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木木冥若凡小说《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小透明在线阅读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时间:作者:小透明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小说在线阅读,乾木木冥若凡是书中的主角,《冷情王:独宠下堂妃》是由作者小透明倾情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主要讲述:乾木木把算盘打的劈啪作响,随即悠然走到男人面前“王爷,我做了你一百多天的王妃,好歹给点酬劳吧?一百万两应该不多吧?陪吃陪睡陪玩,每天才收一万两……”男人咬牙切齿的扔出一叠银票和一张休书,冷冷地从牙缝挤出一个字“滚!”她嫣然一笑捡起地上的休书和银票,转身与他擦肩而过时却是泪眼婆娑。再见时,她站在常胜将军身侧,朝堂之上以女将军之名接受着皇上的嘉奖,完全无视男人捉摸不透的眼神...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小说在线阅读,乾木木冥若凡是书中的主角,《冷情王:独宠下堂妃》是由作者小透明倾情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第11章

第11章端倪

哦。乾木木对于冥若凡的冷淡已经习以为常,左右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朝四周的环境看了看,支起同样有些发僵的身体。

用早饭吧。钟离落看到乾木木站了起来,从门口的方向提了一个食盒过来,递到乾木木面前,没有称呼,显然是在外面不太方便,乾木木点头的结果一旁的侍卫递过来的湿帕擦了下脸和手,对着钟离落道了声谢,接过食盒才细细打量了一下周围。

我睡了多久?这里是一间简陋的庙宇,从残破的门窗已经贡像上来看,已经许久没有人住在这里了,或者说除了那些流浪的乞丐和路人之外已经很久没有人住在这里了,钟离落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一旁不远处,高大的身影站在阳光照射的地方,形成了一片阴影,看向那个阳光下的男人,那一瞬间嘴角习惯性挂着的弧度让她想起了,刚在冥王府见他第一眼时的情景。

现在是翌日午时。钟离落面对乾木木投来的视线和问话愣了一下,随即温和的笑了一下,就如同那天他们初遇时的笑容是一样的,看了她身旁席地而坐的冥若凡,摸了下鼻尖小声的回答着。

乾木木下意识的认为冥若凡现在的心情很不好,而且必要时刻自己也不想和他说话,当然这位爷,和他说了,他也未必会和你交谈什么,所以看着钟离落眼睛扫像冥若凡的时候,她的眼睛也下意识的看了过去,男人低着头,透过阳光看着那坚挺的鼻梁,还有刚毅的下巴,优美的弧度,白皙到毫无瑕疵的肤质,透着阳光穿透的粉润,竟然让人有些嫉妒他这样的俊美和皮肤的白皙。

怎么?吃饭还用看着本王?乾木木下意识的看入神,清醒的时候,身边的血腥味浓郁起来,缓过神的时候见冥若凡就贴坐在她的身侧,手臂竟然紧紧的禁锢着她的腰身,乾木木身体不自然的动了一下,但是钳制的手臂瞬间家里,带着疼痛感透过腰间传来,乾木木动了下唇角,没有再挣扎。

昨夜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用迷药把她迷晕,她是无法问出口的,显然就像冥若凡一开始说的一样,不该她知道的不会告诉她,该她知道的都会让她看见,身处破庙中,冥若凡身上的血腥味,都是不该自己知道的秘密,所以她才会昏睡。

我们是不是要到琳琅镇了?乾木木一口一口的下咽着小菜和白粥,突然想起这两天走过的路线,不知道他们这一上午有没有赶路,现在又是不是继续那个路线走下去的?

琳琅镇?你去过?一听到这个地理名字,不仅冥若凡正色了一下,就连一旁站立的钟离落也在乾木木话音刚落的时候走了过来,对于他们两人面对这个镇的名字这样敏锐,乾木木愣了一下,琳琅镇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我之前好像去过琳琅镇,记忆里除了皇城就只有琳琅镇这个地名了。实际上老乞说,他当初似乎在琳琅镇见过她的,而她自己对这个却没有印象,之后又一次上山的时候,借着老乞要远游的机会,带着她到过琳琅镇一次,离得不算远,但也不算近,他们走路过去足足赶了五天的路,之后老乞消失了一段时间,而她自己一直是在山林中,当然老乞离开之前,给她寻了一处类似于猎人居住的木屋,每天在山林中小心翼翼的找一些熟识的药草,而本来说可以带她去城镇里转一下的老乞也因为事情耽搁了,那一次她并没有真正意义的看到那个小镇,这一次她看路线应该是差不多的方向,所以随口问过一下,能到那里自然好,说实话十岁以前的记忆一直是她埋藏在心底的一件心事。

面对乾木木的话语,钟离落和冥若凡对视了一眼,显然乾木木之前说她不记得自己十岁以前的事情,冥若凡已经告诉钟离落了,只是没想到他们的最终目的地竟然是她也知道的一个地方。

