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分恋爱添一分情深(江晚裴屿森)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99分恋爱添一分情深

时间:作者:白桃

主人公叫江晚裴屿森的书名叫《99分恋爱添一分情深》,99分恋爱添一分情深(江晚裴屿森)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它的作者是白桃创作的婚恋生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昭寺住持天一大师,一生都在苦修佛法,是个受世人敬仰的得道高僧,更被远近百姓视为活佛,视为神明。他亲手抄写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很多富豪权贵求都求不来...

主人公叫江晚裴屿森的书名叫《99分恋爱添一分情深》,99分恋爱添一分情深(江晚裴屿森)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它的作者是白桃创作的婚恋生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8章

大昭寺住持天一大师,一生都在苦修佛法,是个受世人敬仰的得道高僧,更被远近百姓视为活佛,视为神明。

他亲手抄写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很多富豪权贵求都求不来的稀罕东西,她是怎么弄来的?

池影一愣,随即气急败坏的喊道:这这肯定是假的!天一大师怎么可能会搭理她?江小姐为了博人眼球,还真是没有下限啊!

周围杯觥交错的笑闹声突然消失,取而代之地是落针可闻的静默。

这阵让人恐慌的静默过后,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林城还没有谁敢拿天一大师的东西秀下限吧?应该是真的!

江晚她妈邓影心一心礼佛,就差带发修行了,她要是敢拿佛家的东西开玩笑,传到邓影心的耳朵里,指不定又生出多少闹心事,她家现在一堆烂摊子,应该不会傻到把那堆摊子弄得更烂吧?

这池二小姐送的才是俗物,还有脸笑话江晚,我看她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就是,人家江晚好歹长得漂亮,站哪儿都是一道风景,她呢除了有点家世,简直一无是处。

池影本来想给江晚一个难堪,没想到自己却成了被贻笑大方的那个。

她咬紧红唇,狠狠的瞪了江晚一眼,又不甘心的跺了跺脚,才在众人的注视下,像一只战败的公鸡垂下头,转身灰溜溜的走掉了。

沈廷遇站在一旁简直看呆了,不禁对江晚竖起大拇指:哟,江晚妹妹,你这战斗力绝对好评,从现在开始,我表示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还是裴公子教的好。

江晚虽然在跟沈廷遇说话,可她的眼睛却盯着裴屿森看,黑白分明的干净。

沈廷遇诧异,扭头看向身旁的裴屿森:老裴教的?

裴屿森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接过江晚递过来的纸抄佛经,脸上不显山不露水,让人看不出情绪如何。

沈廷遇收回眸光,又说了一句:这长得漂亮又聪明的女人啊就是可怕,一点就通,而且还知道举一反三。

裴屿森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佛经,眉目淡淡的,透着浓浓的禁欲风:战斗力只是个次要,懂得人心才是关键。

江晚眨了眨眼睛,像是听懂了,又像是没有听懂:裴公子,就算我懂得人心也没用呀,在你心上的战场,我怎么做都会不战而败的。

稍稍停顿了一下,她又笑意浅浅的补充了一句,语调充满了迷惘:况且,我也不认为我能看懂裴公子的心,它太像迷宫了,我怕我走进去就走不出来了呢。

说完,她就伸手指了指角落的方向:我去下洗手间,先失陪了。

女人的身影渐渐隐匿在人群之中,沈廷遇反应过来,一脸的懵逼表情:老裴,江晚妹妹怎么好像生气了?她刚刚是不是在隐晦曲折的讥讽你?

用你说?

裴屿森斜晲了他一眼:还有,以后少叫她江晚妹妹。

江晚踩着高跟鞋走得很快,经过长长的回廊,就到了洗手间门口。

她走进去,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看着镜前灯下的自己,幽幽地叹了口气,接着,她又伸手拍了拍脸。

一个人的独角戏并不好演。

笑了一晚上,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僵了。

裴屿森这样的男人,不会允许身边的人犯错,当然,更不会允许自己犯错,但他现在显然没有把她和她的追求当回事。

甚至还在冷眼旁观。

她不是生气,更不是有意讥讽他,而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他,如果他不配合,只有她一个人努力,让陆漾产生危机感的这件事情永远实现不了。

到时他可不能再怪到她的头上。

江晚用凉水洗了把脸,又整理了下表情和情绪,承认自己刚刚有些冲动了。

不管怎么说,他才是这场游戏的主宰,她不过是被主宰的那一个。

也就是说,游戏怎么玩,他说了算。

她并没有看不惯就去置喙,或是指手画脚的资格。

想通了这一点,她整个人就豁然开朗了很多,连回去的脚步都变得轻快了不少。

刚走出两步,本来敞开的洗手间门,突然砰地一声关上了,并有浓浓烟雾从脚下蔓延。

她忙跑过去敲门,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道得意忘形的女声,是池影。

江小姐,既然你这么喜欢在裴公子面前出风头,就在洗手间里好好展示一下你的过人魅力吧,兴许会迷倒万物也说不定呢!

