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剑箫免费阅读 箫圣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琴剑箫

时间:作者:夜无愁

小说主角是箫圣的小说叫做《琴剑箫》,本小说的作者是夜无愁最新写的一本小说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内容简介:红颜憔悴影,一抹胭脂泪。/前情往事过,无奈姻缘错。/错付痴情意,梦醒无还处。/剑舞长夜寂,春去残红落。/...

小说主角是箫圣的小说叫做《琴剑箫》,本小说的作者是夜无愁最新写的一本小说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第九章蛇鳝之血颠僧传功

内容不存在

第十章三绝五奇因材传艺

  第十章

  杨寰宇一提起宇内三绝和武林五奇,癫僧可就来劲了,只见他凌乱的眉毛一挑,哈哈笑道:你连五奇和三绝都不了解,枉你是箫圣的后人。

  杨寰宇被他说得俊脸一红,只听癫僧又笑道:所谓五奇嘛,其实就是五个老怪物,老大落拓书生石公简;老二跛脚丐宋子敬;至于老三嘛,嘿嘿,就是我癫和尚,名字早就忘啦;老四是贼祖宗云里探手司徒抓;老五疯道人黄洋子,这老道倒与我癫和尚一个疯样。

  他说着,脸上还兴起得意之色,只见他咧嘴一笑,又道:我们五个老怪物儒丐僧道偷在四十年前还年轻时便已成名江湖,那时候江湖中谈论最多的便是我们五个老怪物。可是,先时我们五人并不尽都相识,后来彼此闻名,互相不服,于是便相约金顶峰一决高下。不想,我们在金顶互搏七天七夜,论战数十回,仍难分高下。但是,经此一番比拼,大家竟然互相起了敬仰之心。于是,各自罢战,就在这时,那个不第书生石公简却道:‘既然我等功力相当,名声也分不出高低,我等何不学那桃园结义,也附雅一番,然后一起行侠天下,如此岂不成为江湖之美谈。’

  他说到最后,竟然学起文人踱着方步,口中也学着文人的腔调,好像非要把那落拓书生的原话给说出来才心甘。

  又听他干咳一声,接着说道:这穷书生这么一说,立马就得到众人的同意,只是如何排名、由谁当老大却又开始争论不休起来。最后,还是那穷酸诡计多端,他说:‘既要结拜,自当以长幼为序。’嘿嘿!小子你不知道,当时只要长眼的都看得出,我们五人中就他穷酸的胡子最长,这不明摆的说应当由他自己当老大吗?可是,却又有两个东西先后赞同。哼!这两个人就是贼祖宗和疯道人,后来我和缺脚花子才知道。原来这疯道人曾经被西域高手围攻,就当他快被打死时,那穷酸恰巧经过救了他一命,因此这疯道人自然要赞成穷酸的啦。而那贼祖宗也是一个操行,有一回这倒霉鬼光顾皇家后院时,不慎被守卫发现,竟被大内高手追得亡命天涯,差点没死在乱箭之下,后来伤重之下,又被疯道人所救,因而这两人从此便穿一条裤子啦。我癫和尚一知道这事却已经迟啦,而且那老跛脚也没再表示什么,就剩我癫和尚一个人独力难支大厦,只能吹胡子干瞪眼,到后来也就无可奈何了。

  他此刻说来似乎心中犹自愤愤不平,瞪着一双怪眼,鼻孔中呼着粗气。

  杨寰宇一只静静地听着,待他说完,心中寻思道:原来五奇是这样来的,想来他们日后行走江湖,因他们的奇人奇事而被称为‘武林五奇’。却不知三绝中的另外二绝又是哪两位?他们既与爹爹齐名,定然不是等闲之辈。于是向癫僧问道:三绝中的另外二绝又是什么人?我爹爹与他们可是都有结义之情?

  一提起宇内三绝,癫僧就开始沉思起来。只见他凝目看着杨寰宇,脸上突然泛起忧戚之色,旋即又平和了下来,喃喃说道:三绝之中,其实就数你父亲修为最高,贫僧比起你父亲还相去甚远呢。

  他一提起箫圣,脸上又换起敬佩之色,只是神色中夹杂着一缕伤感。只听他又缓缓说道:你父亲一生行侠仗义,惩奸罚恶,但是却从未杀过一个人,哪怕此人十恶不赦,也最多是毁其功力,不让他再次害人。他说话的声音虽小,杨寰宇却清清楚楚的听在耳中。