我们这一次去的地方就是琳琅镇。钟离落在冥若凡神色的示意下,直接开口告诉了乾木木,听到他的话乾木木愣了一下,嘴里咀嚼的动作停顿一下之后,快速的恢复了起来。

我吃饱了。乾木木咽下最后一口粥之后,侧头看着冥若凡,冥若凡点点头并没有说话,只是一挥手,代表着要出发的意思,看着眼前被侍卫收拾起来的食盒,想起里面还温热的食物似乎是刻意停顿在这件破庙里等待她清醒一样,这样的安排让乾木木的思想刚冒头的那一刻顺脚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这简直是妄想,对于冥若凡来说,自己只是一颗还算有用的棋子。

我吃饱了。乾木木咽下最后一口粥之后,侧头看着冥若凡,冥若凡点点头并没有说话,只是一挥手,代表着要出发的意思,看着眼前被侍卫收拾起来的食盒,想起里面还温热的食物似乎是刻意停顿在这件破庙里等待她清醒一样,这样的安排让乾木木的思想刚冒头的那一刻顺脚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这简直是妄想,对于冥若凡来说,自己只是一颗还算有用的棋子。

出了破旧的庙宇外面依然是在下着小雨的,淅淅沥沥的带着细水长流的意味,乾木木看着远方有些萧条的景象,突然有些茫然,腰间传来异样的温暖,乾木木侧目看了一下,转头的瞬间对上冥若凡带着冷意的眼,他的眼里一直都是冰冷的,然而这一刻让眼底瞬间闪过的那一抹柔和让乾木木有些不敢相信,眨眼瞬间剩下的只有冰冷,前一刻一晃而过的情绪,似乎是自己的错觉。

那天的桂花香,没有什么要对本王说的么?自从那天树林之中的强迫缠绵之后,冥若凡似乎很喜欢把手放在乾木木腰间,就如同现在,走出破庙的时候是如此,上了马车依然如此,此刻相依偎的身影哪里还有他们那天刚出冥王府冷淡远离的样子?

说说什么?乾木木正在凝神思考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似乎有些偏差,却被冥若凡的话吓得心里一跳,对上他视线的瞬间,心里紧绷着的弦似乎漏了一拍,而他深邃探究的眸子,像是看透了自己心里掩藏的东西一般,让乾木木有些头皮发麻,却不得不咬紧牙根和他对视。

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在一群整日习武的男子中,却最先发现桂花香,爱妃是太愚蠢,还是太看轻本王了?冥若凡宽厚带着灼热温度的手掌,顺着她的侧脸颊食指缓缓滑下,勾勒着她的下巴弧形,在乾木木刚要反驳摇头的时候,猛的捏上她的下颚,力道大的让乾木木觉得在那一刻她的下巴就脱臼了。

自己似乎是和冥若凡八字不合一样,自从一道圣旨和他沾上边以后,倒霉受伤的事情就没间断过,甚至紧紧几天的时间就失了身,乾木木心里小人直咬牙,却只能在面对毫不温柔的强硬手段硬撑着摇头。

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有桂花香就告诉你们了,那次闯进小院的黑衣人身上也有那种桂花香。乾木木在下巴上的力度一下又一下用力的时候,依然固执的摇着头,即使眼角因为疼痛而不自觉挂上晶莹泪水的时候依然知道自己只能坚持到最后。

此刻看似很委屈的她,心里早已经是惊涛骇浪,没想到从皇宫到王府竟然连警惕心都下降了,早该想到的,枪打出头鸟,那么多习武之人在场,冥若凡和钟离落又是武功深不可测,连他们都没有开口,自己竟然冒冒失失的说了出来,真是太大意了。

最后一次机会。冥若凡捏着她下巴的手放开来,眼睛犹如冰冷的毒蛇一样看着她,死死的锁住她的目光,乾木木在冥若凡松手的瞬间抚上自己的下颚,骨头裂碎的疼痛感传来,让她一个忍不住,眼角的泪水顺着细腻的脸颊滑落下来,冥若凡看着这样的乾木木冰冷的眼神凝滞了一下,眼底瞬间掩饰住的火热并没有被乾木木看到。

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有味道,就说出来了。乾木木回望着冥若凡冰冷的目光,认真的一字一句的回着话,心脏快速的跳动,这一刻连呼吸都变得异常缓慢,似乎是在犯人等待审判一样,乾木木眼睛眨也不敢眨一下,就怕被冥若凡套出什么话,事实上她对那种桂花香确实有敏锐的嗅觉,这个自从第一次见到那个黑衣人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只是没想到冥若凡心细如此,事情都过去了两三天时间,他居然追问。

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冥若凡附身上来,乾木木被迫的往后挪了一下身子,脊骨靠在马车框架上,鼻尖萦绕着属于冥若凡身上的气息,脸颊不争气的开始发烫,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害羞,乾木木大气不敢出一下,抿着嘴角摇了摇头,这个时候似乎多说多错,冥若凡的心思深沉,难以预测,乾木木保持着沉默。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第11章试读结束~

与《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小说相关的文学