洗手间溜进来的烟雾越来越大,触动了会所紧急消防系统,烟感喷头开始工作,喷出来的高压水柱360度无死角对洗手间进行强力喷射,很快,江晚就被淋了个透心凉。

本以为这是池影恶作剧的极限,但不知道她动了什么手脚,落到洗手间地面的积水根本流不出去,很快就没过了她的脚背。

这已经不是什么恶作剧,她清楚的知道,如果她在积水越来越深时逃不出去,很有可能会被淹死。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可是掏出手机的手却是在微微颤抖着,没有时间犹豫,她直接拨通了汤臣的手机号码。

彼时的汤臣正穿过汹涌的人潮走向裴屿森,后者看到他手上的东西时,眸光瞬间暗了暗。

汤臣硬着头皮把东西递了过去:裴总,这是陆小姐要我转交给你的生日礼物,她说她说祝你生日快乐,愿你年年岁岁都好,朝朝暮暮如新,所念之人一生相伴。

男人墨染的黑眸微眯,面沉如水:什么时候给你的?

汤臣好像握着烫手山芋一样,手心都是冷汗,正不知道要不要如实回答,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身体先于意识,他伸手拿出来,本来要挂断,却在慌乱中一不小心滑下了接听键。

江晚像是在浪疾风高的海面上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急急的说道:汤秘书,我被困在洗手

第9章

男人的注视让人脚底暗暗发寒,江晚说了什么汤臣根本没有仔细去听,就更为急切地打断了她的话:江小姐,我一会儿再打给你。

切断通讯,汤臣赶紧回答:是刚刚交给我的,陆小姐也来了今晚的生日会。

她在哪?

门口,她没进来。

男人脸色微微一变,抬脚追了出去。

夜色深浓,海风卷着凉意扑面而来,风声呜咽,吹起男人西服的下摆,扬起冷漠的弧度,飘在空中猎猎作响。

门口的保安看到他,恭敬的要凑上前来,却被他抬手挥退。

周围除了晃动的树影,和高空坠落的灯影,已经什么都没有,连女人的一片衣角都没捕捉到。

他究竟在期待什么?

沈廷遇犯了烟瘾,出来抽了支烟,刚吸了几口,在黑暗中转身,就看见身姿挺拔的裴屿森站在会所门口,脸色深沉的不像话。

好像下一秒就会被他拽进地狱里去。

他掐了烟走过去,裴屿森看到是他,话语带出一股淡淡讽刺:予儿刚刚来过?

嗯,我看到她了。

沈廷遇根本就没打算瞒他,更不打算帮他:老裴,听我一句劝,你性格高傲,她比你更高傲,总要有一方先低头

昏黄灯影下,男人的眉眼显得寡淡又冷冽:先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再来操心别人吧!

裴屿森现身这场无聊透顶的生日会,又呆了这么久,已经算给了沈廷遇天大的面子。

这会儿该给的面子给了,抬脚正欲离开,就看到汤臣小跑过来,慌慌张张的说道,裴总,江小姐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

刚刚他不小心接起电话时,江晚的声音明显不对,等他和裴总说完话,再打回去的时候,就怎么也打不通了。

直觉告诉他可能出了什么事情。

沈廷遇蹙起眉头,走上前说道,江晚?她不是说去洗手间吗?能出什么事情?

裴屿森听到他的话,蓦地一下抬起头,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拔腿就朝洗手间的方向跑了过去。

沈廷遇和汤臣虽然不明所以,但也跟着跑了起来。

有人吗?有没有人?