  这是他第一次听见自己父亲的至交对父亲的评价,他虽然为自己父亲感到自豪,但此刻却只剩悲伤了。同时,他也觉得极为不公,父亲是这样的一个人,上天为何要让我们一家惨遭这般不幸?想着想着,不由悲从心来,泪水已在眼中打着转,但他却没让它流下来。

  这时,癫僧又说道:像你父亲这样的侠义英雄,也不知道何时再能出现?你父亲虽然位列三绝之末,但是论武艺和胸怀,一绝琴圣史慕容却也自叹不如。二绝剑圣申振岳虽未与你父亲比试过,却也甘拜下风。你父亲精于箫律,琴圣精于琴律,他们二人曾多次合奏高风亮节,两人的关系极为密切,如若你日后报仇时,可以求助于他。琴与箫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下来,若有所悟,突然看向杨寰宇,问道:你爹爹的裴玉箫你可曾带在身上?此箫是用万年温玉之心柱所雕琢而成,是天下间罕见的宝物,以后你继承家传武学时可少不了它。

  杨寰宇被他问得一愣,突然若有所悟,说道:在爹娘遇害数月之前,有一位从什么梨花谷来的白发老奶奶来过小侄家中,还向爹爹求借玉箫,说什么要救他的儿子。想来是爹爹把玉箫借了她,因为从那时起,小侄就没再见到爹爹把玉箫带在身上。

  梨花谷梨花谷,难道是梨花姥姥?可从来没听说过梨花姥姥有儿子呀!难道杨家之事与她有关不成?癫僧喃喃自语道。

  他心中虽然有疑惑,但是想到左右自己无事,不如亲自到梨花谷瞧瞧。又想到,既然这孩子要寻找他的叔叔,自己不如先送他到普洱,也好一路上教他武艺,让他日后有点根基。想到这,便对杨寰宇道:孩子,你叔叔为人亦正亦邪,二十多年前便已绝迹江湖,如今他是否还在普洱都未可知。这样吧,愚师伯本是个游方的和尚,左右也没事做,就由愚师伯送你到普洱,沿途也好传你内功心法和一些防身之术。

  杨寰宇一听他这么说,自是喜不自胜,于是,便欣然答应了。

  因为杨寰宇骤然增加数十年的功力,又不懂得内功心法,故而气机不能稳定。癫僧便决定在山洞中住一段时日,让杨寰宇学会基本内功心法再作打算。

  整整花了三天的时间,杨寰宇才把癫僧所授内功心法练得纯熟,在他自己看来似乎极慢,可是看在癫僧眼里,却让他惊异不已。只因他所教的这套内功心法乃是佛门无尚心法大和心经,这大和心经非常注重修炼之人的气度、胸襟和涵养,昔年癫僧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略窥门径,而杨寰宇却只用了三天就完全领悟其中奥妙,这如何不让他惊奇。他本想只让杨寰宇学会这大和心经的基本运气之法的,却不料杨寰宇进境这般神速。

  其实,杨寰宇之所以能学的那么快,并不完全是他个人的原因,一方面自然是他的资质过人,而另一方面是他此刻体内已经有了癫僧的真气;还有就是癫僧的讲解中不自觉的把自己的感悟说了出来,化艰涩为通俗。

  要知道,癫僧原本是少林百年来杰出的弟子,只因个人修行时只修心不修口,屡犯戒规,才被逐出门墙。但是,脱离了少林的约束反倒使他侠名在外,因而早在四十年前就已侠名远扬,而今更是成为武林中有数的前辈高人。

  由此看来,这癫僧的武艺可想而知了,他这数十年来的武学心得更是武学之精髓。不过,话又说回来,杨寰宇这种独到的成就他自然乐于看见,而且,这更激发了他传艺的想法。

  可是,他知道如果自己传授太多自己的武功给杨寰宇,不仅不能成就他,反而极有可能耽误他将来的进境。因为他发现,杨寰宇虽然看起来身体羸弱,但是他不仅得天独厚,而且自幼所食用的各种稀世珍贵的草药和灵丹,改造了他身体内的经脉,再加上杨寰宇聪明过人、悟性极高,更重要的是他那种几乎天成的气质和涵养。

  癫僧自知自己那些武艺虽然可以独步武林,但是,却绝对不是无敌天下,他不能用自己的武功禁锢一个武学奇才的将来。

  于是,癫僧决定只传杨寰宇一些轻身功夫、内功心法和一套步法,还有三式剑法。一套步法就是幻影迷踪步,而三式剑法就是慧剑三式,这些都是他自己所未能完全领悟的武学,他希望以此来奠定杨寰宇的根基。就这样,接下来的几天杨寰宇一直在癫僧的指导下了解和习练一些基本功。

