算计、公主仗势欺人踹飞!惹了她统统踹飞!阴谋防不胜防,她被王爷退了婚不说,还得嫁给那被扣在商国为质且病入膏肓的周国世子去冲喜并监视!大婚之夜,新郎连堂都没拜就先晕了,还得她来照顾。疲惫劳苦她无所谓,只因这药罐子待她甚是贴心。可是,为什么那些人还来找...

小说主角是宸王的小说叫做《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本小说的作者是葬鹂颜最新写的一本小说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第9章:忍无可忍,质问宸王

内容不存在

第10章:街头怒斥

  离了宸王府,沿着来时的路朝奉国将军府走去,百里九歌故意放慢脚步,沿途看熙来攘往,看市井民情,虽与自己这等江湖散人有些格格不入,却也不失为一道别有意趣的风景。

  倒是百里九歌一路走过,也吸引了过往行人的目光。

  但见女子一袭艳红色曳地飞鸟描花长裙,外罩织锦斗篷镶嵌着雪白茸毛。那一对广袖如灌云雾,行走之间翻飞得洋洋洒洒。一头及腰青丝似墨色飞瀑,就那么纵情的披在脑后,唯有头顶以几朵红艳艳的凤凰花绾就一个回心髻,简练大方。

  随着女子一路而过,她唇角那张扬自信却又真诚单纯的笑意深深撼动了每个人的心。强烈的冲击力令众人只觉得这女子纵使长相平平,却是惊艳可压群芳,绝伦可倾天下。

  百里九歌毫不理会周遭人等的目光,走着走着,却是见前方聚集了不少人,间或传出辱骂的声音和女孩的哭泣。

  她连忙过去,挤进了人群中,却见一个不过七八岁大的女孩被一群少年纨绔围在中间又骂又打,那女孩身上已是布了好多处红痕瘀伤,拼命躲着众人的毒打,泪流不止。

  可恶!

  百里九歌当即冲上去挥开一名少年,又将另一个一脚踹飞出去,低吼: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女孩,你们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众纨绔们愣了愣,方才被打的两个哀叫着站起来,指着被百里九歌护在身后的小女孩,骂道:该死的你没看见她眼睛是红色的吗?她是怪物!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住口!

  百里九歌将小女孩揽入怀中,明眸直视她那一双如浸泡在血水中的双瞳,毫无畏惧,反倒抬手抚摸小女孩的头顶安抚,朝众少年嗤道:眼睛是红色的又怎样?就凭她天生长了双红色的眼睛,她便不是好人吗?她明明只是个孩子!

  围观的众人皆吃了一惊,讶然的望着百里九歌。

  一名纨绔少年说:她出生就克死了生母,没过几年又克死姐姐和一个幼弟。她根本就不是正常人,是琵琶鬼转世,那双红眼睛根本就是地狱里勾魂的琵琶鬼才有的。

  荒唐之极!

  百里九歌几欲大笑,张扬冰冷的声音回荡于街头:世人果真是以貌取人、黑白不分,简直浅薄透了!想我纵横江湖这许多年来,与俗世之人打过多少交到,可遇到的人却当真是令我愈加失望!

  她牢牢的护住怀中孱弱颤抖的女孩,放言:今日有我百里九歌在此,便由不得你们再欺负她,有敢越雷池一步者,就别怪我踢断你们的肋骨!

  众少年们只觉得没来由的被一阵冷风刮过,有些退缩,再看方才被百里九歌踢飞的那个少年现在还捂着胸口龇牙咧嘴的,只得愤愤咒骂了几句,撤退了。

  围观的众人见势,却是议论得更加厉害,百里九歌也不管他们,径自拉住小女孩的手就走。围观者们见她风风火火,亦不免心惊,很快便也散去了。

  街道恢复了正常,百里九歌将小女孩拉到了一幢绸布庄前,打量了她伤痕累累的干瘪身躯,带着泪的小脸,最终将视线停在她那血红血红的双眸上,叹道:天生长了一双这样的眼睛,真是害苦你了,想来你一定遭受过很多痛苦吧。

  小女孩泪眼汪汪,哭喊着扑进了百里九歌的怀中,啜泣起来:不是我的错这些不是我的错我也不想这样的不是我的错

  百里九歌不由的凄身一颤,耳边,那句不是我的错宛如被放大了一百倍,像是无孔不入的爪子揪住了她的心。

  不是我的错。

  多么熟悉的话语!

  就像是四岁的那个霜降之夜,娘的手中握着利刃,毁了女儿的容貌,造就那条狰狞可怖的伤疤。

  那道伤疤,如今早已在江湖神医的手下消失殆尽了,可是曾受过的痛,却永远的扎根在心底,无可抹平。

  百里九歌恍然自嘲,罢了,自己也真是的,明明洒脱的很,平白又想那伤心事做什么?

  别想了,丢一边去吧!

  回过神来,望着红眼的少女,只觉得自己与她之间没什么距离,都是被世俗嫌恶的人不是么?于是拍着小女孩的头顶,大喇喇笑道:别想那么多了,是那些庸人鼠目寸光,当然不是你的错。你家在哪里?告诉我,我送你回家去吧。

  小女孩离开百里九歌的怀抱,潸然泣诉:我家里人对我不好,他们也嫌我是怪物只有二哥哥对我好,护着我可是二哥哥这几天有事情不在,我不敢不敢回家。

  百里九歌感同身受,道:那你还有什么亲戚家可以投宿的吗?

  没有了,实在不行,我还是回家吧没事,我可以忍。

  百里九歌有些心疼,只得安慰:那好,我先送你回去,我会和你家人说清楚的。另外我叫百里九歌,你喊我九歌姐就好。

  嗯九歌姐姐小女孩感动的将手交到百里九歌的手中。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百里九歌牵着小女孩准备走。

  我家里人没给我起名字,是二哥哥给我起的叫容仪。

  容仪?是好名字啊。百里九歌随口感叹。

  却就在这时,忽的,一种诡异的感觉爬上了百里九歌的脊背,仿佛有什么无形之物穿透了她的身体,让她暴露在什么人的视线之下,无所遁形。

  下意识的甩过头去,湛湛目光穿过往来的人群,直直落在一架马车上。那装饰特别的马车静静的停靠于街边,车窗上的帘子正微微晃动

  百里九歌知道,方才凝视她的那两道视线,定然就藏在马车之中。

与《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