洗手间里的水越来越多,差不多已经到了江晚腰身的位置,她拼命的呼喊,可回应她的,只有无声和静默。

最后她喊累了,索性就不喊了。

她不知道她会不会死在这里,但如果死了,对她来说,也未必是件太坏的事情。

天一大师说众生皆苦,一人苦一项,无人苦相同。

她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苦的,但她的苦,至今无人能施以援手。

水位越来越高,她放弃挣扎以后,竟然觉得时间和空间都没有那么难熬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踹门声。

她往旁边挪动了一点,几秒钟后,门被踹开,她看到裴屿森站在人群前面,棚顶的昏黄光束打在他的脸上,恍若神邸一般。

江晚一身狼狈,实在笑不出来,只朝他点了点头,裴公子要是再晚来一会儿,我可能就要变成淹死鬼了!

浸水湿透的裙子紧紧贴合着她的皮肤,勾勒出她玲珑曼妙的身体曲线。

他皱了皱眉,不知道是受了什么鼓动,直接脱掉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语气好像都变得温柔的不像话,你怎么样?

她摇了摇头,语气没有一丝埋怨,仿佛那个笑着讥讽他的是另外一个人,我没事!

因为差点出了事故,生日会被迫提前散场。

江晚没想把池影赶尽杀绝,但也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但她今晚太累了,实在斗不动了,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到了门口,她迅速脱离身边的男人,一副泾渭分明的架势,刚刚多谢裴公子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

男人转过身,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暗黑的深眸中迸射了出来,我送你回去。

语气温和,却是不容人拒绝。

江晚不想在这种小事上跟他起冲突,只好温声道谢,那就麻烦裴公子了!

深夜的公路已经没有什么车辆,只剩下城市的霓虹灯影陪着夜路上的人们。

他的车技很好,路上她几乎都没感到什么颠簸。

因为身上都是水,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她还是不安的开了口,弄脏了你的车很抱歉,如果需要我做什么,就让汤臣打我电话,我随时效劳。

这件事情,我会以另外一种形式补偿给你。

车子缓缓停下,她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递给他,笑得没心没肺,好啊,那就多谢裴公子了!

说完,她就推开车门下了车。

这一夜江晚睡得很不踏实,连续做了很多梦。

她梦到了很多被封印在记忆深处的画面,有父母离婚时,她跟母亲哥哥被灰溜溜赶回回江家的画面,还有母亲因为过度思念父亲而进精神病院的画面,当然还有父亲联合外人掏空江氏,外公一病不起的画面

每一个画面都像是穿越了时光隧道,又在眼前真真实实的发生了一遍。

正被噩梦魇着,她就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阵急切的召唤声,她费尽力气才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了家里的佣人张妈泪流满面的说道:晚晚,不好了,大小姐她又犯病了。

邓影心的房间已经被她砸的稀巴烂,嘴里念叨的最多的,就是她那个负心的爹,江明章。

这种情况,没法再把她放在家里,江晚又一次联系了精神医院,半个小时后,邓影心又被送进了精神疗养院,接受治疗。

她整个人就像是被抽掉了所有的力气,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呆,如果不是张妈把她及时的扶到床上,她很有可能会维持那一个姿势直到地老天荒。

晚晚,你一定要想开些坚强些,不然江家可能就真的完了

第10章

下午的时候,江晚接到了父亲江明章打来的电话。

她仔细的想了想,竟然已经想不起上一次和她这个父亲见面是什么时候了。

到了约定的地点,她不止看到了江明章,还有他的新婚妻子,夏音。

要说夏音,还要先说起她大学期间最好的朋友兼同学夏音,因为夏音,正是她最好朋友的姐姐。

她利用自己跟夏音的关系,不断的出入江家,终于成功的钓到了江明章这个金龟婿,甚至上位了名正言顺苏太太。

而夏音本人呢,又悄无声息的抢走了她的男朋友,梁明冬。

她之前从没想过电视剧里才会发生的狗血故事,会有一天发生在她的身上,可现在不仅发生了,而且还让她付出了巨大的血泪代价。

明章,你看我的妆容还可以吗?一会儿晚晚来了,会喜欢我吗?

夏音是典型的江南女孩,很会依侬软语的撒娇,加上骨子里天生自带的柔弱,常常都会令她一个女人产生想保护的欲望,更勿论江明章这样功成名就的男人。

江明章听到这话,连忙抓起她的手握在掌心:会的,她一定会喜欢你的,她也知道,我和她妈妈早就没了爱情,只是因为你年龄跟她相仿,所以才总会提防你,觉得你是因为钱才会跟我结婚,不过我一定会让她接受你的,还有我们的宝宝。

当宝宝两个字从江明章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江晚有些忍不住想笑,而她也确实笑出了声来:哟,那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句恭喜苏总老年再得子?