  这一天一大早,杨寰宇刚练完轻功,飘身下地,只见他衣袂翻飞,双手后背,腿膝不见任何弯曲,脚上也没有动作便像一片羽毛般徐徐飘落地面。

  他脸上泛起微微的笑意,嘴角微微上扬,这一笑说不出的自然潇洒。如若他再年长几年,就凭这一笑,不知要颠倒多少怀春少女。

  站在一旁的癫僧也呲着大嘴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想不到才十日的功夫,你的轻功就有七成的火候,看样子不出几年你一定能超越你爹爹。

  杨寰宇听到癫僧称赞自己,不但没有高兴,原来的笑容反而也被驱散了,只听他黯然道:这一切都是世师伯所赐,只是小侄连杀害爹娘的仇人都不知道,学好了武功又去何处寻仇呢?说完,脸上一片落寞的神色。

  癫僧听得一愣,心中暗道:不错,这杀害杨家一家的绝不是简单人物,看那些人行事干净利落,绝不是一般江湖帮派所能做到。而且,单凭箫圣的功力,武林中能敌得过他的人屈指可数,这人定非易于之辈,就算将来知道这人是谁也不好对付。

  但是,他又想到以杨寰宇现在的年纪,自然是要等到他长大成人之后才能报仇,说不定在这几年里能遇到什么奇缘,可以将他造就成武林第一人。

  想到这些,对杨寰宇安慰道:贤侄不必过于忧虑,这个仇终有得抱之时,而且到时一旦发现仇踪,愚师伯还有你几位师伯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杨寰宇虽然稍微心安了些,但仍是神色忧伤。

  癫僧怕他再度陷入悲伤,急忙又道:好啦!好啦!今天愚师伯教你一套逃跑的本领。

  杨寰宇听得一呆,暗道:逃跑还能有什么本领?

  癫僧一见杨寰宇这般神色,就知道杨寰宇在想什么。于是,嘿嘿一笑,走到山洞前的一片空地上。只见他回过头对杨寰宇说道:孩子,你要知道,击败别人并不完全算是你的本事,被你击败的人固然学艺不如你。但是,又有谁能知道对手比自己强多少弱多少呢?若是遇上一些不世高手时,你不知道他的深浅,因而,要想立于不败之地,首先就要学会避其锋芒。就算你无法将对手击败,可对方也一样打不到你。

  癫僧顿了一下,又正色道:现在,愚师伯传你一套步法,叫做幻影迷踪步。孩子,你要看仔细了,这套步法虽然只有一十三步,却博大精深。其中每一步都蕴藏着数十个变化,每个变化又有数十种不同的走法。这套步法是愚师伯的师叔祖所授说着,他突然停顿下来,双目凝神,似乎在回忆些什么。

  过得半响,只听他回忆道:昔年,愚师伯的师叔祖枯禅神僧在一个古洞中修行,无意间得道一本先人遗下的残缺的武功秘籍,其中只有一套步法和三式剑法。

  说到这,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地,只见他神色渐显黯然道:愚师伯早年追随枯禅师叔祖参坐枯禅,不料因一时大意导致气经错乱,几乎走火入魔以至双臂尽废。幸好枯禅师叔祖以搜经过穴的绝世疗伤心法替愚师伯导气归元,才保住双臂,只是两条手臂从此就如枯木一般,再也无法复原。

  说着,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悔恨又似无比的自责。

  杨寰宇本来一直想问癫僧,为何他的双臂这般形如枯木,而今他自己说了出来,杨寰宇心中暗自忖道:原来还有这般曲折,想那枯禅神僧既然可以治好他,为何又不能将他双臂修复?他心中想着。

  又听癫僧自责道:都怪愚师伯急功好强,否则师叔祖也不会癫僧没有说下去,只见他仰头望着天边渐渐消散的朝霞,脸上竟然透着酸楚的神色。

  杨寰宇看得暗暗奇怪,实在想不到这一代奇人也有这深情流露的时候。

  原来,当年枯禅神僧为癫僧疗伤时,他原本坐关中途停止就已犯了武家大忌,已经元气大伤,又加上他所学之搜经过穴疗伤心法并未纯熟。他给癫僧疗伤时几乎损耗了剩余的元气,故而,不到半年,这一代神僧便圆寂升天了。也因此故,癫僧一直把枯禅神僧的圆寂归结为自己的过错,常常因此而悔恨和自责。