秘密来了,你爸爸这几天常念叨你,还经常和我说起你小时候的事情呢!

江晚踩着高跟鞋,噙着笑,不慌不忙的走过去,一袭白裙搭配裸妆,轻熟有余,又仙女范儿十足。

她的出现,让同样身为女人的夏音,瞬间黯然失色。

同时也让人知道,有一种高贵优雅,根本无需张扬的打扮与明艳的妆容。

她对夏音俏皮的眨了眨眼,语调里带出一丝漫不经心的调侃,噢,然后是不是咬牙切齿的说我不孝?当初就不该生下我

江晚——

江明章喝厉,夏音现在是我的妻子,注意下你说话的口气,别这么没大没小的。

江晚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对此并不以为然,爸,夏音只大我四岁,跟我差不多属于同龄人。

同龄人之间,说话没必要那么客气吧?那样的话,是不是显得太过生分了?好像我在故意针对她欺负她一样。

还是

爸您娶了夏音后,只把她当家人,把我这个前妻生的女儿当外人?所以觉得我碍眼,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

夏音脸色一白,伸手覆上江明章的肩头,阻止他继续发怒,随后僵硬笑道,怎么会呢晚晚,你多心了,其实你爸爸很疼你的,就连熟睡时,都喊着你的名字。

我知道我和明章突然结婚,让你一时很难接受,不过,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不论我们生不生活在一起。

真的呀!江晚坐到他们对面的沙发上,纤细的手指把玩着一缕头发,眸光潋滟,怎么办,说的我都有点感动了呢。

江晚!江明章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放缓,你都多大的人了,能不能别整天像个小孩子一样幼稚,你是不是存心想气死我呀!

哟,别呀,气死您,我岂不是连个名媛的头衔都没有了,我可是衷心希望您长命百岁的。

江晚正襟危坐,笔直粉嫩的两条腿交叠在一起,脸上的慵懒尽退,说正经的,其实我会来,是想爸给我兑现当初的承诺。

什么?江明章剑眉微拧,似在回想。

当初我出国留学时,您说只要我顺利从耶鲁大学的医学专业毕业,就奖励我江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一张刷不完的金卡,和一辆千万以上的跑车。

话落,江明章的脸色瞬间阴郁了起来,不知是在为当初的话后悔,还是因为她当着夏音的面,说出了他当初对自己承诺。

只是这些对她都已经不重要了,她只需要他兑现承诺。

为什么突然提起?

追男人用呀!江晚一脸认真,而且,我怕时间长了,您再忘记了。

江晚的话,一下子就掐中了江明章的死穴,要面子的死穴。

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你一个都不看,结果却跑来跟我说追男人。

江晚,你好歹也是林城上流名媛,别整天像个没有人管的野孩子似的,你的家教都上哪去了?

她将涂的鲜艳的指甲放在眼前摆弄,字字句句说的缓慢,怎么?怕日后传出江明章的女儿没有好家教的名声,很难商业联姻为您扩大事业版图,觉得愤怒,觉得失望了?

我就是很好奇,当时您信誓旦旦的跪在母亲面前,许诺出这些的时候,究竟有没有一点点的真心?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管。

提起旧人旧事,江明章的面容有轻微的松动,拍了拍肩膀上夏音的手,带着商人特有的口吻说道,再等一等吧,等你结婚的时候,这些作为陪嫁。

答案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来,也不过是想要这么一句话。

目的达成,她也没有再逗留的必要。

临走出病房门,江晚温静的声音再次响起,她说,爸,您知道疯人院里的太阳是几点升起和落下的吗?您知道那里的每分每秒是怎么度过的吗?

两天后,江明章一家以陪伴她为由顺理成章的搬了进来,死气沉沉的老宅好像添了些生机和人气,只不过是不属于她的其乐融融。

在这个家里,她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局外人。

进了门,管家陈伯就迎了上来:哎呀大小姐,你怎么也没打把伞?浑身都湿透了,这样是会感冒的!

餐厅里,上一秒还沉浸在温馨氛围中的一家人顿时噤了声,她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随后笑道:没事,我先去洗个澡,晚饭麻烦直接端到我房里去。

陈伯听后,赶紧应下:哎,好嘞!

▲《99分恋爱添一分情深》试读结束~

与《99分恋爱添一分情深》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