  杨寰宇虽然不知其中内情,但他绝顶聪明,一看癫僧的神色就知道那是一段幸酸的往事,故而把自己的疑问埋在心中。

  只见癫僧突然双掌合十,双目紧闭,口中喃喃自语,似在祷告,又似在安抚亡灵。过了好一会,癫僧睁开双眼,目光炯炯地看着杨寰宇,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怪异。他看了半响,突然又点了点头,似乎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似地。

  杨寰宇被他看得心底发毛,又见他怪异的神态,还道他又犯了疯癫之病。

  只见癫僧一整神色,对杨寰宇正色道:孩子,我枯禅师叔祖一生救人无数,他老人家的搜经过穴疗伤心法又大益于人和,只因愚师伯悟性低,只能领悟其中三四成,实在有负枯禅师叔祖所托。然而,也许是我佛有意安排,孩子你年纪虽轻,却资质、悟性远超常人,这搜经过穴心法必然能够领会。因此,愚师伯决定将这心法传授于你,让你日后行走江湖之时,多解救他人性命,也算得是替枯禅师叔祖圆了一个宏愿。不知孩子你意下如何?

  杨寰宇虽然自幼不喜学武艺,但是自那次途遇强盗而深受打击后,便决定要好好学得绝技。而此刻他正好初窥武学之门径,又听癫僧把那搜经过血心法说那般奇妙,心中倒是极为好奇,同时也觉得自己要真能学会这种心法,将来若能救人一命那也是件好事。

  而且,他见癫僧用那种企盼的神色看着他,他如何忍心拒绝。于是,便对癫僧道:师伯如此看重小侄,小侄自当尽心尽力,只是只是怕只怕小侄才智有限,惟恐有负师伯厚爱。

  哈哈哈!癫僧一阵怪笑,但从这笑声中可以听出,他心中的激动心情。笑声一敛,说道:只要你小子肯学,总是要比我这癫和尚强得多的。

  他又满意的笑了笑,说道:好了!现在先把幻影迷踪步法学会再说。说完,他定了定神,心中默念了一遍幻影迷踪步法的要诀。

  只见癫僧沉吟了一会,才对杨寰宇道:愚师伯还是先将要诀传你,再为你一步一步的讲解示范。要诀其实很简短,就只四句,‘迷踪幻影,身化千万;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身如行云,步若履平;迷踪之道,只在千影。’这套步法注重一个‘快’字,因而要想学会这套步法须得有十年以上的功力才成。而且,这套步法因人而异,功力越深、悟性越高者对于其中每一步的变化的领悟就越精妙。要是能练到极致,施展之时,犹如化身千万,四面八方都有他的身影。让人无法看清到底哪个是人影哪个才是人,这也就是幻影迷踪的要旨。

  杨寰宇虽然对这简短的要诀似懂非懂,但是,癫僧说到后来的几句时,他不觉心中一震,暗自吃惊道:原来这步法叫做幻影迷踪步,就是因为所施展之人依靠快速无比的身形,在对方周围晃动,使人无法看清他真正的位置。这就像一个人可以有无数身外化身一样,以迷惑对方。如此看来,要达到这种地步,那该要有多快的身形呀,这也太骇人听闻了。

  杨寰宇想到这里,不禁又开始怀疑起来,他觉得癫僧说得实在太过玄奥了。

  癫僧何许人也,他一看杨寰宇沉思的神色,便已猜到他心中有怀疑之意。癫僧并不点破,只是对杨寰宇微微一笑,也没有说一句话。只见他转过身走到空地中央,深吸了一口气,凝立片刻后,吐气开声对杨寰宇说道:孩子你看好了!

  只见黄影连闪,一眨眼,一个癫僧就变成了十数个,而且每一个都一模一样,一个紧跟一个。但见癫僧左冲右突,那十数个幻化出来的身影就如同十数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一样,也学着他左冲右突。只是,每一个身影都在做着不一样的动作罢了。这样一来,就分不清到底哪个是人,哪个是影了。

  晓是杨寰宇吸食了蛇鳝的精血后,目力惊人,也无法分辨出人和影。

  在杨寰宇还在惊疑之际,癫僧早已笑盈盈的端立在他身前。只见癫僧嘿嘿得意的笑道:怎样?你可相信了愚师伯的话了?

  若说杨寰宇先前只是信疑参半,那么,此时亲眼所见,他此刻就是一千个一万个相信了,只是他此时早已惊得不知言语。

  看到他此刻的神色,癫僧更是笑得得意,只听笑声渐响,震动山谷,把那清晨觅食的飞鸟都惊得振翅而起。

  癫僧似乎很久没有这么舒心地笑过,他的笑声中充满兴奋和欣慰,而并不仅仅是先时的得意。

与《琴剑箫》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